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9 买奴
    ,精彩小说免费!

    “那就劳烦黄捕头了。”郑鹏只是略一犹豫,很快就接受黄老鬼的好意。

    黄老鬼是彻头彻尾的地头蛇,对这里了如指掌,有他帮忙最好不过,有熟人带路,省去不少功夫。

    “不知公子想买什么类型的奴婢?”黄老鬼热心地问道。

    “买一些青壮来做工,就是安排他们干活的那种,然后还要买一些奴婢做家仆,看家护院、煮饭洗刷什么的。”郑鹏想了想,就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做卤肉需要一批工人,自己很快就要换宅子,需要一些家仆帮忙打理,现在住的地方也够绿姝忙的了,郑鹏可不想她太劳累。

    “在价格方面......”

    “价格方面有什么讲究?”

    黄老鬼解释道:“蕃奴和战俘比较便宜,不过他们语言不同,不好沟通,特别是战俘,有些野性未驯,保不准他们会伤害主人,除此之外,还得防他们逃跑,这类奴婢除非有姿色,要不然多是被买去挖矿打石,而自卖奴和家生奴没这方面的隐患,特别是家生奴,他们从小就被教导要听从主人,很少会反抗。”

    “价格不是问题,最重要就是忠心和听教,那就要家生奴吧。”郑鹏斩钉截铁地说。

    钱是王八蛋,花完再赚,郑鹏觉得自己的武力值太低,绿姝也是一个小女孩,奴隶有异心弑主的事也不是没听过,还是安全第一。

    家生奴的好处是,他们一出生就被灌输服从主人的思想,说得直白一些,他们已经被洗脑,脑中没有反抗或追求自由的想法,很好管理。

    黄老鬼小声地提议道:“要是买来用家仆,小老建议公子最好买一家子,男的可以看家、赶车,女的可以煮饭打扫浆洗,小的可以做丫环、放养牲口,等小的长大,又是一壮力,重要的是,他们原来就是一家,没有相互明争暗斗,有事也会相互扶持,容易管理。”

    这些都是经验之谈,郑鹏闻言获益良多,谢过后,开口问道:“黄捕头,这里官属奴婢还有私属奴婢,你说哪家的好?”

    “公子不要急,请随小老来,保你满意。”

    令郑鹏吃惊的是,黄老鬼并没带去哪个摊位,而是转身把两人带进市集旁边的一条小巷子。

    看到郑鹏的神色有些不解,黄老鬼马上解释道:“郑公子,市集那些大多是别人挑剩下的,有好的早就让人买走了,现在小老带公子去挑好的。”

    绿姝疑惑地问道:“黄捕头,人市不是刚刚开吗,这么快就让人挑完了?”

    虽说绿姝的身份是奴婢,可郑鹏对她非常看重,黄老鬼也不敢怠慢,陪笑着说:“绿姝姑娘,你有所不知,这官属奴婢,是属于朝廷的,卖得再高也得全部上缴国库,那些官员提前让人挑,好歹赚个人情不是?”

    明白了,在人市卖得再多,也是上交国库,还不如在卖之前,卖给一些“识趣”的人,这样赚个红包或人情也不错。

    门道还真不少。

    三人边走边聊,很快就到了一个独幢的宅子。

    从结构来看,应是三进三出的宅子,宅子大门紧闭,只有一个脸上有疤的壮汉坐在门口,自顾玩着一把小刀,只见小刀在他指间不停飞舞、旋转,看他应该是用刀的高手。

    “坚爷,什么风把你老吹来,咦,这二位是?”刀疤脸一看到黄老鬼,马上收起小刀,笑着迎了上来。

    县官不如现管,黄老鬼的“魅力”表露无遗。

    黄老鬼哼了一声,开口介绍道:“这位是郑公子,他可是贵人,说话小心点,乔五呢,让他出来,大主顾来了。”

    “是,是,郑公子,坚爷,里边请。”刀疤脸马上讨好地说。

    进门不久,一个肥头大耳的人迎出来,经黄老鬼介绍,郑鹏知道他是有名的奴隶头子乔五,不由拱拱手说:“原来是乔五爷,打扰了。”

    乔五闻言连忙说道:“公子客气,乔某只是一个粗人,不会说话,不过既然是坚爷带来的,就是我乔五的朋友,什么都好说。”

    想不到黄老鬼的脸子这么好使,郑鹏正想感谢,没想到一旁的黄老鬼抢着把郑鹏想要的奴隶说了出来。

    乔五闻言,马上说道:“巧了,刚刚有个罪官被定罪,全家打入奴籍,近一千多私奴充公,其中有不少家生奴,乔某抢了个先,挑了不少,稍等,我这就让人把他们领来。”

    奴隶是主人财产的一部分,主人犯事被抄家,家里蓄养的奴隶也会被官府没收,要是没猜错,有可能和那个倒台的下州司马有关,不过郑鹏并不追究这些。

    很快,四个衣装还算整齐的人,有些畏首畏脚走到大厅,不用吩咐,很自觉地在郑鹏面前一字排开:一个年约四十多的中年汉子、一位年约四十的中年妇女、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汉子和一个年约十岁的小女孩。

    从他们的面形相貌来看,应是一对夫妇和他的一对儿女。

    衣服有点破,不过浆洗得很干净,精神头也不错。

    乔五亲自介绍道说:“郑公子,你看,这是一家四口,男女都是家生奴,后由他们的主人安排结为夫妇,这二个都是他们的儿女,听教听话。”

    说罢,指着中年汉子介绍道:“这个年龄是四十六岁,人是老了一些,不可以前是做管家的,会算帐、赶车和管理下人;女的比他小三岁,会做饭、女红、针线,年青的那个二十一岁,跟随主家的少爷上过战场,耍得一手长枪,能当苦力用,也可以看家护院,至于最小的女娃,今年只有十岁,用来做丫环最合适不过。”

    “郑公子,你看看,要是不合适再换。”黄老鬼在一旁小声地说。

    郑鹏点点头,走到那个中年人面前,开口问道:“大叔会算帐赶车?”

    中年汉子吓了一跳,诚惶诚恐地说:“公子这是折杀老奴了,回公子的话,小的以前做过三管家,会算帐,承前任主人看得起,经常替他驾车赴宴会友,驾车技术还算过得去。”

    问完中年汉子,转头看妇人,那妇人看到郑鹏盯着自己,马上低下头,一手扯着自己的衣角,好像有点害羞;旁边的青年汉子看到郑鹏把目光转向自己,下意识挺起腰杆,显示自己的强壮。

    青年汉子身高大约有一米八,在大唐算是彪形大汉,他站的时候像杆枪一样笔直,自然而然散发着一种军人的气质,这种气质装不来,估计乔五没有骗自己:他上过战场,甚至是杀过人。

    当郑鹏的目光落在最后那个小女孩身上时,不由宛然一笑:其它人都有些惶恐不安,可这个小女孩并不怕,因为她的注意力不在这里:两只乌溜溜的眼珠子紧紧盯着桌面那盘桂花糕,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这时乔五也注意到小女孩的表情,大喝一声道:“小贱人,看哪里?看我不打死你。”

    一声大喝,把小女孩吓得面色煞白,眼圈一下子红了,青年汉子看到乔五举着巴掌要过来打自己的妹姝,马上走前一步,护在妹妹前面求情道:“阿郎,颖儿年纪还小,不懂事,要教训就教训小的吧。”

    打一个奴隶还不行?这不是显得自己管教无方吗,特别是在黄老鬼和郑鹏面这样说,乔五脸色一黑,当场就要暴走。

    就当乔五装备好好教训青年汉子时,突然被人一拉,扭头一看,拉住自己的人是郑鹏。

    “五爷,何必动怒呢”郑鹏笑着说:“也就是一个不懂事的小女孩子而己。”

    乔五讪笑地说:“是是是,郑公子说的是。”

    嘴里说是,可是眼睛还狠狠瞪了那青年汉子一眼,心里发狠道:晚点一定要好好教训这个不长眼家伙,竟敢挡在自己面前。

    郑鹏不理会乔五,转身拿了一块桂花糕递给小女孩:“饿了吧,来,吃这个。”

    “谢谢公子,我阿耶说,不能随便吃主家的东西。”小女孩有些怯生生地说。

    “没事,我让你吃的,只管吃就行。”郑鹏安慰道。

    乔五在一旁附和道:“听到没有,郑公子让你吃就吃。”

    小女孩扭头看看中年汉子,中年汉子脸色有些担忧,可还是硬着头皮说:“小雁,快点谢谢公子。”

    “谢谢公子。”小雁闻言行郑鹏行了一礼,这才接过郑鹏的桂花糕,上下打量一下,小心翼翼地说:“公子,我能分些给我爹娘他们吃吗,他们快一天没吃东西了。”

    郑鹏楞了一下,然后点点头说:“给你就是你的,当然可以。”

    “谢谢公子”小雁高兴地应了一声,然后把一块小小的桂花糕一分为四,自己留下最小的块,剩下三块大的分给家人。

    郑鹏注意到,那对父子推让一下,很快就把糕点吃了下去,反而是那妇人,吃的时候偷偷把小半块塞进衣袖里。

    “五爷,这四个怎么卖,我要了。”郑鹏没多少犹豫,当场就要了这一家子。

    条件很符合,在这种情形下一家人还能相濡以沫,人品差不到哪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