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7 口舌生花
    ,精彩小说免费!

    说话的人,正是当日在驿所想买绿姝的黄老虎。

    郑鹏在看黄老虎的时候,黄老虎也眯着他招牌的三角眼盯着郑鹏,嘴角露出一丝阴狠的冷笑。

    很快,郑鹏的目光被另一个人吸引,那是站在黄老虎身边的一个精瘦的少年,少年的脸上有一条刀疤,这给他很大的辩识度,昨天在市集买骨头时,他就站在屠夫身边打下手。

    不知道这个杀猪学徒为什么和黄老虎搞在一起,要是没猜错,这个学徒不仅认出卤肉的材料,还认出自己,把知道的告诉黄老虎,于是就有黄老虎现身拆台的一幕。

    一个衣着光鲜的读书人买贱肉,还把没人要的猪下水捡走,想不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都难。

    冤家路窄,没想到在这里碰上了。

    “少爷”绿姝看到黄老虎,下意识躲在郑鹏身后,轻轻拉着郑鹏的衣角,显然是黄老虎给她留下心理阴影。

    郑鹏轻轻拍了拍绿姝的手,给她一个鼓励的眼神,示意她不要害怕。

    这时人那些尝过卤肉的人纷纷开口谴责:

    “这不是黄家的老二吗,怎么说这话?”

    “就是,卤肉很好吃啊。”

    “卖卤肉的小郎君和小娘子都吃了很多,小老真眼看他们吃的。”

    “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

    面对众人的质问,黄老虎的笑容更盛,先是贪婪地上下打量越来越漂亮的绿姝,然后有些幸灾乐祸看着郑鹏,眼里闪过一丝狠辣的光芒,好像在看一个垂死挣扎的可怜人一样。

    黄老虎很想看到郑鹏脸色出现惊慌失措的神色,或者是郑鹏讨好把自己拉到一边,双手把他漂亮小婢女的卖身契奉上,对自己百般讨好,自己狠狠羞辱他一番,然后把相中那个小婢子带回家好好享受。

    当然,那个不识抬举的臭小子不会轻易放过,自己改天可以慢慢玩死他。

    一个在街上卖贱肉的小贩子,能有什么背境?

    自己当时就是被他唬住,最后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猎物跑掉,没想到在这里碰上,而跟在身边的大富认出,郑鹏卖的所谓卤肉,其实就是贱肉,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可惜,无论黄老虎看得再仔细,郑鹏脸上还是一如既然的淡定自如,不仅没有被揭望的惊恐万状,脸上甚至有一丝淡淡的笑意。

    黄老虎内心更不爽,也顾不得再敲诈郑鹏,大声说:“冤枉?你们知道这是什么肉吗?这是猪下水,平日是扔给狗吃的,贱肉中的贱肉,不信,你们问他。”

    不会吧,这肉是贱肉中的贱肉、平日扔了喂狗的猪下水?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郑鹏身上,包括那个脸色有点不太好的中年胖子,黄老虎一脸狞笑着看郑鹏,他已经做好准备:要是郑鹏敢否认,自己马上拿出证据,然后狠狠羞辱他。

    落井下石,这是黄老虎最喜欢做的事。

    没想到,在众目睽睽之下郑鹏只是楞了一下,出人意料地说:“没错,这卤肉是猪下水做的。”

    “什么?真是贱肉?”

    “难怪,我看到那肉有点怪怪的,当时就感觉像贱肉,没想到还真是。”

    “什么意思,骗我们吃贱肉,这是要让我们沾多一点贱气吗?”

    “没错,他昨天在市集捡了一副猪下水,我亲眼看到他提着离开。”

    听说吃的是猪下水后,人群就像煮开的锅一样,一下子沸腾开了,纷纷对郑鹏表示指责,有人还当场把竹签和没吃完的肉扔在地上表进愤慨。

    郑鹏被人百般指责,黄老虎以为他会惊慌失措、痛哭求饶,可现实再一次出乎他的意料,杨振干脆地承认。

    为恐天下不乱的黄老虎马上化身正义的使者,站出来,指着郑鹏的鼻子,大声的谩骂道:“你给大伙吃贱肉中的贱肉,这是什么居心?”

    郑鹏伸伸手,示意众人静下来,等人群静下后,对黄老虎行了一个礼说:“这位兄台,请问尊名大名?”

    “免尊,姓黄名雄彬。”看到郑鹏向自己行礼,黄老虎以为郑鹏要服软,神色变得傲慢起来。

    “不知黄兄身居何职?”

    什么职位?

    黄老虎楞了一下,这算是打听自己的底细吗?

    “呵呵,黄某只是草民一个,并没担任什么官职。”黄老虎坦然道。

    这事不能冒认,黄老虎很想说自己没职位,不过有个当小捕头的堂叔,只是这样说出来,又怕授人口实。

    “大胆!”原来一直低调克制的郑鹏,突然大声喝道:“黄雄彬,你一再说这肉是贱肉,还宣扬吃了猪肉就会变贱人,我还想问你有何居心?”

    “我...我有什么居心,姓郑的你别吓嘘我,怎么,让我揭穿了你好事的,想蛮不讲理?”黄老虎被郑鹏突然大喝一声,表面是不怕,可内心还有一点怯怯的感觉。

    郑鹏把声音提高了八度,一脸正色地说:“猪是家禽之一,是大唐很普及的肉食,不仅百姓吃,不少官员也吃,皇上和朝廷从没说过猪的肉是贱肉,而你在这里说是贱肉,怎么,你这是讽刺大唐的百姓是贱民?或者是...你想替朝廷立律令?”

    猪肉是贱肉,只是在社会中流传,但是从来没有官方的说法,郑鹏那么大的一顶帽子扣下来,当场把黄老虎吓得脸惨白。

    替朝廷立律令?这话能随便说吗,这可是造反,灭九族的大罪。

    黄老虎差点没吓尿。

    “你,你胡...说...”

    黄老虎还没说完,郑鹏扬手就给他一巴掌,这一巴含恨而发,又快又狠,结结实实扇在黄老虎的脸上,当即就现出了五个指痕。

    “你,你...”黄老虎没想到郑鹏敢当众打自己,一时间被打蒙了。

    郑鹏得势不饶人,继续喝道:“你什么,这一巴是替被你侮辱的人打的,猪在春秋时期,就已经是祭品,久远的不说,就说大唐,在建国初期,太祖皇帝和太宗皇帝在战时也吃过猪肉,当年太宗领着三千玄甲精骑在虎牢关前把窦建德三十万精兵击溃,决战前一众将士就是饱餐猪肉,谁敢说猪肉是贱肉?”

    “黄雄彬,我问你,你是想替朝廷立法令,还是对先皇不敬?”

    被郑鹏狠狠打了一巴,黄老虎的半边脸都红肿起来,还没来得及发怒就被郑鹏打断,刚开始还想着怎么整死郑鹏,可是经郑鹏那一喝,一下子全身出了冷静汗,两条腿像筛子一样打颤。

    “我...我是多喝了二杯浑酒,刚...刚刚说的是浑话,还有事,先走,先走了。”黄老虎一边说,一边捂着脸狼狈地跑了。

    这是第二次逃跑,不知为什么,每次看到郑鹏都是自讨无趣,还异常狼狈,克星啊,黄老虎心里哀嚎着。

    不跑不行,再扯下去,越描越黑,没事都整得有事,郑鹏说起来一套一套的,动不动就抬出先皇和律令,根本无从反驳,饶是黄老虎是个无赖,可和郑鹏斗嘴完全不是对手。

    这就是秀才碰上兵,有理说不清。

    黄老虎觉得不能多呆了,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就在众人哈哈大笑时,中年胖子有些疑惑地小声嘀咕:“太祖和太宗还吃过猪肉?怎么我没有听过这事?也不是没有可能,以前打仗,军粮告急的时候,有什么吃什么,史书上说,五胡乱华时,还有人吃两脚羊呢。”

    顿了一下,中年胖子饶有兴趣地对郑鹏说:“小郎君,你说得很在理,可为什么那么多人认为猪肉是贱肉?不会这些人都错了吧?”

    郑鹏早就想过这个问题,闻言不慌不忙地说:“这位公子问得好,其实是猪的生活环境不好,再说很多人不懂烹调之法,做出来的菜式很单调、乏味,所以误解很深,其实就食物来说,并没有贵贱之份,举个例,熊出没于深山,它的熊足每天都踏践很多脏物,只要烹调得法,一道美味的熊掌能让所有人折服;五谷生长于田间,需要粪便灌溉滋养,农民收获脱壳后,做出来的米饭喷香,像我的秘制的卤肉,虽说食材普通,可色香味俱全,刚才公子也品尝了,味道怎么样?”

    “香味悠长,风味独特,好吃。”中年圆脸男子毫不犹豫地说。

    “难得遇上识货之人,公子,要是不嫌弃,不如再多尝几块?”郑鹏双手把卤肉奉在那个中年胖子面前。

    刚才还犹豫的中年胖子哈哈一笑,不客气地连挑起几块放在嘴里,边吃边说:“熊掌和五谷例子都举了,说得真是精辟,不过这卤肉确是难得的美味,那某就不跟小郎君客气了,我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