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5 铁板猪杂
    ,精彩小说免费!

    现在在是深秋,天气有点冷,猪是晌午才杀的,放了这么久,闻起来没有异味,郑鹏不敢怠慢,马上清洗、腌制,弄好后,开始调制卤水、焯水、卤制等,一直弄到大半夜才弄好。

    “少爷,弄完了吗?什么时候可以吃?”绿姝有些幽怨地说。

    “天气有点冷,没那么快,至少要卤制四个时辰。”

    绿姝的小嘴一下子嘟起来,有些无奈地说:“啊,要这么久,人家以为很快就能吃的呢。”

    都饿得了大半天,还不能吃。

    经过这些天的相处,在郑鹏的宠溺放纵下,绿姝的胆子也“大”起来,不像以前一样唯唯诺诺,偶尔会有一些小女生的脾气,这是郑鹏乐意看到的,人就要有自己思想,要不然就像行尸走肉。

    郑鹏这才想起,晌午买肉,然后就是搜集调料、清洗、卤制,一直忙到深夜,心思都在卤制猪下水上,还忙来得及吃,经绿姝一提,才发觉自己的肚皮饿得咕咕叫了。

    好在,郑鹏早有准备,指着旁边特别腌制的猪杂说:“不急,好东西在这里,马上就有吃的。”

    卤制时,郑鹏特地留下了一盘猪杂,有肥肠、猪腰、猪心和猪肝,都已经提前调好味,就等着犒劳自己。

    “少爷,那,那是猪的肠子,脏死了,我可不敢吃。”绿姝露出一个嫌弃的表情。

    郑鹏只是嘿嘿一笑,也不解释,把淘来的一块铁板放在炭上烤,等火候差不多了,这才小心翼翼把一些从肠子上除下来肥膘放在上面炼油。

    用植物油最好,油脂没那么多,只是现在的植物油太贵,买不起,幸好这猪很肥,肠子包着厚厚的一层油脂,用来炼油刚刚好。

    在铁板的炙烤下,很快,油花不断啪滋啪滋地炼出来,铁板泛着一层油光,郑鹏把处理过猪杂倒在铁板上,当猪杂倒在铁板的一瞬间,发出一阵更响亮的“滋滋”声,一股夹杂着一丝辛辣味的肉香很快在祠堂内弥漫着,闻着这股诱人的香味,绿姝的鼻翼动了动,眼中露出疑惑的神色。

    真香!这是贱肉发出的香味?

    郑鹏前世最喜欢的铁板猪杂,一个月总要吃那么几回,弄起来轻车熟路,没多久,烧得金黄油亮、不断泛着油花的铁板猪杂完成。

    深深吸了一下弥漫在空气中的肉香,郑鹏露出满意的神色:虽说调料不太全,但是这猪是没有任何激素的农家猪,调料也是天然调料,自己的手艺还没落下,这个铁板猪杂绝对是色、香、味俱全。

    拿过竹筷,郑鹏夹了一块有点焦黄、还泛着油花的猪大肠,先是用嘴吹吹,然后不顾炙热放到嘴里,用力一咬,嚼了几下,一脸享受地咽了下去。

    又香又嫩,咸淡适中,火候也刚刚好,绝对是难得的美味。

    吃完后,郑鹏马上又挟起一片猪肝,边挟边说:“绿姝,好吃啊,你不尝一下?”

    绿姝有些神色复杂地看了看铁板上的猪杂,最后还是皱着好看的眉头说:“少爷,我,我还是不要了。”

    贱肉本来就没什么人吃,那些猪下水,扔在路边狗都不吃,吃这些不是糟蹋自己吗?

    “哦,你不吃,那我就不客气。”郑鹏也不劝,自顾吃了起来,吃的时候,故意加大吃东西的声音,不时还自言自语地说好吃,脸上全是享受的表情。

    没一会,绿姝终于忍不住了,小声地说:“少爷,真的那么好吃?”

    对一个饿着肚子的人来说,香味的诱惑大实在太大,郑鹏吃起来巴嗒巴嗒,让饿了大半天的绿姝有些按捺不住了。

    “还能骗你不成?你没看到我吃得这么香吗?”郑鹏一边说,一边把筷子塞给绿姝说:“你尝一口。”

    绿姝犹豫了一下,最后饥饿战胜了矜持,用筷子挟了一块猪肝小心放进嘴里。

    只是嚼了几下,绿姝紧皱的眉头松开了,眼睛也亮了起来,说了一声好吃,连忙又挟了一块扔进嘴里。

    太好吃了,这些猪杂外焦内嫩,香而不腻,吃在嘴里有一种特别的质感,有一种越吃越香、越吃越过瘾的感觉,绿姝第一次吃,就喜欢上这种特别的味道。

    “绿姝,你慢点吃,别噎着。”

    “少爷,你才慢点吃,刚才你吃了那么多。”

    “刚才你不是说吃不下吗?”

    “那是刚才,现在人家喜欢吃了。”

    两人一边说,一边比赛着吃,不一会,满满一铁板猪杂让两人吃个精光。

    看着有些意犹未尽的绿姝,郑鹏笑着说:“怎么样,这些贱肉好不好吃?”

    “好吃”绿姝毫不犹豫地说:“少爷,这是绿姝吃过最好吃的东西。”

    说完,绿姝有些好奇地说:“少爷,这叫什么?你怎么知道猪下水可以吃,还做得这么好吃?”

    奇怪,自家少爷可不是一个勤快的人,还是大家族的子弟,应该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才对,现在不仅很多事可以自理,做菜还那么好吃。

    不是说君子远庖厨吗?

    郑鹏有些含糊地说:“这叫铁板烧,在书里看过,记得它的做法,没想到照着做,竟然这般美味。”

    一听到是看书学会的,绿姝虽说有疑惑,可也只能把疑惑留在心里了。

    作为一个婢女,要有做婢女的自觉,不能对自家主人追根问底。

    那样不讨少爷喜欢。

    “绿姝,我们用这些猪下水来赚钱,你觉得有人吃吗?”郑鹏突然开口问道。

    绿姝眼前一亮,只是沉思一下,很快兴奋地点着小脑袋说:“肯定能赚钱,虽说猪是贱肉,但是很多地方的地主老爷们也偷偷在吃,毕竟羊肉贵,有时也难买,只要好吃,价钱便宜,不愁没客人,只是,少爷,你不是要做铁板烧吗,怎么还卤起来了?”

    卤制品要追索北魏时,当时有一个名为贾思勰的农学家写了一本名为《齐民要术》的书,里面记载了一种绿肉的做法,原理和卤制差不多,但卤水成熟的配方要到明清以后才固定下来,郑鹏的做法在大唐,绝对是独一门,绿姝没想到那么多,以为自家少爷又是从书上看来的。

    只是奇怪,铁板烧那么好吃,为什么还要费那么多心思去搞什么卤制。

    郑鹏一脸睿智地说:“你都说了,猪是贱肉,就是再好吃,一时也难改变人们对它的印象,卤制后别人难看出来,先卤制,慢点再推出铁板烧。”

    “少爷,我全听你的。”绿姝用力地点点头。

    对自家少爷,绿姝都有一种莫名的崇拜,无论什么时候,少爷总有出奇制服的办法,无论什么困难,少爷总能轻易化解。

    反正,只要听少爷的就准没错。

    “好了,时候也不早了,睡吧,明天我们再进城卖卤肉。”

    “嗯,我听少爷的。”绿姝用力的点点头,眼里散发着一种异样的光芒。

    一想到明天可以跟着少爷卖卤肉赚大钱,心里就有一种莫名的激动,虽说没尝过卤肉是什么味道,不过铁板猪杂给了她很大的信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