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5 钱是王八蛋
    ,精彩小说免费!

    郑鹏点点头:“还是以黄捕头的名义吧,郑某也没出什么力,就不掺和了。”

    古代也有不少慈善机构,慈孤院是收养一些孤儿或没人照顾的老人,对黄老鬼的提议,郑鹏点头同意,不过把荣誉留给黄老鬼。

    黄家叔侄这次算是大出血,罪魁祸首黄老虎被打得浑身是伤,承诺放出去的债不收利钱,还捐出那么多金叶子,估计心疼快要流血。

    黄老鬼有些意外,看到郑鹏的样子不像开玩笑,也不敢再说什么,说了几句感谢的话,再三道歉后,这才拉着伤痕累累的黄老虎如释重负地走了。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保住人,钱慢慢赚回来就是,这次是大出血,可日后可以睡个安稳觉。

    黄家叔侄走远了,绿姝有些怕怕地说:“那个黄捕头还真狠,把自己侄子打得那么伤。”

    郑鹏呵呵一笑,摇摇头说:“他可是有个老鬼的绰号,做事肯定小心,上次他让黄老虎到县衙自首,就看得出他胆小、做事谨慎,这次主动上门认错也不意外,反正他们做什么都在暗处,没证据也不能真把他们怎么样。”

    顿了一下,郑鹏补充说:“别看他打得厉害,这个黄老鬼可是一个老油子,下手很有分寸,专打皮多肉厚的地方,只痛不伤,都是皮外伤,黄老虎最多休息一晚,第二天能走能跑。”

    都说灭门府尹、破家县令、吸血胥吏,像黄老鬼这些衙差油子,在整人时大多有一套自己的绝活,例如怎样让人开口、怎样让人崩溃等,郑鹏听人说过,有些胥吏为了收红包,苦练打板子的技术,把一块石头包在衣服里,什么时候里面的石头都碎了,可衣服还是完好无损时,这才算出师,他们可以把人打得痛而不伤,也可以把人打得表面没什么异样,但身体却受很重的内伤。

    黄老鬼抽打黄老虎的时候,郑鹏就看得仔细,还真发现黄老鬼打的时候很有分寸,避开重要部位和关节。

    这不,走的时候,看起来惨不忍睹的黄老虎甚至不用扶都能自己走。

    绿姝这才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样,这两个人还真是狡猾,可是少爷,我有一件事不明白。”

    “哦,什么事?”

    “少爷不把他们送官,也不要他们的钱,只是看着黄老鬼把他侄子痛打一顿,这是为什么呢?”

    送到手的钱都不要,那还不如干脆一点和解,起码也能赚个人情,现在钱捐到慈孤院,还是以黄老鬼的名义,这有点损人不利已,绿姝想破小脑袋也想不明白。

    郑鹏一边推着架子车进门,一边耐心地解释道:“送官这事有点不妥,怎么说呢,这叔侄是坏,可他们站在暗处,也没什么实质的破坏活动,总不能人家收了猪下水,就说他们有罪吧?没凭没证怎么告他们?找郭府帮忙,人家会不会以为我们借郭府的势力敛财,给他们抹黑呢。”

    “送去县衙不妥,就这样放过他们,就怕他们好了伤疤忘了痛,怎么也得让他们长点记性,这叫提高他们犯错的成本,以后想对付我们得先想想后果,不收钱的原因刚才说了,这钱来得不光彩,本少爷可不想因这点小钱,把自己的名声都污了。”

    有一个原因郑鹏没说:自己和郭家的郭元直有点误会,差点没犯尴尬症,郭可棠人不错,就是太精明,找她帮忙简直就是捉只老鼠进米缸,自找损失。

    “少爷,还是你厉害,考虑得这么周到。”绿姝一脸崇拜地说。

    回到家,二人先把架子车放好,然后清洗出摊的工具,清洗完还用热水洗一遍。

    这是郑鹏的习惯,保持良好的卫生习惯,估出来的食物才能保证品质,后世做小买卖,经常有食品安全的人来突击检查,现在没人检查卫生情况,可郑鹏还是把这个好习惯保留下来。

    做一行爱一行,这样才能做好。

    收拾好,就到了两人最喜欢的环节:数钱。

    卖卤肉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货钱两清,赵鹏找了一个瓮收钱,每成功卖出一份卤肉,就往钱瓮投一把铜钱,等收摊时,就有满满的一瓮黄澄澄的五株钱,抱着沉甸甸的。

    郑鹏用力一摇,铜钱在瓮里相互碰撞,发出金属碰撞特有的哗哗声,听到这种诱人的声音,主仆两人的眼里都流露出一种盼望、满足的光芒。

    这钱是卖卤肉所得,不偷不抢,不坑不骗,是两人的劳动成果,来得光明磊落,绿姝看看倒在桌上堆成一座钱山的铜钱,再看看郑鹏,眼里全是崇拜的神色。

    自家少爷,真是太厉害了。

    铜钱很多,主仆两人开始数,数的时候各拿一根绳,一边数一边把绳子从钱中间的孔穿过去,数够一千枚铜钱就两头打结绑紧,这算一贯,把钱分成一贯一贯的,方便以后使用。

    总不能用一次数一次吧。

    唐朝的货币以铜钱为主,黄金辅之,一千文为一贯,不过市面上的一贯通常不足有一千文,大多是900文左右,这叫短陌,可人家还是把它当成是一贯。

    郑鹏也不是一贯非得给足一千文铜钱的人,现在只是分好,用的时候再抽出一些就行。

    有人同意100文为一贯,郑鹏也绝不介意。

    数完钱,郑鹏揉揉酸软的双手,有些夸张地伸了伸懒腰,开口问道:“绿姝,今天收了多少?”

    一瓮子的钱,少说也有几千枚铜钱,郑鹏数得得快要手抽筋,心里安慰自己,算是提前过上数钱数到手抽筋的日子。

    “一共是三贯零六百七十二文。”绿姝眉开眼笑地说。

    三天优惠期已过,卤肉的价格由二十文涨到三十文,材料有猪肉和猪下水,郑鹏都是卖统一价三十文,没想到几天下来,猪下水做的卤肉越来越好卖。

    这也改变了猪下水的命运,往日都是摘了扔地上的,现在可好,屠户杀完猪后会让学徒洗干净,挂在案头等收购。

    也不知贵乡县的流浪狗有没有记恨郑鹏。

    “现在我们有多少钱了?”

    绿姝只是想了想,笑脸如花地说:“少爷,加上今日所得,大约有十二贯,哦,对了,钱叔那里还有一百二十文剩下。”

    前面卖二十文一斤,数量也不多,也就是后面几天卖得多一点,不过能在短短时间内攒下十二贯,算是一个很不错的成绩。

    郑鹏笑了笑,大手一挥道:“很久没下馆子了,绿姝,收拾一下,一会我们去酒楼好好吃一顿,对了,快入冬了,我们再置几套冬衣。”

    有了钱,郑鹏的腰杆挺直了,说话也响亮起来。

    绿姝小声地说:“少爷,这钱不是很多,得省着点用,婢子的衣裳还够,不用再买,出摊前不是特地留了不少卤肉吗,再去打点酒菜吃就行,不用去外面费钱了。”

    刚过上几天好日子,自家少爷大手大脚花钱的习惯又来了,绿姝也不敢说什么,只好小声地劝道。

    房子破旧,冷风一吹,寒气就往屋子里灌,有钱大修一下又或攒钱买一套好的宅子,总比吃完喝光强。

    郑鹏知道绿姝的心思,笑着安慰道:“钱是王八蛋,花完再赚,放心,不就是钱吗,很快就会有人送上门了,到时花都花不完。”

    话音刚落,突然传来有马匹的嘶叫声,然后就是一阵砰砰的敲门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门外响起:“请问郑公子在家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