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4 黄老鬼的愤怒
    ,精彩小说免费!

    一大早,黄老鬼元气满满地起了床,看他神清气爽的样子,一点也不像昨晚在小妾身上“耕耘”到大半夜,有种老夫聊发少年狂、越活越年轻的味道。

    印证一句话:心情好,精神也好,看什么都顺眼。

    洗刷完了,坐下吃着早饭,周冲悄无声息地站在周老鬼身后:“坚爷。”

    “都安排好了没有?”黄老鬼一边吃着蒸饼,一边问道。

    普通百姓一日二餐,只有午餐和晚饭,黄老鬼生财有道,习惯每天吃三餐。

    “都安排好了,姓郑的一出摊,他们就会购买,剩下的,就听坚爷安排。”

    周冲挑了几个能闹腾的手下,家属也叮嘱好,就等郑鹏入圈套。

    “行了,一会我带人去市集巡逻,你见机行事。”黄老鬼面带微笑地说。

    一想到郑鹏落到自己手里,乖乖把秘方吐出,黄老鬼的心里乐开了花,他派人估算过卤肉的利润,就是材料再贵,一年赚几百贯不是问题,这还是在小小的贵乡县,要是把规模再扩大呢?

    光是想想都心花怒放。

    周冲应了一声,然后悄悄从后门走了。

    用过早饭,黄老鬼先到衙门点卯(报到的意思),估摸时间差不多了,便带着自己的两个心腹手下张横和李山,慢慢向市集的方向巡逻。

    “坚爷,今儿有什么喜?”张横有些讨好地对黄老鬼说。

    交情一般的,叫黄老鬼捕头,心腹手下都叫他坚爷,原因很简单,黄老鬼喜欢这个称号。

    “哦,有吗?”黄老鬼假装不经意地说。

    “有”李山马上附和道:“坚爷一大早红光满面,这可是大富大贵之相。”

    眼晴是心灵的窗户,脸色是心情的晴雨表,黄老鬼的心情大好,好心情好像要从脸上的皱褶溢出来一样,旁边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大富大贵”四个字一下子击中黄老鬼的“g点”,闻言用力拍了一下李山的肩膀:“你这个田舍奴会说话,那嘴比翠月楼的姑娘还有滑,行,爷今儿心情好,午饭迎宾楼,晚上翠月楼,我看帐。”

    只要把秘方拿到手,就等于有了一座金矿,这点花销简直就是九牛一毛,一会要用到二人,先许点甜头。

    张横和李山闻言大喜,又是一堆讨好的话,然后连连表忠心。

    还没到市集,远远就看到市集门口围了一大圈人,隐约听到有人抢着要的声音,不少人把钱举在手里,好像争着往前送。

    李山看到,有些羡慕地说:“整个市集,就这卤肉摊的买卖最红火,那家传的卤肉,虽说是猪下水做的,可是做得很好吃,弄半斤下酒,那滋味...啧啧。”

    “是好吃,我家那败家的婆娘天天去买,二十文一斤啊,她说首饰不打也要买,那个摊主要发财啦”说话间,李山忍不住用舌头舔了一下嘴唇:“坚爷,要不,小的买二斤,咱三个就着卤肉好好喝一盅?”

    “不用了,现在当值,要县令知道可得挨板子,以后机会多的是,想吃多少有多少。”黄老鬼一语双关地说。

    明知卤肉有问题,傻的才这个时候吃呢。

    卤肉越好卖,自己就赚得越多,要是以前,看到有人生意这么好,黄老鬼第一时间想的就是怎么敲竹竿,现在不同,看着卤肉摊生意兴旺心里高兴。

    要是发展顺利的话,这卤肉很快就姓“黄”了。

    黄老鬼说一声累了,便领着两个手下往旁边的胡饼店一坐,一碗茶就着一个胡饼,算是一边休息一边聊。

    早上心情好,胃口也好,黄老鬼一点也不饿,现在坐在这里,就是等有人吃了下过药的卤肉出事,自己可以第一时间把郑鹏主仆抓了。

    就怕看到出事,郑鹏主仆害怕潜逃,自己就竹篮打水一场空。

    突然间,黄老鬼轻轻把手里的茶杯放下,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

    别看黄老鬼上了年纪,可他的视力比很多年轻人还要好,刚刚他清楚看到,一个叫二胖的人买了一包卤肉,钻出人群后,马上和几个友人分食。

    二胖是周冲的手下,也这是这次抢秘方的一个棋子,郑鹏的卤肉太好卖,黄老鬼还怕他们抢不到呢。

    总不能卤肉都没买到,然后捂着肚子说卤肉有问题吧?

    二胖买到卤肉后,手忙脚乱把包卤肉的蕉叶打开,也不等人招呼,用手一下子抓了一把放到嘴里,大口地嚼了起来,隐约感觉到肉汁横飞的情景。

    这货,还真能吃,黄老鬼看到他吃的样子,喉咙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

    黄老鬼的手暗暗按着刀柄,心里暗叫着:吃吧,多吃点,到时动静弄得大一点,把事闹大一点,自己也好下手。

    几个人不停地吃,越吃越欢,特别是二胖,把切好的卤肉一把一把往嘴里塞,别提多过瘾,一会儿的功夫,一大包卤肉就让几个人分食光了。

    尼玛,自己台词都准备好了,这几个家伙怎么还不躺下?

    就在黄老鬼疑惑间,又有一个手下抢购了一包,二胖等人吹呼一声,又一拥而上抢吃。

    黄老鬼的老脸抽了抽,额上的青筋都出来了:这些废物,光记着吃,忘了自己来干什么的?

    咦,不对,就是再喜欢吃,有事也得躺下啊,现场除了周冲的那几个手下,还有不少百姓也当场吃,可他们也不见倒下。

    难道,那些药是假的?

    眼看围观的人逐渐减少,黄老鬼的脸色也越来越阴沉,握着刀柄的手都冒汗了。

    张横和李山没有察觉上司的异样,两人正小声说起城北一个风流小寡妇的事,说的口沫横飞,听的津津有味。

    “你们先坐着,我去一下茅房。”看到周冲从店面走去,黄老鬼随口说了声,然后起身出了胡饼店。

    到了一个偏僻的角落,不等周冲开口,黄老鬼暴跳如雷地说:“怎么回事,这么久一点动静也没有。”

    自己带着手下到这里,就等着抓人了,可迟迟没有动静,黄老鬼等得快要没耐性了。

    “坚爷,这事有点蹊跷”周冲马上说:“姓郑的没有拿猪下水做卤肉。”

    “什么?没用我们的猪下水?他卖什么?”黄老鬼楞了一下,有些不解地问道。

    “猪肉。”

    说完,周冲马上补充道:“也不知是不是姓郑的小子发现不妥,他没有用我们送去的猪下水,而是用猪肉做了卤肉,小的不知下一步怎么办,还请坚爷吩咐。”

    卤肉没有问题,还要不要倒下?

    黄老鬼一下子惊呆了,他一直想着卤肉是用猪下水做的,心里也认为只有猪下水才能做卤肉,所以让人把猪下水都抢下囤起来,可万万没想到,郑鹏用猪肉也能做卤肉。

    一时间黄老鬼心里又惊又喜又恨,脸色也不停变换。

    惊的是卤肉的秘方比自己想像中更强大;

    喜的是秘方拿到手后,自己能赚得更多;

    恨的是郑鹏戏弄了自己,今天不仅白高兴,还白忙乎了。

    看到一旁等候吩咐的周冲,黄老鬼想了想,挥挥手说:“撤,晚点再从长计议。”

    现在没有证据,也没有对付郑鹏的把握,总不能指鹿为马,要是让二胖那些家伙假装吃卤肉不适闹事,公堂上让郎中一把脉就露馅,到时一用刑,估计二胖那吃货抗不了一刻钟就招了。

    贵乡县虽说是小县,可是出了郭尚书这种人物,一直备受关注,谁也不敢在郭尚书的老家胡作非为,要知道郭尚书虽说被斩,可全天下都知是错杀,他的关系和人脉还在,有事很容易传到上面的人耳中。

    这也是黄老鬼暗中扶持黄老虎和周冲的原因,免得拖累自己,必要时还可以弃车保帅。

    周冲等人撤了不久,郑鹏卤肉摊前的食客慢慢散去:都卖光了。

    黄老鬼沉着脸,大步向郑鹏走去。

    不弄清怎么回事,怎么也不甘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