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6 不是冤家不聚头(求收藏)
    ,精彩小说免费!

    睡觉前,郑鹏检查一遍卤制的陶缸,看到没问题后,这才拖着疲惫的身体上床睡觉。

    梦中卖卤卖疯了,赚钱有如猪笼入水,每天都是数钱数到手抽筋,左拥右拥,美不胜收.....

    古人的生活相对单调,多是围着柴米油盐转,属于大唐三线小城的贵乡县也不例外,由于单调、小,有什么事很快就能从街头传到巷尾。

    今日一早,不少贵乡县的百姓就听到一件新鲜事,城中多了一个卖熟肉的小摊档。

    多一个小的摊档不奇怪,有些百姓偶尔会把家里富余东西拿到县城换钱买一些生活用品,但让人惊讶的是,这个摊位的主人是一名风度翩翩的少年郎,而卖的,却是没有见过、听也没听过的卤肉。

    郑鹏的摊档就设在市集的入口处。

    “各位,来看一看,极品的卤肉。”

    “卖卤肉,很好吃的卤肉。”

    郑鹏和绿姝站在摊位前,卖力地吆喝着,特别是绿姝,刚开始时还有些害羞,要知道商人可不是一个光彩的职业,比摆字摊更难堪,可她看到郑鹏卖力地吆喝,再想赚不到钱,自家少爷又要挨饿,也顾不得那么多,帮忙大声叫卖起来。

    “这肉怎么黑乎乎的,小郎君?”人群中有个中年大叔奇怪地问道。

    郑鹏马上说:“大叔好,这是卤肉,特制的,颜色看起来不怎么样,但是味道很不错的,要不,你买来尝尝,要是味道不好,你砸我的档。”

    中年大叔犹豫一下,有些犹豫地问:“这卤肉怎么卖?”

    “二十文钱一斤。”郑鹏马上笑着应道。

    “还真贵。”中年大叔闻言摇了摇头,也不再说话。

    “大叔,这真不贵”好不容易有人感兴趣,郑鹏马上解释说:“这卤肉是用了胡椒、饴糖等名贵材料,用了独门秘方精制而成,也就是今天卖二十文,以后还得涨呢。”

    猪下水是白捡不假,可是调料却贵得离谱,付出了人工,再说还是独市生意,这是郑鹏综合各种情况算出的价格。

    中年男子还是无动于衷。

    二十文买一块黑乎乎的肉吃,感觉怪怪的,这可是一笔不小的钱了。

    一个穿着襦裙服的年轻女子有些疑惑地问道:“小郎君,你这卤肉能吃吗?”

    “当然能吃”郑鹏一边说一边用自制的竹签叉起一块卤制的猪腰放在嘴里,当着众人的面嚼了几下,然后一口咽下去。

    然而,那年轻女子看郑鹏吃完,也没有什么表示。

    摆档了近半个时辰,围观的人不少,可是卤肉摊的生意还没有开张。

    “少爷,是不是我们要价太高了,要不,我们降点价试试?”绿姝有些担忧地说。

    “不降”郑鹏一脸肯定地说:“这价我们以后还要涨的,现在降下去,以后要涨起来就难了。”

    对自己卤制的猪下水,郑鹏非常有信心,以前不少白领可是开着小车来吃,后世那么多好吃的,人的嘴巴早就养刁了还不怕销路,在物质相对稀缺的大唐,销路肯定不会差。

    “可我们现在还没有开张呢,自己都吃了不少了。”

    为了表示这些卤肉能吃,郑鹏和绿姝都示范地吃了不少,东西是好吃,可是的绿姝都吃得有些饱了,再说东西不多,再吃本钱都得吃光,看着盘子里越来越少的卤肉,绿姝都有点不忍心再吃。

    郑鹏也在在考虑这件事,皱着眉头想了想,最后一咬牙:“他们不买,我们白送给他们吃。”

    赠吃是一种促销手段,免费请人吃,不计成本,先把名气打响再说,留给郑鹏的时间不多,现在就想靠卤肉翻身,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舍不得卤肉,就占不了市场。

    “这...这也太便宜了他们吧,这么好吃的卤肉。”绿姝有些不舍地说。

    自己吃都有点舍不得,现在还要白送给别人吃。

    “各位乡亲父老,这是根据我家祖传秘方精心炮制的卤肉,健脾开胃,爽而不腻,今天诸位有口福,我免费请大家品尝一下,来,都尝尝,不要钱,免费吃。”说话间,郑鹏托着一个碟子,在上面放了不少自制的竹签,送到围观的众人面前。

    一个穿着粗麻衣的老者有些犹豫地说:“小郎君,这卤肉真不要钱?”

    “不要!”郑鹏斩钉截铁地说:“这么多人在场听着,我还敢骗老丈不成,你尝尝。”

    听到郑鹏肯定的回答,老者这才拿起一根竹签,小心挑起一块卤肉放在嘴里,嚼了几下,然后一脸震惊地说:“好吃,太好吃了,这肉又烂又入味,小老还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呢。”

    不要钱,有人先尝了,在场的人开始争先恐后尝了起来,有的拿不到竹签,直接用手抓着来吃,卤肉清香扑鼻、香味悠长,独特的风味很快就征服了在场的百姓:一个妇人刚吃完,不顾形态马上又挤上前去抢、一个老婆婆吃的时候掉了,舍不得扔掉,捡起吹吹又放进嘴里,一个小孩子吃完,忍不住把拿肉的手放到嘴里舔,一时赞声四起:

    “好吃,真好吃。”

    “是啊,看似黑乎乎的,没想到入口这么柔软,真是润而不腻。”

    “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肉。”

    “王三,你都吃了三块了,还要脸不?”

    “挤什么,我还没尝到呢。”

    人群中,一个头戴灰色幞头,身穿白色圆领窄袖袍衫的中年胖子也兴致勃勃地用竹签挑了一块卤制的肥肠,刚想放到嘴里,旁边一个随众打扮地人忙阻止道:“公子,这肉有点怪,下走觉得还是小心一点好。”

    “嗯,常飞,你觉得这肉有问题?这么多人都吃了。”长得有些大腹便便的中年胖子有些犹豫地说。

    郑鹏耳尖,闻言马上对中年胖子说:“公子放心,肉的样子有点怪,但绝对没问题,不信,我尝给你看。”

    一边说,一边用竹签挑了一块卤制的肺片放到嘴里,用行动证明自己卤制的肉没问题。

    马靠鞍,人靠衣装,中年胖子虽说打扮得有些普通,没穿官服也没大排场,像普通人一样挤着吃免费肉,可郑鹏一点也不敢小看他:衣服的款式有些普通,但料子非常上乘,那个随从称他为“公子”,要知道大唐虽说没有“老爷”“少爷”的称号,下人普遍称男主人为“阿郎”“郎君”,称少主人为“小郎君”,只有出身高贵的人才叫公子,唐太宗李世民说过“年少即为公子”的话。

    名叫常飞的随从自称为“下走”,这也是豪门大宅才有这样的讲究。

    还有一点,那个胖胖的中年男子,看起来慈祥、平和,但是他有一种无形的、强大的气场。

    郑鹏也算二世为人,看到这个中年男子不简单,特地怂恿他吃,要是他吃好了,说不定一下子打入上流社会,那钱就像猪笼进水一样来。

    在封建社会,人分三六九等,在郑鹏眼中,中年胖子就是重点发展对象。

    看到郑鹏吃了,中年男子不再犹豫,小心把肥肠放在嘴里,试着嚼了几下,很快,他嚼的速度快了,眼睛也亮了起来,边吃边说:“不错,不错,没想到小小的贵乡县,也有这种风味。”

    “公子,再来一块?”郑鹏一直留意着他,看到他吃完,主动再把盘子送上。

    卤肉香味悠长,越吃越香,越吃越想吃,郑鹏也不怕他多吃。

    “这位小郎君真是实诚,那某再尝尝。”中年胖子笑呵呵把竹签伸过来。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人大声说:“大家不要吃,这肉有问题!”

    这句话犹如平地一声惊雷,刚才还热热闹闹的现场,一下子静了下来,那个中年胖子伸到一半的竹签也停了下来,郑鹏眼角的余光还看到,那个叫常飞的随从还把手搭在了剑柄上,大有一言不合就动粗的趋势。

    尼玛,刚刚走上正轨就有人捣乱,郑鹏眼里闪过一抹不爽的凶光,扭头朝发声处一看,整个人楞了一下:不是冤家不聚头,碰上老熟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