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40 快出来受死
    ,精彩小说免费!

    乔五看了看黄老鬼,又看看郑鹏,犹豫了一下,然后坚起二根手指:“二百贯。”

    “疯啦,老五,这几个就要二百贯,讹人讹到郑公子身上?”郑鹏还没出声,一旁的黄老鬼忍不住先叫了起来。

    一个面目清秀的小婢女,二十贯快顶天了,这里二老一嫩再加一个壮汉,张口就要二百贯,平均一个要五十贯,简直就是抢钱。

    乔五连忙解释:“坚爷,是你的朋友,小的哪敢乱开口,主要是青壮值钱,上过战场当过亲卫,一手长枪使得炉火纯青,还能拉三石强弓,要不这样,除了这个青壮,其它三个五十贯拉走。”

    “多少?”黄老鬼眼睛都瞪大了,有些吃惊地说:“能拉三石弓?”

    乔五没说话,而是一脸认真地点了点头。

    “二百贯就二百贯,我要了。”郑鹏一口应下。

    三十斤为一钧,四钧为一石,这样算来一石有一百二十斤,三石就是三百六十斤,能拉三石强弓的,绝对是猛人,要知道,能拉一石强弓的弓兵已经算精锐,要培养一个精锐的弓兵,花费不菲。

    算是碰上宝贝,郑鹏毫不犹豫买下。

    自己身边就差一个武艺好当保镖。

    其实这个青年汉子进来后,那强健的体魄、冷峻的气质还有直如标杆的站姿,郑鹏第一眼就看中了。

    乔五没想到郑鹏这么爽快,闻言高兴地说:“郑公子是办大事的人,乔某配服。”

    一旁的黄老鬼吃惊地看了郑鹏一眼,心里暗暗有些庆幸:本以为郑鹏是一个落魄的穷措大,没想到人家转身就进了郭府,张张嘴就拿出二百贯买奴,难道这些豪门贵公子玩腻了女人,开始玩起扮猪吃老虎的把戏?

    谈妥了一家四口的价格,乔五又把郑鹏领到后院,一到后院,郑鹏再一次被震撼:人,全是人,后院的空地上,站着一排排的年轻男女,少说也有上百人之多,像货物一样任人挑选。

    在大唐人眼中,奴隶是等同牲口一样的货物。

    “郑公子,随便挑”乔五信心满满地说:“这些都是家生奴,乔某让郎中看过了,没病没痛,绝对听教听话。”

    郑鹏点点头,也懒得挑,转身对跟在身后的中年汉子说:“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虽说还没有交割钱,也没到市令处立券,在乔五一声令后,那一家四口已经视郑鹏为新主人,去后院挑人时也跟在后面。

    新主人一招呼,中年汉子马上上前恭敬地说:“回公子的话,小的叫陈三,是前主人赐的名字,还请公子赐名。”

    家生奴都是主人赐名,运气好赐跟主人同姓,随意点的就叫阿三阿四什么的,应是前主人姓陈,安排中年汉子做三管家,就简称陈三。

    “赐名?也好,以后你就叫郑福吧,对了,这位是绿姝,你跟她一样,叫我少爷就行。”

    “是,少爷。”得到新赐名的郑福面色一喜,对郑鹏言听计从。

    对奴隶来说,能跟主人同一个姓,那是视为自己人的信号,这是一种荣耀。

    郑鹏指着后院站着的奴隶,开口问道:“这些奴隶,应有不少相识的吧?”

    郑福一家都出自那个姓陈的罪官家里,听乔五说有一千多私奴变成官奴,他抢先买了不少,要是猜得没错,这里有不少是郑福昔日的同事。”

    “回少爷的话,不少。”

    “很好,我需要二十人,人由你来挑,找一些勤奋、听话的。”郑鹏吩咐道。

    郑福以前是三管家,有管理人的经验,挑人的眼光肯定比自己好,再说这批奴隶里,有不少是他知根知底的,由他来做这件事最合适不过。

    买奴就是为了减轻自己的负担,郑鹏自认是一个能懒就懒的人,马上就把差事抛给郑福。

    郑福也是一个很稳妥的人,小心询问郑鹏对工作的要求后,这才开始挑人,郑鹏注意到,有些人他很快就挑了出来,有的他会问几句话、有时还让别人伸出手来观察再决定用不用,不到二刻钟的功夫,二十人挑好了。

    十四男六女,都是青壮,郑鹏对他挑的人也表示满意。

    像配料这些精细的事,女子更合适,有男有女,表现好让他们结成夫妻,可以提高奴隶的忠诚度,有了儿女,长大后又是劳动力,这是稳赚不赔的生意。

    当然,要是表现得好,郑鹏并不介意给他们脱籍。

    这些正值壮年的家生奴并不便宜,二十人一共花了郑鹏足足四百贯,这还是乔五让了价的结果。

    钱还真不经花,就一会儿的功夫,六百贯就花了出去。

    铜钱太重,携带不便,郑鹏只带了一百贯,和乔五商量了一下,结果是郑鹏交一百贯作订金,先带郑福一家回去,剩下的二十名奴隶,等乔五办好交割立券后再给郑鹏送过去,奴隶全送到后再拿剩下的五百贯,至于立券的费用,郑鹏和乔五一人负担一半。

    谈好买卖,还要到人市的市令处立券登记,证明交易有效,虽说要交一些税费,好处是免了日后有纠纷,就是有奴隶逃跑,官府抓到也可以查册交还给主人。

    立券有些麻烦,需要验明正身、登记奴隶的外形特征,一下子购入大量奴隶官,官府也要调查买主的背景和用途,一来二去需要不少时间,不能说买就买。

    这样也好,郑鹏也就一套三室一厅的小宅子,一下子那么多人也不知怎么安置,正好利用办证手续的空档,处理工场和住宿方面的问题。

    回去的路上,看着有些神色复杂的郑福一家四口,郑鹏高兴之余又有些担心:多了二十四个劳动力,可也多了二十四张吃饭的嘴,以后衣、食住行都要管,还要调教,烦心事多着呢。

    算了,懒得再想,反正有郑福这个管家,能时能推就推吧。

    回去时多了四个人,一辆马车坐不下,路不远,郑鹏也懒得雇车,自己和绿姝坐在马车上,让妇人带着小女孩也坐上车厢,郑福和他儿子跟在马车后面跑。

    真是猛汉,回家途中,郑鹏怕粮食不够,买了两袋粮食,本想放在马车上,没想到那青年汉子二话不说,大约六十斤一袋的粮食,他一手一个夹在腋下,健步如飞跟在后面,走得比他老子郑福还快,也没看到他有累的迹象。

    郑鹏还没见过他拉三石强弓,光看他这一手,就知那一百五十贯没白花。

    乔五说除了他,其余三个五十贯能带走,也就是说他值一百五十贯,这个价钱,能买十个婢女或三到五个漂亮的女奴,不厉害能行吗?

    回到家后,郑鹏开始安排:郑福和他妻子安置在偏房,绿姝和小女孩睡在自己旁边的房间方便使唤,至于身高一米八的青年汉子,在院子旁的柴房收拾一个地,也方便他看家护院。

    安置完,郑鹏把人集合,开始进行成为家主的第一次训话。

    “好了,相信你们都知道,现在我是你们的新主人,什么主人、小郎君就免叫了,跟着绿姝叫我少爷就行。”

    “是,少爷。”郑福等人一起恭恭敬敬地叫道。

    郑鹏介绍完绿姝,然后给他们取名字,中年汉子叫郑福,女的叫郑氏,青年汉子叫阿勇,最小的小女孩叫小音,有了名字,以后也好吩咐他们做事。

    阿勇和小音只是名字,没有姓,郑鹏不想赐姓太容易,要不然显示不出赐姓的荣誉感。

    起了名字,郑鹏一脸严肃地说:“好了,本少爷也不想说太多,只强调一句,本少爷赏罚分明,做得好,有奖;做不好,得罚,只要你们安守本分,保证你们能吃饱穿暧,如果做得好,别说成亲、,是脱贱籍也不是没可能的事。”

    脱贱籍?

    一听到这三个字,不光郑福夫妇、阿军,就是年纪最小的小音,眼睛也亮了。

    谁甘心一辈子做任人宰割的奴隶?就是自己没这个想法念头,可是有了孩子,能得到自由也是一件天大的喜事。

    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郑福一家马上对郑鹏死心塌地。

    郑鹏正想安排四人工作,门外突然传来“砰”“砰”“砰”...猛烈敲门的声音,随后“澎”的一声,好像是门被人强行倒地的巨响,还没来得发问,就听到有人大声吼道:“郑鹏,郑鹏在哪里?快快出来受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