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6 桃花运?桃花劫?
    ,精彩小说免费!

    “坚爷”在市集一个偏僻的角落里,周冲就像幽灵一样出现在黄老鬼的身旁。

    黄老鬼没有意外,一脸冷静地说:“姓郑的跟我摊牌了。”

    周冲面色一楞,很快眼里闪过一丝狠辣,开口问道:“坚爷,要不要给他一点颜色看看?”

    想整一个人太容易了,故意找点碴,激怒他,最好让他先出手,要不就故意调戏他的婢女,年轻人气盛易冲动,没事整到有事,只要一进衙门,那就是黄老鬼的地盘,可以操作的空间很大。

    不是大的案子,县令大人也不重视。

    “不急”黄老鬼摆摆手说:“一个外来户,明知我是捕头,还敢那样说话,只有二种可能,第一种他是不知死活的楞头青,还有一种就是他背境很大。”

    周冲有些不以为然地说:“一个下九流的小贩,小的听说前几天他还在驿亭给人读信写信起名赚点小钱,没想到一转眼又卖起了卤肉,真有什么背景,哪里做这种低贱的工作。”

    真是有背景,就是郑鹏想做这种事,他家里也肯定不同意,周冲觉得自家主人太过于小心了。

    黄老鬼毫不犹豫地说:“小心方能驶得万年船,我会让人看住城门,不让他轻易出去,有时间就跟他先玩玩,周冲,你跟着他,一定要摸清他的底细。”

    要是以前,黄老鬼说不定当场发难,但郑鹏表现得太冷静,冷静得黄老鬼都能感受到他发自内心的蔑视和自信,再加上贵玉街十八号,原是元城郑家的产业,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谁知人家有多少底牌?

    周冲应了一声,转身离开,很快就融入了人群。

    郑鹏和绿姝打赌完,二人一起推着架子,打道回府。

    回家把架子车推到墙边放好,绿姝边收拾东西边说:“少爷,你也累了,好好睡一觉,晚点我们再去收肉。”

    “不了,绿姝,一会你拿钱给钱大叔,让他买昨天的份量,对了,给我准备热水和衣裳,我要沐浴。”

    “少爷,你要出去?”绿姝惊讶地说。

    “嗯,出去办点小事,一会就回来,你不用跟着。”

    绿姝想问郑鹏去哪,可是张张嘴,只说了一句好就没了其它问题。

    自己是仆,少爷是主,什么事都唠叨,那只会惹少爷不高兴。

    沐浴更衣后,累了半天的郑鹏觉得神清气爽,去书房关上门忙了好一会,这才一脸轻松地推门而出。

    出门不久,郑鹏就察觉被人暗中跟踪,虽说他们动作很隐蔽、还不时换人,可依然没逃过郑鹏的一双眼睛。

    郑鹏就像什么也没察觉一样往前走,大约走了二刻钟,终于在一个气派非凡的府第前停下,府第上挂着一个偌大的金漆牌匾,上面龙飞凤舞写着二个大字:郭府。

    这里是大唐前任兵部尚书郭元振的老宅,高高的门楼、打着铜钉的黑漆大门、门边威武的石狮、高高的门槛还有御赐的金漆牌匾,无不彰显着它的光荣与辉煌。

    郑鹏回头看了一眼,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跟随自己的尾巴不见了,估计是被郭府的名头吓倒。

    提到贵乡县,不能不提郭府,提到郭府,不能不提起一个传奇人物:毁誉参半、在官场上几度浮沉的郭元振。

    郭元振可是一个传奇般的牛人,从小聪明机敏、仗义疏财,他可以十八岁就中得举人,也可以一下子把四十万钱赠给素不相识的人办丧事,当县尉时铸造私钱、掠卖人口,事发后被押送京城受审,所有人以为他没了生路,没想到他因祸得福,得到武则天的看重,在武则天的安排下弃文从武,立下赫赫战功,出之为将,入之为相,一直为大唐保驾护航,是公认的功臣,可惜骊山演武成了郭元振官涯的滑铁卢,一代名臣含恨离世。

    郭尚书不在了,可贵乡郭氏一族的巨大影响力仍然存在。

    郑鹏就是想靠上郭家这棵大树遮阴,沾光不敢想,把贪婪的黄老鬼吓退,保住自己的财路就满足了。

    怎么说自己也是荥阳郑氏的人,虽说是旁支,可是名头好用啊。

    看着装饰华丽、气派非凡的郭宅,郑鹏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笑着走了上去。

    被赶出家门,对郑家来说是家丑,肯定不会大肆宣扬,郑鹏就赌郭家不知这件事,记得郭家和郑家还有一点交情,进去套套关系,拿个“护身符”再说。

    “站住,你是什么人?”还没走到门前,两个穿着下人打扮的护院走过来,一边拦住郑鹏的去路,一边有些警惕地问道。

    郑鹏一脸淡定地对两人拱拱手,开口道:“我是元城郑家的郑鹏,今日途径贵地,特地来问候长辈,这是我的名帖,有劳。”

    临出门时,郑鹏特地写了一份名帖,现在正好交到看门下人手里。

    名帖又叫“名刺”,相当于后世的名片,主要是介绍来访者的资料,探访前送上名帖是一种礼仪,郭府是名门大族,郑鹏也不敢失礼。

    荥阳郑氏名震天下,而元城郑氏嘛,有点式微了,郑鹏估计就是自己祖父来这里,也得不到多大重视,不过不打紧,只要能进这个门,让偷偷跟在后面的人看到就足够了。

    一个小小的捕头,怎么也不敢得罪郭家,要知道郭元振生前朋友满天下,和同僚的关系也不错,随便一个伸个小指头就能把黄老鬼像蚂蚁一样捏死。

    不想财路被断,也不想被人掂记,家里不用指望了,差点都开除族谱,衣锦还乡还差不多,想他们出手那是做梦。

    郑程那倒霉蛋,现在不知多恨自己,也不知背后说了自己多少坏话。

    “小郎君稍等片刻,小的去去就来。”一个圆脸大耳的护院双手接过名帖,面带微笑地说。

    郑鹏衣饰华丽,说话彬彬有礼,一看气质就知是大家族教育出来的精英,再看名帖上的字,不由眼前一亮:铁画银勾,豪迈中透着洒脱,看起来赏心悦目,隐约有大家风范,不由多看重几分。

    都说佛靠金装人靠衣装,都不用递门包陪笑脸,名帖就顺利投了进去。

    前世郑鹏是宅男,没有女朋友前,不是玩电脑就是练字,读初中是学校毛笔兴趣小组的组长,毛笔字写得好算是郑鹏读书生涯不多的亮点,这个兴趣一直保持下来,隔三差五练上一会,没想到真派上用场。

    在古代,有字如其人的说法,写得一手好字是一件很讨巧的事,为了让名帖受到重视,郑鹏用的是后世用得最多瘦金体。

    看下人的神色,郑鹏觉得自己的字没白练。

    不知是扯上荥阳郑氏的名头起作用,还是名帖上的字写得好,郑鹏在门前等了不到一刻钟,那个圆脸的护院走出来,对郑鹏展颜一笑,微微弯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公子,我家主人有请,请随小的来。”

    听到一个“请”字,郑鹏心头松,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笑容可掬地说:“有劳了。”

    不容易啊,不仅笑得更亲切,称呼也由“小郎君”变成了“公子”,说明郭府的主人对自己的态度还不错。

    这是一个很不错的开始。

    终于进了郭府的大门,相信这个消息很快会传到黄老鬼的耳中,无论自己和郭府什么关系,黄老鬼一个小小的捕头,绝对不敢再找自己麻烦。

    在跨进郭府大门的一瞬间,郑鹏嘴边不由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这一关,自己算是过了。

    “郑公子,我家主人正在会客,让你先坐一会,晚些再来见你。”路上圆脸护院小声地解释道。

    “不妨,客随尊便。”郑鹏面带笑容地说。

    能进郭府的大门就不错了,自己只是一个小人物,哪敢摆什么谱,再说了,是哪个接见自己还不知道呢。

    对了,对方一再提起主人,要是猜得不错,应该是现任郭府的主人,郭元振之子郭鸿。

    就在郑鹏思如电转的时候,突然一阵香风袭来,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右边的衣袖被人拉住,一个温柔的声音响起:“郑公子,你终于肯来看我,人家等你好久啦。”

    什么?等自己?

    郑鹏心头一震,扭头一看,不由大吃一惊:一个身穿白色抹胸儒裙的美少女,正紧紧拉着自己的衣袖,含情脉脉地看着自己。

    美少女大约十五六岁,柳眉杏眼、琼鼻樱口、身材高挑、面容俊俏,给人惊艳之余,浑身上下还散着一股巾帼不让须眉的英气,给人一种很特别的美感。

    看到美少女那双含情脉脉的眼睛,郑鹏不由心中一惊,冷汗一下子飚了出来:怎么回事,这妞是认错人还是脑子有问题?

    等等,她怎么知道自己姓郑?这是桃花运还是桃花劫?

    堂堂郭府,不会给自己来个“仙人跳”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