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0 郭氏书院
    ,精彩小说免费!

    温饱还是一个问题,第二天一早,郑鹏携着绿姝再次出发,准备找赚钱的门路。

    昨天当了一床被子,再当就没有被子睡觉,眼看快要入冬,到时没饿死也得冷死,昨天当被子还有剩12文,绿姝本来只买一个蒸饼,郑鹏不由分说就要了二个。

    再困难,也不能让绿姝再挨饿,对郑鹏来说,这不仅是善良,还关乎自己的尊严:连一个小婢都养不起,还怎么做大事?

    没本钱、年轻、没经验,郑鹏都放下身段,什么工作都不嫌弃,没想到转到响午,还是一无所获,就是做个打下手伙计也没人请。

    细想一下,郑鹏很快明白其中的道理,大唐的资本主义还没有萌芽,大多百姓信奉自给自足的生活,做生意的,有实力人直接用家里的奴仆,实力一般的自家人或亲戚顶上,要不收几个多做事少花钱的学徒,大城市还好一些,贵乡县只是三四线的小县城,机会自然少很多。

    郑鹏的心中有点郁闷,边想边走,突然想起一个计短二人计长,想问问绿姝有什么想法,扭头一看,只见绿姝还落在自己身后大约一丈远的地方,正咬着牙追赶。

    走了这么久,绿姝也累了。

    “少爷,少爷,你走得真快。”绿姝一边擦汗一边气喘吁吁地跟上。

    “先休息一下,我们再找。”

    两人在路边找了个石礅坐下,绿姝擦了擦额上汗水,犹豫了一下,小声地说:“少爷,我想到一个赚钱法子。”

    “哦,快说。”郑鹏面上一喜,马上开口问道。

    真是心有灵犀,自己刚想问绿姝有什么主意,没想到还没开口,小妮子主动提出。

    绿姝小声地说:“少爷,我们可以去城外拾些柴火来卖,虽说赚得不多,可是只要勤快,一日二餐还是有的。”

    说到这里,绿姝马上补充:“少爷,你在家坐着就行,这种粗活你干不来,交给绿姝一个人就行。”

    就是拾柴火,也不能让少爷干重活,别的不说,郑鹏身上那身绸子的衣裳就可不便宜,要是上山划破了,那得拾多少柴火才能补回来,再说也没有让主子干活的道理。

    还以为是什么办法呢,没想到是这种办法,郑鹏只是稍稍犹豫一下,很快否决:“算了,我们年纪都小,拾不了多少柴火,路不好走,摔伤就麻烦了,再说山里有狼还有蛇,一不小心小命都得丢掉,还有,那些山都是有主的,主人家给不给我们拾还不一定。”

    开玩笑,堂堂男子汉要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婢女拾柴供养,郑鹏自问没这么厚面皮,要真是把绿姝当奴隶使唤还算了,在吴鹏心里,以后把绿姝当什么不知道,经过这些天的相处,现在是把她当自己人一样看待的。

    真是要奴隶的话,也不会花双倍的价钱买她了。

    “那,那,少爷,我们怎么办?”绿姝有些无奈地说。

    郑鹏一时间也陷入了沉思,人生地不熟,要钱没钱,要关系没关系,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一时间还真不知怎么解决温饱问题。

    一边想一边四处打望着行人,当郑鹏的目光落在两个戴着白色幞头、身穿青色圆领窄袖袍衫的读书人走过时,突然眼前一亮,猛地一拍手道:“有办法了。”

    绿姝被郑鹏吓了一跳,看到自家少爷一脸兴奋的样子,连忙问道:“少爷,什么办法?”

    “山人自有妙计”郑鹏打了一个响指,然后大步向前走:“绿姝,跟上,我们赚钱去。”

    郑鹏不说,绿姝也没办法,跟有一头雾水地跟在后面。

    贵乡县城并不大,虽说郑鹏到了也就几天时间,可一点也难不倒他,只见他穿街走巷,就像自家的后花园一样,跟在后面的绿姝要小跑着才能跟上。

    走了好一会,绿姝正想问郑鹏到底要去哪里时,郑鹏突然停住,自顾点点头说:“到了。”

    绿姝抬头一看,自己站在一个牌坊下面,牌坊上有一个牌匾,上面写着“郭氏书院”四个龙飞凤舞的大字,楞了一下,小声地说:“少爷,你在这里有朋友?”

    自家少爷是读书人,现在来到书院,十有**是好友借钱,先渡过难关再说。

    不得不说,郭氏书院非常气派,牌坊巍然耸立,牌坊上的字刚劲有力,书院用砖墙围住,从外面看去,勾檐画角,古树参天,庄重中显着气派,真不愧魏州有名的书院,就是站在外面,也能闻到书墨特有的书卷味。

    向里面看了一下,绿姝很快失望地说:“少爷,你看大门都锁了,应该是在旬休。”

    大多数的书院有一旬一休,一月三日假期的习惯,让学生在学习之余可以放松一下,先生也可以处理自己的私事,估计郭氏书院也不例外。

    郑鹏不以为意地说:“没人正好。”

    没人正好?不是来借钱的吗?绿姝有点愕然。

    郑鹏没理会绿姝的反应,走到一个偏僻的角落停下,左右打量了一下没人,突然开口道:“绿姝,我听你说曾经在树上过夜,会爬树吗?”

    “爬树?会。”这问题有些跳跃,回过神,绿姝马上肯定地回答。

    以前跟着死去的爹爹到处流浪,经常在野外拾柴摘野果什么的,爬树对绿姝来说没难度。

    “那行,跟着我,手脚麻利些。”郑鹏说话间,手脚并用,像只猴子一样爬上了一棵靠近围墙的树,看样子,想偷偷钻入郭氏学院。

    绿姝吓了一跳,有些慌乱地四处打量一下,焦急地说:“少爷,你,你要干什么,这是不行的,你快下来。”

    不会吃不上饭就跑去偷窃吧?

    要是被抓住,少爷这辈子就完了,绿姝急得直跺脚。

    郑鹏看了绿姝一眼,有些无奈地说:“绿姝,你想多了,本少爷哪能做这种龌龊的事,听说郭氏书院这里灵气十足,出了尚书那么大高官,读书人到这里会开窍,再说了,我们不是饿了吗,来这里正合适。”

    “饿了到这里合适?”绿姝吃惊地睁大了眼睛,一脸疑惑地说。

    少爷也太扯了吧,饿肚子和逛书院有关系?

    郑鹏一本正经地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千钟粟,跟你也说不清,要不要跟着,不来你就在外面等着。”

    绿姝犹豫了一下,自家少爷的话不敢不听,于是学着郑鹏爬上树,那动作比郑鹏还要灵敏。

    两人像两只灵猫,一前一后跳下围墙,进入郭氏书院里面。

    进了书院里面,打量一下,郑鹏暗暗点点头,结构多是大同小异,课室、院子、凉亭,授业在课堂,偶尔到外面的凉亭解惑、吟风弄月什么的,大致转了一圈,二人来到书院后面凉亭里。

    课室大门紧锁,郑鹏也没有砸锁的冲动,带着一脸好奇的绿姝到凉亭处坐下。

    凉亭建在一株桂花树下,里面设了桌椅,在高大的桂花树的衬托下显得古色古香,在凉亭的后面,还有一片葱葱郁郁竹林。

    看着怡人翠竹,听着秋风轻拂竹叶发出沙沙的声音,闻着风中夹带新鲜竹叶和纸墨混合在一起的气息,郑鹏一时有一种忘记饥饿,沉醉于天地之间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