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8 吃货的坚持
    ,精彩小说免费!

    “小郎君说得真好,什么贱肉,好吃就是好肉。”

    “对,对,不知多少有钱有权的人家也吃过呢。”

    “又不是没吃过,你们不吃最好,我多吃一点。”

    郑鹏说得头头是道,又有中年胖子带头,再加上卤肉的确很美味,打破了人们对美食的认知,一时间人群再次围上来抢着试吃,那些把竹签扔了的人,也顾不得再找了,直接用手抓来吃,只是一会儿的功夫,二碟卤肉就分食得干干净净。

    赠吃的卤肉分完了,郑鹏有些抱歉地说:“诸位,实在不好意思,虽说猪下水不要钱,但是为了卤好这些肉,要烹调高汤、用到像胡椒、白糖这些贵重的调料,本钱真不少,剩下的就不赠吃了,三日内都是优惠酬宾,每斤只卖二十文,三天后还得涨价,要是觉得好吃,多少买一点吧。”

    这番话说得合情合理,白吃不好意思,现在是太平盛世,百姓也不差这点钱,于是你一斤我二斤,人多肉少,倾刻之间就抢光,那个气势不凡的中年胖子下手晚了,还是在郑鹏的“照顾”下,抢到剩下的半斤。

    不少人没抢到,还叮嘱郑鹏明天多弄些来卖,杨振自然一一答应。

    中年胖子绝对是一个吃货,当场吃完郑鹏卤制的夫妻肺片,围着不肯离去,左看右看,最后还忍不住动手翻了翻郑鹏的挑子,好像有点不肯甘心。

    绿姝被他的动作逗笑了,捂着嘴说:“公子,你在找什么?”

    “看看你们还有没有留下,这卤肉太好吃了,还没有吃过瘾呢。”

    “真没有啦,这次卤得不多,前面又赠吃”绿姝有些骄傲地说:“我家少爷做的东西就是好吃,这卤肉还不算好吃,少爷弄的铁板烧更美味,好吃得不能停口。”

    更好吃?

    中年胖子一听,眼睛顿时亮了:“什么,铁板烧?比卤肉更好吃?”

    “嗯,真的。”

    “小郎君”中年胖子马上亲热地拉着郑鹏的衣袖,高兴地说:“相逢即是有缘,听说贵乡县的百姓特别好客,不知能不能品尝一下你做的那个什么,对了,铁板烧。”

    郑鹏有些难地说:“公子,我的炊具不在这里....”

    “没事,某可以到府上,如果小郎君不嫌弃的话。”

    “家里出了一些变故,现在居住的地方有点简陋。”

    “哈哈,本公子一向不挑,随遇而安,小郎君能住,某自然也能往。”

    “铁板烧需要新鲜的食材,也不知现在市集有没有人杀猪?”

    中年胖子笑脸如花地拍着手说:“让小郎君动手,已经很不好意思,要是再让你担忧食材的事,那怎么行,反正这次是拜访,也不能空手,这些琐事就全交给某好了。”

    从这位圆脸贵公子身上,郑鹏看到吃货的坚持和执着,在中年胖子的再三坚持下,只好带他往自己的家走去。

    走的时候,郑鹏这才发觉,这位胖胖的贵公子随从不止一个,自己看到的人都有好几个,也不知没看到的有多少,那些随从,一个个虎背龙腰、目光坚定,在行走之间隐隐还以一种阵式把中年胖子围在中间,一看就知训练有素。

    来头比自己想像的还要大。

    在郑鹏的带领下,一行人有说有笑的往贵玉街走去,就是郑鹏卖卤肉的挑子,也由中年胖子的随从代劳。

    “我姓郑,单名一个鹏字,不知公子尊姓大名?”途中郑鹏找了一个机会询问。

    抛开身份不提,二人也算是熟悉了,总不能开口公子闭口公子,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现在双亲不在,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看到这位中年胖子的排场,郑鹏有心结交一下。

    “大胆,我家公子的身份,岂是你能随便打听的吗?”中年胖子还没有说话,他身边一名太阳穴高高鼓起的随从厉声喝道。

    “金堂,不得无礼,退下”中年胖子有些不高兴地瞪了手下一眼,然后笑着对郑鹏说:“某的随从欠管教,让小郎君见笑了。”

    郑鹏连忙说:“不敢,不敢,公子,是我唐突了,相逢何必曾相识,没必要拘泥于知道对方的姓名。”

    “相逢何必曾相识?”中年胖子跟着读了一遍,然后眼前一亮,高兴地说:“好一句相逢何必曾相识,没想到小郎君不仅做的卤肉好吃,还有这等才识,小郎君可有功名?”

    “只考了秀才。”

    “原来还是秀才,看来还是小看你了”中年胖子笑着说:“回刚才小郎君的问题,某姓王,巧了,单名一个申字。”

    王申?这名字挺特别。

    郑鹏拱拱手说:“原来是王公子,失敬失敬。”

    大唐是士族天下,以陇西李氏、赵郡李氏、清河崔氏、博陵崔氏、范阳卢氏、荥阳卢氏和太原王氏为首的五姓七族名扬天下,这个王申,看他的排场,很有可能是太原王氏的人。

    太祖李渊从太原起兵,太原王氏暗中出了不少力,二族相互通婚已久,影响力很大。

    王申呵呵一笑道:“不必多礼,呵呵,没想到今天遇到一个有趣的人。”

    两人一边聊一边走,越聊越投机,王申见多识广,健谈又没架子,浑身透着一股游侠儿的豪迈气概,而郑鹏二世为人,什么都能扯得来,二人大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回到家时有一个小插曲,进门前,王申的随从建议他们先进去打扫一下再进去,看似搞卫生,郑鹏看得出,那些随从其实是排查有没有安全隐患,生怕有人对这位王公子不利。

    当然,这事不用捅穿,有人替自己免费打扫房屋,郑鹏那是举双手赞成。

    清理完毕,郑鹏刚邀王申坐下,厨房里绿姝一罐子水还没有烧开,王申的手下进来禀报:食材取回来了。

    效率真是高,从头到尾也没问郑鹏在哪里住,王申也没吩咐过手下买什么,可就是谈话间,他的手下已经很好的执行了任务。

    “嘻嘻,小兄弟,有劳你了。”王申笑呵呵地说。

    “难得有人欣赏”郑鹏拱拱手道:“公子稍等,我马上去处理。”

    “去吧,去吧。”王申边说边从怀里取出一本书,津津有味地看起来。

    真不把自己当外人,一来到这里,都把郑鹏当下人使唤了。

    郑鹏苦笑一下,也不介意,走到院子里一看,不由眼前一亮:王申的手下带回了整整一头猪,此外还有一些像所罗门糖、胡椒、八角、肉桂、陈皮、香油等市面能搜到的调料,用了两辆架子车运回来。

    闻讯赶来绿姝吃惊地说:“这,这也太多了吧?

    一个头目模样的中年人笑着说:“两位不用客气,上个馆子还得花钱呢,这次我们不请自来,多的就当是见面礼,我家公子吃东西有点挑剔,还请小郎君多费心。”

    郑鹏点点头说:“客气,王公子一片好心,那某就却之不恭,这样吧,这头猪足够大,到时我多做一点,在场的也可以尝个鲜。”

    “有劳小郎君。”中年人眼前一亮,倒也没有拒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