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2 主角出场
    ,精彩小说免费!

    “黄捕头,先坐一会”

    “这梨子很美味的,黄捕头要不要尝尝?”

    “黄捕头,渴不渴,刚冲出来的茶要不要来一碗?”

    当身穿着公服的黄老鬼一路走来,不断有人讨好地跟他打招呼,有的还主动把新鲜的果子糕点塞到黄老鬼手里,黄老鬼面带笑容地一一打招呼,有时碍不过,也会收一点东西。

    不过黄老鬼很精明,每次都象征性留下一二文,无它,他看不上这些小东西但又享受被人恭维的感觉,扔几个小钱,免得有人拿它做文章。

    至于有人在背后叫自己“老鬼”外号,黄老鬼知道,并他不理会,相反,他认为能让人讨厌和畏惧,也是实力的一种表现。

    巡到府前街时,黄老鬼一转身,进了一间不起眼的茶馆。

    雅间里,茶博士冲过茶后行个礼退下,黄老鬼自顾喝品起茶来,刚啜二口,一个精瘦的汉子悄无声息地坐在黄老鬼身边,恭恭敬敬地说:“坚爷。”

    说话的人是贵乡县城有名的泼皮周冲,他是黄老鬼暗中培养的手下,就是现在,周冲的卖身契还在黄老鬼衣柜里锁着。

    黄老鬼破了不少案子,当中周冲出力不少。

    “事情办得怎么样?”黄老鬼头也不抬地问道。

    周冲很识趣地给黄老鬼续上热茶,压低声音说:“回坚爷的话,都办妥了,整个贵乡县的猪下水,小的都让人给收了,也警告诉那些杀猪的,哪个敢把猪下水卖给姓郑的,以后就别想在贵乡县混了。”

    “嗯,城外盯紧了没有?”

    “盯紧了,姓郑的小子要是出城收,无论他去哪里,我们的人都会抢先把猪下水弄走,小的还跟守门的官爷说了,就说是坚爷的意思,他在城外侥幸收到猪下水也别想带进城。”

    顿了一下,周冲有些得意地说:“坚爷,刚才手下来报,姓郑的收不到猪下水,他和那个小婢女推着空架子车回家,估计不会再出城收猪下水了。”

    黄老鬼满意地点点头:“不错,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做得好吃有什么用,没有材料,看他能不能无中生有。”

    “就是”周冲很识趣地附和道:“要想在贵乡县立足,也不到坚爷的府上拜山,要不是坚爷让小的先忍着,小的早就给他来招狠的,好替侄少爷报仇。”

    黄老虎碰上郑鹏,吃力不讨好,硬是逼得自己去投案,黄老鬼本打算好好修理郑鹏,给侄子报仇,可他无意中知道郑鹏有一手做卤肉的绝技,能把别人不要的猪下水做成美味佳肴,暗中看到抢购卤肉的火爆场面,还亲自品尝了卤猪下水后,很快改变了主意。

    百万家财不如一技傍身,精明的黄老鬼从中看到巨大的商机,于是改变策略。

    仇恨先放在一边,想方设法把秘方拿过来再说,不就是一个落魄的穷书生吗,这些穷酸眼高手低,大多读书读到迂腐,用了小手段就能哄到手。

    为了达到目的,黄老鬼第一步先断了郑鹏的货源。

    从周冲反馈的情况来看,第一步做得很成功。

    “没我的命令,不要动他,继续断他货源,没我点头,一两猪下水也不要让他拿到,对了,派人多留意一下,姓郑的平日跟什么人接触,有什么情况第一时间通知我。”黄老鬼很快下达新的指令。

    从里长调查的情况,这个郑鹏是郑家旁支一个远房亲戚,有钱人三妻四妾,旁亲小戚多的是,元城郑家都没什么气候,更别说是它的远房亲戚,要是重视,也不会安排他住这么破败的房子。

    还有一点,郑鹏到这里求学,身边只有一个路上买来的小婢女,连下人都没有一个,买了婢女,没见他探亲访友,也不见他去求学,还挽起衣袖干起了下九流的勾当,不用说,应是看到美色把束脩(学费的意思)和盘缠都花光,又不敢跟家里说,只能捡猪下水做卤肉卖,赚钱渡日。

    这种人,能有什么背景?

    也就是这样,黄老鬼就有把秘方据为己有的想法,并很快把想法变为行动。

    做捕快毕竟是贱业,还得上下打点,要是拿到卤肉的秘方,黄家的子孙后代都能受益。

    周冲应了一声,然后悄无声息从门口钻了出去。

    看到事情进展顺利,黄老鬼的心情很好,喝了二盅茶,还点了一张胡饼和一碟糕点,吃饱喝足,这才施施然离开茶馆,继续巡逻。

    出了门,黄老鬼拍了拍腰间的横刀,面带笑意,一改平日的路线,向贵玉街的方向巡去。

    打铁要趁热,面对着这个年轻的对手,黄老鬼打算先摸摸底、验一验郑鹏的成色。

    自家侄儿也不算笨,两次都在郑鹏面前吃了亏,说明这个郑鹏没那么简单,黄老鬼很想看看郑鹏有什么对策。

    捕头的身份,给黄老鬼一个很好的掩护,把龌龊的事交给周冲去做,自己站在正义的一面,一明一暗去算计郑鹏,要是姓郑的小秀才思想单纯,把困难跟自己说,正好骗到他的信任,以后更方便行事。

    黄老鬼边走边算计着,那双小三角眼不时闪出阴狠的光芒。

    贵玉街十八号,绿姝在收拾着屋子,作为大少爷的郑鹏搬了一张椅子,坐在院子里,架着二郎腿,一边喝着水,一边啃着回家时在路边买的梨子。

    这个时候喝茶更配,只是大唐还没有掌握炒茶技术,茶不仅生涩难咽,很多人是用盐、醋、糖等调味,喝着没有那种空灵、凝神的感觉,味道要多怪有多怪,还不如喝没有污染的山泉水。

    绿姝打扫完,出来看到郑鹏悠然自得坐在院子里啃着梨子,不由皱着眉头说:“少爷,你还吃着呢,不是说有办法的吗?”

    收不到猪下水,绿姝心急如焚,可是郑鹏却是一脸淡定,说什么“天塌不了”,本以为自家少爷有什么办法解决,太阳快下山了,这位大少爷还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啃着梨。

    真是皇帝不急,太监都急死了。

    “有办法啊。”郑鹏笑着应道,说完从果盘里拿起一个梨往绿姝一扔:“绿姝,你尝一下,这梨不错,又甜又多汁,爽甜。”

    绿姝手忙脚乱把梨接住,焦急地跺跺脚:“少爷,想到办法,怎么还坐在这里?太阳快下山啦,晚了明天就出不了摊。”

    “不急”郑鹏摆摆手说:“锣敲鼓响,前戏做足,主角也该出场了。”

    人怕出名猪怕壮,郑鹏想过卖卤肉会有人妒忌,没想到只卖了三天就出了状况,要说另的食材还算了,自己用的是没人要的猪下水,今天把贵乡县转了一圈也收不到一副,事出反常必有妖。

    反应这么快,效率那么高,郑鹏猜到背后的人势力很大,无论买收猪下水还是回家,隐隐有人跟着,说明他志不在小,本来绿姝提议到城外收猪下水,可郑鹏还是一口拒绝。

    人家有心断你货源,就是去到城外也是同样的结果,还不如省点气力,在家里以不变应万变,看看那位“有心人”下一步怎么做。

    “主角?什么主角?”绿姝再一次被郑鹏跳跃性的思维绕乱。

    “砰砰...砰砰砰...”

    “有人吗?”

    正在说话间,那扇简陋的木门突然传来硬物敲打木门的声音,还有一个有些尖的声音在叫喊。

    郑鹏对绿姝眨眨眼,压低声音说:“听到没有,主角上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