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2 初战告捷
    ,精彩小说免费!

    没多久,距贵乡县北城门约二里处的一个驿亭里,郑鹏的字摊开始营业。

    “少爷,我们为什么跑到这里摆字摊,在城里不好吗?”绿姝有些想不明白。

    城里人多也热闹,商机自然多很多。

    郑鹏解释道:“位置好,竞争也多,最怕就是货比三家,因为我的年纪小,也是生脸,很难得到别人的信任,弄不好还被别人以为是抢饭碗,还不如跑到这里碰碰运气。”

    绿姝这才恍然大悟地点点头。

    “饿不?”郑鹏突然开口问道。

    “饿。”绿姝摸了摸快要饿扁的肚皮,很诚实地说。

    “饿,就按我教你的做。”

    “是,少爷。”

    绿姝应了一声,然后开始大声叫起来:

    “大叔大爷们好,我家小郎君在这里开设便民字摊,可以读信、写信,起名字,为什么说是便民呢,我家小郎君说了,主要是历练一下,钱随便给,多少不论,没钱就是给点东西也行。”

    “来看一看,来瞧一瞧,写信、读信、起名,包你满意,不满意不要钱。”

    “便宜啊,钱随便给,不给钱给东西也可以。”

    这年头读书是一件奢侈的事,遍地是不识字的文肓,读书人地位很高,普通百姓平日要给孩子起个名字,还得恭恭敬敬带着礼到当地读书人家里,请他们给起名,礼轻了人家的脸色还不好看。

    听说钱随便给,不给钱也行,低价促销很快就带来了第一笔生意,一位穿着圆领麻布袍子、头发白了大半的老者小心翼翼地说:“小郎君,小老有一封远房亲戚寄来的信,身上没带钱,只有三个鸡蛋和一个馒头,不知能不能帮忙读一下信?”

    郑鹏和绿姝对视一眼,发现彼此眼里都有惊喜:现在饿得快要晕倒,别说还有鸡蛋,就是给一个馒头都干了。

    “当然可以,老丈,坐下说话。”郑鹏强捺内心的激动,面带微笑地说。

    读书人就得有读书人的样,不捏一下架子,人家还以为自己没能耐。

    信不复杂,郑鹏大声读给老者听,一些涩暗难明的词,还耐心地解释,老者连连点头,末了还替他写回信,旁围观的人也暗暗称赞:

    “这小郎君真是不错,讲得清晰明白。”

    “人家可是秀才,这有什么难的?”

    “你们看,小郎君的字写得真好。”

    “比城里的那些先生好多了,要知道那些先生多是不拿正眼看人,问多几句还要训人,这位小郎君说得详细,还彬彬有礼呢。”

    “要是我家那不孝子有这小郎君一半好,我这老骨头就是埋到土里也安心了。”

    在一旁打下手的绿姝听到这些话,有些崇拜地看着自家少爷,嘴角露出一丝骄傲的微笑:自家少爷,就不是普通人。

    不到二刻钟,听读完信,又拿着一封回好的信,老者留下鸡蛋和馒头,再三道谢后心满意足地走了,到城里,读信加上回信,润笔费至少要十文钱,而馒头和鸡蛋加起来最多值三文钱。

    老者一走,郑鹏马上拿起馒头一分为二,把一半往嘴里塞,另一半递给一旁的绿姝。

    这次说什么也不能漏下她了。

    绿姝呆了一下,没想到自家少爷这么饿还分自己一半,回过神忙说:“少爷,你先吃,绿姝还不饿。”

    “让你拿就拿,罗嗦什么”郑鹏有些不大高兴地说:“不吃饱,哪有力气替本少爷吆喝?”

    郑鹏话里有责备的语气,可绿姝却能感受到当中的那份关爱,欢天喜地接过有半块馒头,感激地瞄了郑鹏一眼,然后一脸幸福地吃下去。

    馒头不大,几口就吃完了,吃完看着吹着口哨整理纸张的郑鹏,绿姝好看的嘴角微微向上翘:少爷就是笨,骂人一点也不凶,他自己不知道,虎着脸的时候有点可爱。

    正在想入神的时候,突然传来郑鹏的声音:“绿姝,还楞着干什么,继续吆喝找客人啊,我们还没有脱贫呢。”

    “是,是,少爷。”绿姝应了一声,然后劲头十足地叫起来。

    第一桩生意做成,很快就迎来第二桩生意,这次是一个姓黄的老伯。

    “小郎君好,小老想让小郎君费费心,替我家孙儿起个名字。”出于对读书人的尊敬,黄老伯对比自己小得多的郑鹏行了一礼,这才小心翼翼地坐下。

    “老伯贵姓?”

    “不敢,小老姓黄。”

    郑鹏摇头晃脑说:“俗话话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六名七相八敬神,这名字是很重要的,不能乱起,劳烦老伯把你孙儿的生辰八字说一下。”

    黄老伯一听,眼前一亮,神色更加恭敬:“没想到小郎君还知晓这么多,看来小老是找对人了。”

    说完,便把自己孙子的生辰八字小声地说出来。

    在年历上,华夏有一套独特的历法,十二生肖代入年份中,再配以天支地干,还要注意五行,黄老伯原先还抱着试试看的情绪,一看到郑鹏说得头头是道,态度更得更恭敬。

    听完生辰八字,郑鹏掐指一算,然后说:“令孙儿五行属金,缺土,都说土生金,名字要有土才能旺,让我想想。”

    片刻,郑鹏在纸上写了一个大大的“畦”字,指着对黄老伯说:“老伯你看,这叫畦,有田有地,肯定能旺令孙。”

    “畦?”黄老伯看了一下,很快眉开眼笑地说:“好,好,好,这名字好,小郎君真是渊学多才,太好了。”

    一边说,一边掏出钱袋,直接拉开袋口,把里面钱全倒出来,大约有七八文的样子,恭恭敬敬放在石桌上:“小郎君,这是小老的一点点心溻,请你万万不要嫌弃。”

    本来想给一二文意思一下,可是这名字起到他心坎里,一高兴,就全倒了出来。

    铜钱啊,看看黄澄澄的五株钱,身无分文的郑鹏不由眼前一亮,几天身无分文,看到这黄澄澄的铜钱,都有一种莫名的喜悦,就是瞳孔都有点收缩,估计这是传说中的见钱开眼吧。

    本想谦让一下,一旁的绿姝眼疾手快,生怕黄老伯反悔一般,一下子收起,笑脸如花地说:“替我家小郎君谢过老伯。”

    “不谢,不谢,小郎君不嫌弃就好。”黄老伯高兴地说。

    等黄老伯走后,绿姝两眼冒着精光,高兴地又把铜钱数了一遍,这才小声问道:“少爷,你怎么认识那么多的?”

    “易经先生有教啊,计算一下就行。”

    “少爷真是厉害,一个名字,那黄老伯高兴得把钱都倒出来了。”

    有了黄老伯的效应,都不用吆喝,很快一个姓赵的中年人主动坐下.......

    傍晚太阳快要下山,驿路的人越来越少,二人这才有些不舍收起摊子,忙着往县城的方向走,得赶在关城门时入城,外面又冷又不安全,还是在城里安全点。

    “绿姝,我们赚了多少钱?”

    “回少爷的话,我们现在有五十二文钱,三斤米,还有鸡蛋、肉干、青菜、瓜果等一筐。”绿姝眉开眼笑地说。

    钱数了好几次,铜钱上都擦得发亮,很多人选择用瓜果等东西酬谢,足足装了大半筐,连买米买菜都省下。

    这下可好,早上还想着有个馒头就满足,晚上可以大吃一顿。

    少爷真是厉害,不少客人看到他那么年轻,刚开始时还有些小看,可在少爷三寸不烂之舌的努力,一个个都是面带笑容离开,有一个大方的大叔,还送了二人一条三斤多重的肉干。

    回去的路上,绿姝兴致很高,边走边问:“少爷,你真是厉害,起的名字个个都说好,对了,你为什么有替黄老伯的孙子起名黄畦?”

    “庄户人家,最大希望是有自己的田地,畦字有田有地,老人家自然喜欢了。”

    “赵姓的那位大叔呢,为什么替他儿子起名赵展鹏呢?”

    “很简单,姓赵的大叔虽说也是庄户人,可是他穿的衣服是绸的,说话也得体,家境应该不错,这种人家,目光不会仅盯着田地,更希望儿孙出人头地,有个鹏字就是鹏程万里,光耀门楣。”

    “少爷,你真的太厉害了,我还怕你应付不来呢”

    “这有什么难的,只要观察仔细一点,投其所好,做什么都会事半功倍。”

    回到家,不用郑鹏下令,绿姝很自觉淘米做饭,本想省一点用,炒个鸡蛋和青菜就算了,可郑鹏不管,说要好好庆祝一下,累了一天,也要犒劳一下自己,让绿姝把肉干切了一大半去做菜。

    绿姝自小跟着父亲在外面流浪,别看她年纪小,可是厨艺却不差,炒的菜色香味俱全,饿急了的郑鹏也不客气,拿快筷子就风云残云,吃了一个肚皮圆才放下筷子。

    “少爷,你慢点,来,先喝口水。”绿姝等郑鹏喝完,细心送上一碗水。

    喝完水,郑鹏舒舒服服打了一个嗝,舒服地架起了二郎腿。

    现在郑鹏才明白“百万家财,不如一技傍身”的道理,前世算是薄有积财,可一文也带不来,现在还靠着知识来赚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