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4 败家的少爷
    ,精彩小说免费!

    在大唐,猪肉是贱肉,谁都不喜欢吃,这和后世“二师兄”大横其道不同,肉都不受欢迎,那些猪下水没人要也不奇怪,其实不少地方是不吃猪下水的,就是一千多年后的华夏,还有很多地方的人不吃猪下水,取出同样直接扔在地,后来才慢慢改变。

    猪肉其实不是不好吃,主要是大唐很多人不懂得烹调的技巧,这时的调味料很少,肉煮出来有一种膻腥味,再加上形象不佳,被普罗大众嫌弃。

    别人不会烹调,可郑鹏会啊。

    最好赚的生意,就是无本生利,别人不要的猪下水,在郑鹏眼里,那是绝佳的烹饪材料,前世郑鹏还读书的时候,家里经济条件不太好,老妈就是下班也要去摆摊,主要炒些粉、做些猪杂粥、弄点卤味等帮贴家用,老妈的手艺很好,特别是卤味弄得非常棒,传说那秘方是外婆教的,回头客很多,懂事的郑鹏也会帮忙干活,那时用得最多的是猪杂,主要是便宜,又容易处理,很受食客的欢迎。

    在老妈的教导下,郑鹏也学了一手做卤肉的技术。

    看到地上那副被人丢弃的猪下水,郑鹏的眼睛都亮了,就像看到一座没人看到的金山。

    人的一生离不开衣食住行四个字,其中又以食最重要,这就是民以食为天的由来,自己没什么本钱,在这些别人不要的猪下水上做文章最好不过。

    杀完猪,分肉没什么好看,人慢慢散了,现场还有零星几个人,郑鹏笑着走上去,对屠户拱拱手说:“请问,这些肉卖吗?”

    屠户瞄了郑鹏一眼,看到是一个衣着光鲜的读书人,虽说神情有些惊讶,可话语里多了二分恭敬:“上肉都让人订了,只有这些骨棒子,小郎君要不要?”

    古代人喜欢肉膘,越肥越好,肥肉不仅好吃,还能炼油,很受百姓欢迎,而骨头认为没肉,就是煮起来还费柴火,平时都是用来搭称,割二斤肉送一根大棒骨头。

    “怎么卖?”

    “也不称了,三文钱一根随便挑。”平日都是白送给熟客的,现在有人想要,屠户就随口说了一个价。

    也就是一个胡饼的价钱,要知道,到后世骨头比肉贵多了,没想到现在是白菜价,便宜到不敢相信。

    郑鹏也不客气,挑了二根大棒骨头,递给屠户包的时候顺口说:“那副猪下水还要吗?不要能不能送给我?”

    “没问题,小郎君喜欢尽管拿去,不过我们不负责包扎。”屠户一边说,一边熟悉用草绳把骨头捆起。

    结算了钱,郑鹏把猪骨头交给绿姝,自己捡起那副估计有十斤左右的猪下水径直离开,远远还听到一些好事者在背后说的话:

    “看起来衣着光鲜,没想到是外强中干,是一个穷酸书生。”

    “就是,贱肉也吃,连肉都吃不起,拿骨头回去啃还算了,连猪下水也要,这得多饿啊。”

    “捡着猪下水还一脸高兴地样子,这得有多寒碜啊。”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说话也不刻意放低声音,郑鹏的内心很坚定,依然是面色平淡脚步轻快,反倒是跟在后面的绿姝气握紧小拳头,俏脸有些发红,心里替自家少爷不值,可一时不知说什么,她满腹疑问,可一时不知怎么说出口。

    自家少爷,不会是想吃肉想疯了吧?

    市集离家并不远,回家后,绿姝刚想问郑鹏为什么要捡没人要的猪下水,还没开口,郑鹏却先说话:“绿姝,你看家,顺便把猪下水洗一下,把泥巴和血水洗掉,我出去一下。”

    “啊,少爷,你要去哪?”

    “买点东西,一会就回。”郑鹏也不等绿姝的反应,一个箭步冲了出去。

    猪下水和猪骨有了,可是要弄得好吃,配料不能少,郑鹏只能回去购买。

    绿姝看着郑鹏远去的身影,只能嘀咕着说了句:“少爷,你早点回。”

    要卤制猪下水,需要用到黄酒、盐、粮、桂皮、八角、丁香、甘草等有配料,通过腌制、调制卤汤、焯水、卤制、拨凉等过程,郑鹏有一套成熟的工艺,卤制不是问题,问题是缺少所需要的材料。

    到了杂货粮油店,郑鹏开始头痛起来,调味料不仅少得可怜,价格还高吓得吓人,就以糖为例,大唐的糖不是常见的白糖或冰糖,而是一种有点灰黄的饴糖,其实是甘庶糖,据说是唐太宗李世民遣使去摩揭陀(今印度)取得熬糖法,形象不太好,还有一种是来自番外的所罗门糖,淡黄色,看起来纯净很多,但价格金贵,一小堆张口就要一百文。

    算一下口袋里的钱,郑鹏还是选择用大唐自产的饴糖,花了八十文买了大约三两左右。

    不仅是糖,像的胡椒这类都很贵,郑鹏知道,胡椒在大唐可以作为像货币一样的硬通货,价值非常坚挺,讨价还价了半天,才从有些不情愿的杂货店掌柜哪里讨了一小把。

    这还是说了很多好话的结果,那掌柜被郑鹏缠得有些烦,用他的话来说,低于一贯钱的买卖他向来不参与,只是看郑鹏是一个秀才、读书人,还一直说着恭维的话,这才破了例。

    有些材料可以从市集买到,而有些材料市集上并没有,只能到生药铺购买,一些不算药也不算调料的,只能自己去找,一些没有的调料只能凭自己有限的药理知识找替代品。

    为了防止有心人窥视,郑鹏还故意多买了几种无关要紧的调料和药材。

    以后就是闯出名堂,也不怕有心人模仿。

    一直折腾到太阳快下山,郑鹏这才勉强完成准备工作。

    当绿姝看到郑鹏提着两个大筐气喘吁吁出现在自己眼前时,一下子惊讶得瞪大了眼睛。

    “少爷,怎么去这么久?还买这么多东西,那大包小包的是什么啊?”绿姝看到郑鹏吃力,连忙上前帮忙接过一个大筐。

    “都是一些调料、工具什么的,可把我累坏了。”

    绿姝打开一看,是一些胡椒、八角等物,这些价格都不便宜,小心翼翼地问道:“少爷,这些得花不少钱吧?”

    “不少”郑鹏叹了一口气,有些郁闷地说:“花了三百多文,钱袋都清空了,好说歹说才买下来。”

    什么?全花光了?

    绿姝闻言大吃一惊,少爷也太能折腾了,好不容易才攒了这点钱,就半天的功夫全花光,要是买文房四宝还不心痛,问题是买吃的,买这么珍贵的调料就为了那些贱肉?

    不对,肉都没有,是贱骨头,还有没人要的猪下水。

    虽说表面没说什么,可心里绿姝心痛得不行:少爷就是记吃不记打,忘了前面挨饿的滋味?一下子全花光,明天怎么办?

    少爷真是太败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