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8 我们合作吧
    ,精彩小说免费!

    看到郑鹏一脸不解的样子,郭可棠很爽直地说:“别想多了,这几天你不是卖那个卤肉吗,本小姐每天让杏儿去买,远远见过你几次,还有问题吗。”

    郑鹏有些尴尬地说:“原来是这样,郑某以为见过郭小姐呢。”

    还以为是自己的才名或俊俏吸引这个英姿飒爽的小美人,像传说中那样王八之气一震,美女手下疯涌而来,没想到是自己多情了。

    行商在大唐是下贱的工种,郑鹏自认凭自己双手赚钱不是低贱,但在这位郭美人眼中,一个下贱的小贩,偏偏穿得像读书人一样衣冠楚楚,会不会像给猴子穿上衣服一样可笑?

    就是郑鹏的脸皮很厚,也有一种莫名的尴尬。

    郭可棠上下打量了郑鹏一眼,再看看手里的名帖,有些好奇地说:“郑鹏,你是大家族出来的人,看你也不像不学无术,怎么沦落到街边做小贩呢?”

    郑鹏算不上美男子,但也风度翩翩,名帖上写的字,铁画银勾,一看就知下了苦功,为什么跑去做一个下贱的商人,郭可棠有些想不明白。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一言难尽。”郑鹏有些无奈地说。

    总不能说自己好玩败家、喜欢掂花惹草被家族驱逐吧,虽说自己没干过,可这锅背定了。

    郭可棠很认同地点点头说:“没错,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算了,不说这个,今天你算帮了本小姐的一个大忙,这个情我记着,对了,郑公子这次拜访,不知所为何事?”

    和普通女子不同,郭可棠有种“大姐大”的派头,不知是不是受郭氏一族尚武的风气影响,要不是看她外表是如假包换的美少女,郑鹏真有一种和哥们聊天的感觉。

    郑鹏笑着说:“不是说了吗,途经贵地,就来拜访一下长辈。”

    总不能说自己被人盯上,跑到这里借势吧?

    “真的?”郭可棠瞄了郑鹏一眼,语带疑问地问道。

    “这个...”在那双好像洞悉一切的目光注视下,郑鹏有一种被看穿的感觉。

    郭可棠摇摇头说:“几天前就有人看到你在城外给人看信写信,又在市集卖了几天卤肉,还说什么途经贵地,来拜访长辈,要来早就来了。”

    郑鹏一下子张大嘴,不知说什么,还在斟酌用词时,郭可棠继续说:“让本小姐猜一下,不知你为什么又摆字摊又卖卤肉,肯定是有什么变故,这点就不深究了,在这个时候到我家拜访,都说无事不登三宝殿,要是猜得不错,应是碰到了麻烦,人怕出名猪怕壮,卤肉摊那么火,有人眼红,这才想起到我们郭家,对吧?”

    这妞,还真是精明,一番剖释就把事情猜得**不离十。

    “郭小姐言重了,郑某只是拜访一下贵府的长辈,并没有别的想法。”郑鹏开口否认道。

    进了郭府的大门,话传到黄老鬼耳中,这坎就算过了,郑鹏不用再开口求助。

    利用郭府的势力对付一个小小的捕头,简直就是大炮打蚊子,好不容易攀上关系,要用也用在刀刃上。

    郭可棠撇撇嘴说:“你这个人,一点也不利索,那小算盘别以为本小姐看不出来,进了郭府的门,传到有心人耳中,相当于打上我们郭府的印记,怎么,打完斋不要和尚?”

    郑鹏心里暗寒,这个郭家小姐不仅漂亮,还非常精明,自己肚子那点小九九全让她看穿,堂堂男子汉,让一个女生说不利索,都有点无地自容了。

    “那个...郑某刚刚也帮郭小姐一个大忙,对吧。”郑鹏不知说什么,就把刚才的事搬出来。

    无端端做了挡箭牌,拉了一大波仇恨,没功也有劳吧。

    郭可棠楞了一下,很快干脆地说:“行,这事算扯平,算是便宜你了。”

    这还算便宜呢,郑鹏苦笑一下,拱拱手说:“今天来得不太巧,郑某改日再登门拜访,郭小姐,告辞了。”

    势,借了;挡箭牌,当了;郭可棠说她父亲带着家人巡视庄子去了,好像有个叔祖父也不在家,家里就她一个女生,虽说大唐民风开放,有时也要避忌一下,郑鹏决定离开。

    不知为什么,和这位精明强势的郭小姐聊天,觉得自己反而像个小女子,郑鹏不喜欢这种感觉,还不如离开。

    正想离开,郭可棠突然展颜一笑,柔声地说:“郑公子不用急着走,我家长辈不在,本小姐在也一样,坐下聊一会,说不定我们有可以合作的地方。”

    “郭小姐的意思是?”

    郭可棠没有说话,邀请郑鹏坐在前院的凉亭里,又让婢女杏儿送上茶水和糕点,这才笑着说:“郑公子,我们合作吧。”

    “合作?合作什么?”郑鹏有点丈二脑袋摸不着头脑。

    “卤肉”郭可棠语出惊人地说:“我们合作,一起赚大钱。”

    郑鹏这会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位郭家小姐是看上自己的卤肉生意,还以为这位美少女对自己有兴趣想深入了解呢,闻言转着手里精致的茶碗,有些警惕地说:“郭小姐开玩笑了,小本买卖你哪里看得上。”

    卤肉是郑鹏的一条财路,美好生活就靠它了,自然把它看得紧一些。

    郭可棠似笑非笑地看了郑鹏一眼,掩嘴笑道:“郑公子,你不是怕小女子抢了你的秘方吧?”

    “怕!”郑鹏很干脆地应道。

    看得出郭可棠是“女汉子”,郑鹏也不转弯抹角,很干脆地承认。

    果然,郭可棠不仅不怒,还拍拍手说:“这样说话才痛快,郑公子不要急着拒绝,先听小女子说完再作决定。”

    郑鹏没有说话,作了一个请的手势。

    郭可棠一脸正色地说:“简单来说,郑公子出秘方,小女子出钱出力,要是郑公子怕秘方外泄,那你负责生产,小女子负责销售,这样秘方一直在你手里,也不怕外泄了。”

    看到郑鹏脸上现出考虑的神色,郭可棠知道他动心,趁热打铁说:“郑公子,多了一个合伙人,看似分少了,小女子保证,到时你能拿到的,给对比现在赚的多得多,你想想,一个小小的贵乡县,能赚多少,要是把卤肉卖到大唐的各州县,一天有多少进帐?”

    “有句话叫怀壁其罪,相信郑公子也明白它的意思,一个小小的贵乡县也有人眼红,规模扩大后窥视的人更多,要是和小女子合作,以郭家的人脉肯定能保它平安”

    说到这里,郭可棠微微一笑,继续说道:“郑公子不仅可以多赚,还有一个很大的好处。”

    “什么好处?”郑鹏马上问道。

    郭可棠扳着手指说:“帝、贤、隐、仙、文、武、农、工、商,商可是九流之末,又有贱商之称,甚至有人把它排在下九流,郑公子年轻轻轻,想必不会一辈子甘于人下,小女子想,就是你家中长辈,听说公子放着功名不取,跑到市集卖卤肉,想必不会高兴吧?”

    “商是排在末,可现在有权有势的人家,有谁没点店铺物业帮衬生活?”郑鹏愤愤不平地说。

    郑鹏骨子里并没觉得做商人有什么丢脸,绿姝多次提出卖卤肉不用郑鹏出面,可郑鹏每次都拒绝,听到郭可棠这样贬低商业,忍不住出声反驳。

    “没错,可那个有权势的人会亲自出面?”郭可棠一脸从容地反驳。

    郑鹏一下子语塞,内心挣扎了一会,终于松口道:“郭小姐,怎么合作和分成,你说个章程。”

    怀壁其罪,现在郑鹏没有自保的能力,也没有扩张的资本,找一个有实力的合伙人很有必要,再说了,肚子里赚钱的门路多的是,就是被骗了也承受得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