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1 被抓了现行
    ,精彩小说免费!

    少爷还是挺好看的,看着郑鹏陶醉在风中的样子,活脱脱就是一个翩翩少年郎,绿姝的眼睛也闪过一抹异色。

    郑鹏站了一会,接着在绿姝吃惊的神色中走到有些枯黄的草丛里,弯着腰不知在干什么。

    “少爷,你在找什么?”绿姝忍不住开口问道。

    “哈哈,找到了。”郑鹏没有回绿株的话,而是举起一件东西,一脸兴奋地说。

    绿姝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块缺了一角的砚台,一脸疑惑地说:“少爷,你捡这个干什么?”

    这么破,当铺也不收,砚台是石头,也不能当饭吃啊。

    郑鹏这才把自己的目的说出来:“要本钱没本钱,要人脉没人脉,我想过了,要想办法填饱肚子,现在能做的就是摆个字摊,替人读信写信起名什么的,要摆字摊就要笔墨纸砚,没办法,就来这里凑一下了。”

    古代可没有义务教育,能读得起书的家境大多不会差,这些读书人不仅年少气盛,还爱面子,文房四宝坏一点也扔掉,郑鹏记忆里,在元城县读书的时候,书院有不少丢弃的文具,抱着碰运气来这里试试,没想到只找了一小会就找到一个砚台。

    只是掉了一个角,外观有点不好看,可并不影响使用,擦一下,又是一方好砚台。

    绿姝眼前一亮,高兴地说:“对啊,忘了少爷是读书人,给人看信写信轻而易举,虽说赚不到大钱,不过温饱肯定不会有问题。”

    说完,又有些犹豫地说:“少爷,我们这样不问自取,好像不太好吧?”

    还不错哦,连不问自取的话也说得出来。

    郑鹏振振有词地说:“什么叫不问自取,绿姝,你看清楚,这砚不是抢的,也不是偷的,而是在草丛里捡的,你想想,书院是什么地方,是神圣的地方,是授业解惑、圣人英灵常驻的地方,我这是替圣人清理污垢,就是圣人有灵,不仅不怪罪,还会大加赞赏。”

    “对对对,圣人一定会庇佑少爷高中的。”绿姝小脑袋像小鸡啄米一样,连连称是。

    解开了心结,绿姝忙帮忙找别人丢弃的文房四宝。

    人多好办事,不一会,二人先后找到一小截没用完的烟墨,一笔断了笔杆但还能用的狼毫,文房四宝集了笔、砚和墨,还差纸就大功告成。

    “少爷,纸怎么办?”找来找去都找不到,绿姝都有点泄气了。

    书院都有仆人,纸比较明显,容易被清理走,再说纸不易保存,就是掉到草丛里,早上一场露水或一场小雨,就能把纸给化了,找不到也在情理之中。

    “先找找看,实在找不到,到时再想法子。”郑鹏开口道。

    绿姝应了一声,然后细心找起来,可空地就那么大,连树上都找了,什么也找不到,正想问郑鹏怎么办,可一抬头就找不到人。

    “少爷,少爷,你在哪?”绿姝一看急了,连忙大声叫道。

    只是相处几天,绿姝对郑鹏有了依赖感,看不到人就有一种心慌的感觉。

    “小点声,让人看到就不好。”郑鹏突然从绿姝身边冒出,连忙制止小婢女再呼叫。

    抓墙进来,让人抓到就不好了。

    看到自家少爷回来,绿姝心里一喜,压低声音问道:“少爷,刚才你去哪了?”

    郑鹏没有回答她的问题,把手里的东西扬了扬,得意地说:“看看这是什么?”

    绿姝抢过来一看,顿时乐了,一边翻看一边说:“都是用过的纸,一些反面可以用,也有空白的地方可以剪下来,这是宜纸,这是黄麻纸,少爷,你看,还有几张水纹纸,上面只是滴了一滴墨就不用了,真是浪费。”

    水纹纸又叫花帘纸,这种纸迎光可以看到除帘纹外的透亮线纹或图案,增加纸的潜在美感,很受唐朝读书人欢迎,当然,价格也很贵,相对于有些粗劣的黄麻纸,它是纸中的“贵族”。

    西汉时期,纸张就已经出现,由于科技的滞后,纸张属奢侈品一类,就是粗劣的黄麻纸普通的读书人也用不起,最简单的还是自制竹签来抄写。

    “少爷,这些纸怎么来的,你不是去课堂里...顺的吧?”

    本想说偷的,话到嘴边马上改了。

    郑鹏摇摇头说:“什么话,要是顺的,就不是这种了,后面捡的,算了,我们走吧。”

    纸是刚才上茅房小解时无意中看到的,估计是某位人士不喜欢那种硬硬的竹签,收集这些纸来上茅房,挺讲究,便宜了郑鹏,只是这事不用和绿姝说出来。

    绿姝一听也是这理,也就不再说话。

    找齐了文房四宝,二人心满意足地原路返回,郑鹏从树上溜下,刚扶绿姝下来,背后突然响起一个声音:“可惜,好眉好貌,没想到是一个梁上君子。”

    声音好像幽灵般在身后响起,吓得郑鹏一个激灵,扭头一看,只见一个衣着朴素、手执扫把的老头,一脸婉惜地看着自己。

    梁上君子就是贼的意思,郑鹏还没来得及说话,一旁的绿姝马上解释道:“老人家,你误会了,我家少爷不是贼,只是进里面看看。”

    老头抬眼瞄了一下绿姝背在身上的包袱,努努嘴说:“哦,是吗,那小娘子身上背着的是什么?”

    绿姝看老头不信,当场解下,把里面的东西给老头看:“老人家,你看,这些都是别人丢弃不要的东西,我家少爷说,这是替书院清理垃圾,还书院一个清净呢。”

    老头翻看了一下包里的东西,眼里有些异色,看了看天真无邪的绿姝,眼里的警惕少了很多,可是当他看到站在旁一脸淡定、连招呼都不打的郑鹏,心里有些不爽起来:这个臭小子,作了亏心事,居然面不改色心不跳。

    “什么垃圾?”老头振振有词地说:“不请自进是无礼,不问自取即是盗,怎么,你们私自进书院,还拿了这么多东西,然后说是垃圾,那我没事去你家转悠,看中什么就说是垃圾带走行不行?”

    绿姝焦急地说:“老人家,怎么会呢,你看,这砚台是破了一个角,毛笔也是断了一截笔杆,你看,这墨只剩一小块,要是偷也不会偷这么差的吧。”

    “这个老夫不管,说不定你们就有这种特别的癖好。”老头一脸倔强地说。

    被人抓了一个现行,郑鹏有些无奈地说:“老丈有礼,这绝对是误会,不瞒你说,我们两个是外乡人,听说郭氏书院人才辈出,特来参观一下,沾一点文运,没想到赶上旬休,心急之下就不请自进,然后捡点记念品回去留作记忆,绝不是什么梁上君子。”

    老头上下打量了郑鹏,然后开口道:“看小郎君也是一个读书人,这样吧,小老出一个题材,你作诗一首,作得好,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要是作不出或作不好,那小老得报官。”

    这算是考自己还是为难自己?

    “老人家请出题。”郑鹏犹豫了一下,然后同意了。

    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吟诗也会偷,自己水平有限,到时剽窃一首给他就行。

    “让小老想想”老头边说边四处打量,当他的目光落在路边几株菊花时,灵机一动,开口说道:“小郎君你看,那菊花开得多灿烂,不如就以菊为题材,吟诗一首吧。”

    菊花?

    太简单了,文人喜欢的题材,早就让人写得腻了,作下的诗篇也很多,简直就是送份题。

    想就简单,可真行动起来,郑鹏一下子些混乱起来,脑子里好像一片糊涂,不知为什么,一时怎么也想不起与菊有关的诗句。

    “少爷,你怎么啦,没事吧?”绿姝拿出手帕,一边替郑鹏擦汗,一边问道。

    很少有这么狼狈,一急之下,汗都出来了。

    “怎么,这么简单也做不出,还想冒充读书人?”老头话音一变,厉声说道:“看我不把你们拉到见官。”

    见官?

    都说衙门朝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自己人生地不熟,说不定未见官就先打三十大板,看着有些得意洋洋的老头,郑鹏眼珠转了转,突然往老头身后一指,一脸吃惊地说:“不会吧,那个小娘子光天化日之下没穿衣裳就出街?”

    还有这种事?

    老头闻言大吃一惊,忙转身去看,没有啊,身后空荡荡的,人影都没一个,更别说不穿衣裳的小娘子,等他察觉被郑鹏骗了,回头一看,正好看到郑鹏拖着绿姝,像两只惊慌的野兔般消失在一个路口的拐弯处....

    “这个兔崽子,有点意思,哈哈哈....”郑鹏跑了,老头也不生气,反而冲着郑鹏消息的方向呵呵一笑。

    说完,又自言自语地说:“奇怪,那个小兔崽子,好像有点眼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