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1 天塌不了
    ,精彩小说免费!

    生活还要继续,昨晚弄到夜深才睡,第二天一早,郑鹏和绿姝挑着卤肉往市集上赶。

    两人来到昨日卖卤肉的地方,还没到,昨天试过卤肉的食客一涌而上,虽说是二十文一斤,没有赠吃,不到二刻钟,三十斤卤猪下水一抢而空,还有人因抢不到,还埋怨郑鹏拿来的卤肉太少。

    绿姝提了一下钱袋,里面都是卖卤肉所得,沉甸甸的。

    唐初时沿用隋五诛钱,轻小淆染,武德四年高级为整治混乱币制,废隋钱开铸开元通宝,规定每十文重一两,每文重一钱,古制十六两为一斤,算起来,这袋钱也有三四斤重。

    很久没看到这么多钱,绿姝乐得眉开眼笑。

    “少爷,我们去多捡一些猪下水,很多人买不到,埋怨我们不多做一些呢。”绿姝高兴地说。

    “当然”郑鹏大手一挥:“有钱不赚王八蛋。”

    一斤就是二十文,十斤就是二百文,一百斤就是二千文,对了,说了只优惠三天,后天开始涨价,一个月赚上十贯八贯,赚多了开店,不仅在贵乡县开,还要开到元城县、魏州、苏杭、京师等等,到时赚钱就像猪笼入水,想不发财都难。

    绿姝顾不得擦小脸上的汗水,握紧小拳头,眉飞色舞地说:“少爷,我们走,多收几副猪下水,多做点卤肉,就能卖好多好多的钱。”

    郑鹏轻轻刮了一下绿姝的鼻子:“到时不要喊累就行。”

    “少爷”绿姝俏脸一红,连忙躲开,然后又嘟着嘴说:“少爷都不怕累,绿姝更不怕累。”

    自家少爷什么都好,就是一直把自己当成小女孩,这让绿姝有些苦恼,其实自己都显身材了,虽说没那些妇人那么好。

    身上有了钱,郑鹏也不吝啬,为了省力,花五十文买了一辆二手的架子车,主仆两人推着架子车收集猪下水。

    猪下水仍然是被扔掉的命运,郑鹏并不白捡,不仅说话彬彬有礼,每副猪下水都给几文钱,屠户也乐意送给郑鹏,一天下来捡了八副猪下水。

    这年头猪肉不受欢迎,在肉食方面算是最后的选择,贵乡县城就那么大,八副猪下水算是它的消费水平,如果下乡收会更多,郑鹏想想还是算了。

    也不知哪里杀猪,现在没马没车,去哪里全靠步行,就怕去到了,猪下水都被狗给吃掉,郑鹏可不受这种苦,要是雇车去又怕扑个空,划不过来。

    一下子卤制八副猪下水也是一件苦差。

    绿姝边洗边嘟着小嘴说:“奇怪,不要这些时,好像处处看到有人杀猪扔掉,真要了,转了一天才收这么点,连十副也不够。”

    “知足吧,这里都有近二百斤,估计要忙得大深夜,再多我们都不用睡了。”郑鹏苦笑着说。

    光是清洗、去血水、切片的活就不少,切了三十斤不到,郑鹏的手腕就累得发酸。

    “那,那怎么办,以后我们只做几副猪下水的卤肉?”绿姝有些不甘心地说。

    “笨,到时不会雇人吗”郑鹏哈哈一笑:“能挣钱是本事,能让别人替自己赚钱,那更是一种境界。”

    郑鹏的梦想是是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别说一天切二百斤肉,就是天天切两斤郑鹏也嫌累。

    绿姝眼前一亮,马上领悟道:“对啊,有了钱,少爷可以雇人,不,雇人有可能泄露秘方,还是攒钱买几个奴婢,让他们做就行。”

    “聪明!”郑鹏得意地打了个响指。

    说话间,二人手脚不停地忙碌着,绿姝清洗、腌制,郑鹏不停地分解、切片,没一会的功夫,案板堆了一座小肉山。

    绿姝好像想起什么,抬头看看了郑鹏,犹豫一下,小声地说:“少爷,有件事,不知说不说好?”

    “说,本少爷最不喜欢吞吞吐吐。”

    “少爷,那个黄老虎你还记得吗?”

    “记得,怎么,他放话要寻仇?”郑鹏头一昂,一脸挑衅地说。

    冤家路窄,没想到在贵乡县看到他,这个家伙居然想拆台,好在郑鹏不是吃两素的,不仅没让他得逞,还狠狠地抽了他一巴,让他狼狈而逃,现在想想都觉得过瘾。

    有些人,就是五行欠打,不打都不爽。

    绿姝小声地说:“不是,晌午我收猪下水时,无意中听人说,黄老虎跑到衙门自首去了,说自己喝大了,出言不逊,主要投案什么的,好像被罚了钱,还要在牢里关几天,少爷,你说这个黄老虎是不是傻啊,我们也没打算去告发,他怎么自个跑到衙门呢?”

    “他不傻”郑鹏摇摇头分析道:“被我扣了一个大帽子,这事可大可小,但一天不解决,一天都是一个隐患,主动投案可以变被动为主动,黄老虎是一个莽夫,不会想得这么周到,呵呵,看来他背后有高人指点。”

    放利子钱,没有后台可不行。

    “少爷,我们怎么办?”绿姝有些担忧地说。

    强龙难压地头蛇,何况自家少爷不是什么强龙,来到贵乡县没探亲也没访友,现在和黄老虎的仇恨越来越深,绿姝都有点替自家少爷担心了。

    本想说当日占理后,少爷不应众目睽睽抽黄老虎一巴,不过以少爷的性格,肯定说抽一巴还是少的,绿姝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怕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郑鹏一脸不在乎地说。

    二世为人,还怕一个小小的流氓地痞?

    看到绿姝有些担忧,郑鹏不想她有太多负担,故意岔开话题,说一些笑话段子,很快就把小妮子逗得咯咯直笑....

    卤肉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卖,第二天红着双眼的主仆二人推着卤肉到市集,不知是卤肉的风味征服了食客,还是他们赶在涨价前好好品尝一下,近二百斤卤猪下水,不到半个时辰就一扫而空。

    卖完最后一包卤肉,郑鹏随手把铜钱扔进装钱的瓮里,只听铜钱发出“扑”“扑”“扑”沉闷的声响,嘴角露出一丝满意地微笑。

    一斤卤肉卖二十文,二百斤卤肉就有四千文,四千文啊,足足四贯钱,不算人工的话,刨去调料的开支,利润少也说有三千五百文,简直就是暴利。

    这样算来,涨价后一天赚个五六贯不是问题,一个月能赚百多贯,也就是说,只要一个月就能把生活提高到小康生活水平,到时买奴置房,小日子过得美滋滋。

    郑鹏心情大好,而绿姝抱着沉甸甸的钱瓮,更是笑逐颜开,好看的小嘴角微微向上翘。

    卖卤肉第一天只卖三百多文,第二天卖了六百多文,第三天一下子跃升到四千文,收入翻了几番,二人虽说累得不轻,可是眉间全是满足和笑意。

    劳动最光荣。

    收完摊后,郑鹏和绿姝先回家吃个美味的午饭,然后又有说有笑继续收集别人不要的猪下水。

    然而,没过多久,笑容慢慢从二人的脸上褪下、消失:

    “小娘子,抱歉,这猪下水有人要了。”

    “猪下水?没了,早让人买走了。”

    “说了让人订走了,不是钱不钱的问题,买不买肉?不买请让开,我还要做生意。”

    “什么,你想订明天的猪下水?抱歉,有人要了,明天没有,后天没有,这个月都没有,不仅仅是钱的问题。”

    满心欢喜去收猪下水,可是让郑鹏始料不及的是,在贵乡县城转了一圈,硬是一副猪下水也没收到,那些屠户都是一个回答:有人抢先订走了。

    回去的路上,绿姝看着空空的架子车,气鼓鼓地说:“奇怪,以前扔在地上没人要,现在倒成了稀罕货了,少爷,你说哪个这么坏?”

    刚刚看到一条通往美好生活的康庄大道,转眼就让人毁了,不生气才怪。

    郑鹏淡然一笑,伸伸懒腰说:“树大招风,估计有人看到我们这么好赚,害了红眼病,从中作梗呗。”

    “少爷,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笑得出。”绿姝郁闷得直跺脚。

    郑鹏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易的微笑,对绿姝眨眨眼说:“山人自有妙计,放心,这天塌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