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7 人市
    ,精彩小说免费!

    郑鹏终于体会到一夜暴富的感觉了:兴奋、兴奋还是兴奋。

    绿姝就像一个小财迷,一会看看铜钱,一会摸摸金叶子,玩得不亦乐乎,就是大家族出身的郑鹏也把钱抛来抛去,偶尔还会哈哈笑上几声。

    虽说是大家族出身,可库房郑鹏不能靠近,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现钱,总感到有种莫名的兴奋。

    有点像后世发工资,要是发个工资条,说钱打到帐号了,感觉就是一个数字,当手里拿着一沓钞票时,感觉特别厚实。

    郑鹏看到这么多现钱,小心脏还真有点不淡定。

    折腾到日落西山,两人都累了,郑鹏把钱箱抱进卧室放好,绿姝生火做饭。

    吃饭地时候,绿姝忍不住问道:“少爷,这笔钱你准备怎么花?”

    一千贯可不是一个小数目,绿姝想好奇自家少爷准备怎么用。

    “还没想好,绿姝,依你看,怎么处理这笔钱?”

    绿姝想了想,很快就说道:“有钱肯定是买田地,最好是买一个连在一起的庄子,租给别人也好,买奴婢自己耕作也好,那就是钱生钱,以后就衣食无忧了。”

    “哦,那能买多大的庄子?”

    绿姝扳着手指算道:“普通的山地大约是十五贯一亩,好的水田要二十三贯一亩,少爷的钱,婢子算一下,要是买好,十亩就要二百三贯,嗯,买田要请人、买牛、交契税,要是省点用,能买一个三四十亩的庄子吧。”

    和平年代,田地的价格也跟着水涨船高,一些好地更是有价无市。

    郑鹏一听楞住了:本以为自己很有钱了,有种想买什么就买什么的味道,可是经绿姝一分析,这才发现这一千贯真买东西,还真买不到什么。

    区区三十四亩田,放在大唐来说,最多也就一个小地主,和那些家中有千亩万亩良田的人家来说,简直就是穷人,就是买了一个小庄子,钱也花得差不多,体面的宅子没有、代步的马车没有、保护安全的护院没有,不能什么事都指望小绿姝做吧,买几个机灵的婢女也得不少钱。

    算来算去,郑鹏这才发觉,这一千贯还不能让自己达到理想中的小康生活。

    “少爷,你在想什么?”看到郑鹏没有发表意见,绿姝小声地问道。

    郑鹏有些无奈地说:“本以为这笔钱不少,可听你这么一说,我跟郭府一比,简直就像穷要饭的了。”

    绿姝掩嘴一笑,安慰郑鹏道:“少爷,你怎么能这样想,那些大家族有那么多物业,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而是一代传一代,这一代攒下一笔钱,下一代购两亩地,一代代积累,一辈辈传承,而少爷是白手起家,这两者哪能比较呢?”

    说完,绿姝有些崇拜地看着郑鹏,柔声地说:“少爷,你已经很厉害了。”

    郑鹏的心情这才好很多。

    关于有钱后干什么,郑鹏早就想好了,边吃边说:“田地我们都不会打理,再说本钱不多,先置个宅子,等卤肉赚多了,到时再买,本少爷要么不买,要买就买大庄子。”

    有一个原因郑鹏没说,现在地贵物贱,种田获利很低,投入和收获不成正比,还不如把这笔钱投到其他方面,回报性更高。

    “少爷,婢子听你的。”

    “快吃吧,明天早点起床,我们去市集转转。”

    “少爷,你是要去买调料吗?”

    郑鹏开口道:“公布上说,明天市集有人市,郭家小姐把钱都送到,我们也要抓紧时间做好准备工作。”

    卤味的制作过程很简单,最重要就是配方,大唐没有知识版权相关的法律,有好东西要注意保密,郑鹏考虑过,雇人的成本不高,但是容易泄露秘密,还不如买些奴隶干活,不用发工资,也不怕他们被人挖走。

    大唐是一个前所未有开放的国度,不仅青楼遍布每个角落,朝廷对娼妓业一只眼开一只眼闭,还制定了维护上层利益的奴隶法,让奴隶买卖成为合法化。

    唐朝的奴婢根据不同的隶属关系可以分为官属和私属两类,但是奴婢的官属和私属可以相互转化。官属奴婢多来源于因触犯法律降为奴婢者,私属奴婢多来源于买卖。

    像绿姝,就是属于私属奴婢。

    对于奴婢的管理,大唐的统治者非常严格,由尚书省的刑部都官总负监管之责,如“都官郎中员外郎,掌配没隶,薄录俘囚,已给其衣粮药疗,以理诉竞雪免”,官属奴婢多数分配于司农寺,由都官监管,诸行宫监牧等部门需要的奴婢都由司农寺来拨给。另外,内侍省的奚官局、太子家令寺等机构也是官奴婢配没的地方。

    一些用不上的奴婢,朝廷设有掌管奴婢买卖事宜的专门机构,买卖事宜由两京诸市署总负掌管之责,在州、县户满三千以上的城市,令设市令、史等官吏进行管理、买卖等事项,也会有一些流动的人市在一些没设人市的地方买卖。

    不得不说,大唐把奴隶买卖变成了一门生意。

    贵乡县地方不大,可是名人豪绅云集,所以这里就是不足三千户也有人市的原因。

    郑鹏不太增喜欢把人当成牲口一样买卖,可在这时候自己也改变不了,起码现在没有这个能力。

    “嗯,少爷说得对,肯定是自己人信得过,明天绿姝也陪着少爷去。”绿姝小声地说。

    “那就一起吧。”郑鹏马上拍板同意。

    第二天,郑鹏和绿姝吃过早饭,然后雇了钱叔的马车向市集的方向进发。

    刚下车,绿姝就掩着鼻子说:“少爷,这里真臭。”

    人市就设在牲口集市的旁边,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难以忍受的味道,隐隐还听到有人大声训斥的声音。

    郑鹏笑了笑,带着绿姝开始往市集里走。

    人市通常是在集日开设,集日是算是市集的节日,这一天商贩会把大量的货物拿到市集上贩卖,县城四周的百姓也喜欢在这一天到市集购物,相对平日来说,集日要热闹很多。

    除了官府进行奴婢买卖,一些有奴婢的人,也会到这里寻找买卖主,唐律规定,奴婢所生的儿女,叫“婢生子”或“家生奴”,是主人财产的一部分,“身系于主”,一切由主人处分或者按照“奴法”处置,以至不少人以卖奴为生。

    有卖就有买,很多有需求的人,怀着各种目的到人市买奴,还没到人市,就看到人来人往,一些人在门口就谈起买卖来,有的看“货”,有的议价,一个小小贵乡县的人口买卖也这般兴旺,郑鹏不由感概:大唐繁华的背后,还隐藏着一个庞大的奴隶交易市场。

    “咦,小郎君,你这婢女不错,卖不卖,某出高价。”刚刚走到市集,一个矮胖的中年人拦在前面,那双绿豆大的小眼睛上下打量着绿姝,就差没流口水了。

    如果用一个词形容这个猥琐中年男的目光,郑鹏想起了一个词:yin光四射。

    “少爷”绿姝吓了一跳,有些紧张地躲在郑鹏的身光,紧紧拉着他的衣角,说话都有些慌张了。

    生怕郑鹏被高价诱惑,卖了自己。

    郑鹏轻轻拍了拍绿姝的手,示意她不要害怕,然后转过头,瞪着眼,一脸煞气地说:“滚!”

    就是客套话都不想和这个人说,直接用上了滚。

    中年猥琐男被郑鹏的气势吓倒,二话不说,转身狼狈跑了,场面话也不敢说一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