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9 同床异梦
    ,精彩小说免费!

    一瞬间,郑鹏突然有一种无比的羞耻感,绿姝只剩一个馒头,应是中午没舍得吃留下来的,听到自己饿了,二话不说就全给了自己,事后还谎称吃过了,而自己吃之前根本就没想到要跟绿姝分享。

    这个小妮子,实在的太好、太善良了。

    郑鹏呆呆看着装着若无其事的绿姝,嘴巴张了张,最后还是什么也不说,佯装没事一样回到屋内。

    “少爷,你回来啦,奴家给你铺床吧。”看到郑鹏回来,绿姝眼前一亮,马上笑容满脸地说。

    要不是刚才在窗口偷看到绿姝捡馒头皮吃,郑鹏还真看不出这个小妮子有多饿。

    “嗯,铺吧。”郑鹏也假装若无其事地说道。

    有些事,假装糊涂还好一些,现在说得再漂亮也没用,还不如把这份心思记在心底,以后好好补偿。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郑鹏就醒了,准确来说是饿醒的。

    绿姝比郑鹏起得更早,看到少爷起床,把一早准备好的水和槐枝拿过来。

    古代没牙膏,有条件的用绸布沾盐抹,最昂贵是用青盐,而普通百姓就用柔软的树枝清理牙齿,像柳枝、槐枝、葛藤等,郑鹏在元城时用的就是青盐,现在到了贵乡县,条件不好,只能将就了。

    两人梳洗完,然后结伴去找工作,准确来说是找吃的。

    “蒸饼,又大又多肉蒸饼,一个顶饱”

    “胡饼,刚出炉的胡饼,又香又脆的胡饼,保你吃一个想二个。”

    “羊肉汤,又香又浓的羊肉汤,一碗只要三文钱,还送带肉的大骨棒子。”

    闻着那些香味都流口水,再听那些店伙记一吆喝,只觉得肚子更饿。

    昨晚吃了一个小小的馒头,早上什么也没吃,郑鹏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这不,闻着那些刚出炉还泛着油花的胡饼,不仅有点迈不开步,就是喉咙也不争气地咽了一下。

    不夸张地说,刚才路经一家大户人家的门口时,看到一条大黄狗在吃有肉有骨头的剩饭时,郑鹏竟然有一种想抢吃的可耻想法。

    绿姝看到郑鹏饥饿的样子,心里有点难过,犹豫一下,小声地说:“少爷”

    “嗯?”

    “要不,你把绿姝卖了吧,这,这样你就不用挨饿了。”绿姝红着双眼说。

    郑鹏一直没说自己的来历,绿姝作为婢女,也不好问什么,她看到自家少爷,衣着光鲜可身边一个小厮也没有,孤身一个来到陌生的小县城,没有投亲也没有访友,就是修耸一下破房子也要把衣物当了,猜测自家少爷有可能犯了事或被赶出家门。

    钱大都花在自己身上,对自己没什么“企图”,平日也很少让自己伺候,感到自己是多余的,心一酸,就想着让郑鹏把自己卖了,卖了就有钱,有钱少爷就不会挨饿了。

    郑鹏看到绿姝的眼圈有些红,漂亮的大眼眶泛着泪光,一脸坚决说:“卖什么,你可是本少爷的婢女,难得找到一个这么漂亮的小婢女,打死也不卖,以后再也不要提,要不然打你屁股。”

    绿姝俏脸一红,有些羞涩之余又满怀感激,轻轻轻下头,柔声地说:“绿姝是少爷的人,少爷...想怎么都行。”

    都说萝莉有三好:清音,柔体,易推倒,看着绿姝温柔的样子,郑鹏内心怦然一动,不过很快又把杂念抛开。

    还是太小了,现在还是一个含苞待放的花骨朵,郑鹏喜欢美女不假,可真没有辣手摧花的特殊僻好。

    “少爷,要不,奴婢去要点吃的来。”

    说是要,其实就是讨,自家少爷丢不下这脸面,绿姝一咬牙,准备去要饭,在她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照顾好自家少爷,以前跟着父亲四处流浪时,没少去找好心人要饭。

    “不行,还没到那个时候。”郑鹏马上制止。

    一点点小挫折,就向生活低头,这股气一旦泄掉,以后生活就艰难了。

    还想着赚大钱,腰缠千万贯骑鹤下扬州呢,要是连这点困难也不能克服,说什么都是空话。

    绿姝“嗯”的应了一声,也不敢再说话。

    郑鹏信心满满地说:“没事,我们两个有手有脚,还怕找不到一口吃的呢,走,我们先找份工作糊口。”

    “不好意思,二位,小店人手足够了,请吧。”

    “请人?我这小店一眼就能看完,哪里还用雇人?”

    “这位公子衣着光鲜,双手一点茧都没有,肯定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就不要戏弄小的了。”

    “一边去,别碍着老子做买卖。”

    “打零工?行啊,把这袋扛得起来就要人。”

    要力气没力气,要本钱没本钱,就是想打个零工也没人请,有的说话还客气,婉转拒绝,而有的冷嘲热讽甚至直接赶人,贵乡县其实并不大,郑鹏和绿姝转了近一个时辰,没有找到工作,也没有找到吃的。

    眼看快到中午,郑鹏的肚子饿得快要贴着后背。

    郑鹏终于体会到一个道理,钱不是万能,但没钱万万不能,一文钱也能逼死好汉,自己二世为人,硬是饿得肚子咕咕响。

    都说“工”字难出头,要想赚大钱,最好是自己创业,郑鹏不是没想过发财大计,可最后还是否决了。

    人的一生离不开衣食往行,做这类型的生意只要用心,肯定饿不着,但这类生意有一个不好的地方,多是投入大,见效慢,别说自己没本钱,就是有本钱,也很难和那些开了多年的老字号竞争。

    酿酒不错,现在的酒多是浑酒,又浊度数又低,问题是郑鹏没有成熟的酿酒工艺,现在酿酒也来不及,再说酿酒要用粮食,需要到官府报备,经得官府同意才能酿造,没钱没技术没关系,现在酿酒赚钱不现实。

    制香水、做木工、盘坑等等,要么时间周期长,要么没本钱,要么就是没那技术,远水救了近火,盘算来盘算去,就是找不到合适的项目。

    你妹啊,郑鹏有些郁闷地晃晃脑袋,想那么多干嘛,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填饱肚子。

    转了一圈都没有找到,郑鹏一咬牙,也不找了,回家,让绿姝把一床新买的被子拿去当了,换了二十文钱买了几个馒头充饥,总不能活生生饿死吧?

    当铺还真黑,五十文买的新被子,只睡了二晚,还是崭新的,好说歹说才当了二十文,还是死当。

    折腾了一天,郑鹏也累了,夜幕刚刚降临就爬上用砖石垒起的简易床,准备睡觉。

    刚想睡,突然想绿姝,扭头看看她在干什么,正看到她走到角落的小床,被子拿去当了,就拿一块衣裳准备当被子盖,现在已经是深秋,晚上郑鹏盖着薄被也觉得有点冷,没被子怎么行?

    “绿姝”

    “少爷,你要喝水吗?”绿姝听到郑鹏开口,一骨碌坐起来,柔声地问道。

    “秋风寒,没被子怎么行,来这里挤挤吧。”

    绿姝一听,马上摇摇头说:“奴婢哪能主子睡在一起呢,我爹说过长幼有序、主仆有别,少爷,你睡吧,绿姝不冷。”

    大唐是阶级社会,尊卑有别,要是自家少爷要自己暧床,那还另当别论,现在是因为冷挤主子的床,做奴婢的哪能和主子平起平坐?

    郑鹏也懒得说什么人人平等的道理,用命令的语气说:“让你一起睡,那是怕你得病,要是你病了,谁来伺候本少爷,说不定还要我伺候你,快点,别啰索。”

    态度一强硬,绿姝缩了一个脑袋,也不敢再说什么,“嗯”的应了一声,然后轻手轻脚地爬上郑鹏的床。

    上了床,小心翼翼扯着一角被子挨着郑鹏身边睡下,朦胧的夜色,正好掩盖绿姝俏脸上的红晕。

    绿姝是睡上床后,下意识和郑鹏保持距离,把上面那块取暧的被子往杨振那边挪了挪,自己只是搭着一小角,像只小猫一样把自己倦成一团。

    “冷,靠近点,两人都暧和些。”郑鹏说话间,侧身一手搭过来,搂着绿姝的肩膀,另一手把被子往绿姝身上一盖。

    “少爷,我不冷......”

    郑鹏淡淡地说:“别说话,睡吧。”

    天气虽说有点冷,可是绿姝感到自己的小脸红得有点发烫,两人是主仆关系,但这是绿姝第一次和男子睡在同一个坑上,还是被自家少爷搂着来睡,这让绿姝有一种慌乱、紧张的感觉,小心脏像有一头小鹿不停地蹦蹦跳跳,身体绷得有些僵硬。

    古人成熟得早,绿姝对男女之间的事有一些朦胧的理解,生怕自家少爷有进一步的动作,到时不知是默许还是拒绝,上床久小脑袋转得飞快,百般思绪在心头,久久不能平静。

    幸好,郑鹏只是轻轻搂着,并没有什么进一步的举动,好像很累的样子,很快就一动不动,好像睡着了。

    看到少爷没有进一步的动作,绿姝也慢慢放松起来,甚至偷偷睁眼看偷看郑鹏好看的脸庞,也许是这天太累了,绿姝感到眼皮越来越沉重,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不知为什么,绿姝心里有一种感觉:少爷搂着自己的手很有力,身上的味道也很特别、很好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