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42 郑大忽悠
    ,精彩小说免费!

    崔希逸的动作很快,态度很端正,甚至有点讨好的味道,可郑鹏的脸忍不住抽搐二下:又是拉袖,怎么大唐的人都喜欢这调调?

    绿姝喜欢拉,郑鹏没觉有什么不妥,她是自己的贴身婢女,拉起衣袖来有种小鸟依人的感觉,郭可棠拉、郭老头拉,现在这位喜欢竖兰花指崔公子也拉,还真有点让郑鹏无言。

    要不要在袖子上注明,美女专用,旁人勿扰?

    郑鹏心里有些不太自然,面上却带着微笑说:“崔公子别急,那边有石桌的,我们坐下来慢慢聊。”

    刚坐下,崔希逸马上焦急地说:“郑公子,你快点说,棠妹妹说某什么?”

    陷入爱河的小男生,性子大都很急,特别在意对方对自己的感觉和意见,崔希逸这楞头青也不例外,刚刚还叫郑鹏穷措大、下贱的商贩,可不知不觉中,改成了公子。

    郑鹏坐下,没急着回答他的问题,而是一脸关切地问道:“崔公子,我想问一下,你见郭小姐时,是不是她初时很热情,慢慢有些漫不经心,要不是借口忙,就推说不舒服?”

    这话问来是多余的,郭崔两家是故交,过门都是客,郭可棠都不好得罪他,哪能对他无礼呢,前面还有点热情,只是崔希逸缠得多了,这份耐性慢慢流失,不喜欢一个人,自然想方设法拒绝,像有事忙、不舒服这些,都是女生惯用的技俩。

    可崔希逸听了,猛地一拍大腿,连连点头说:“对对对,郑公子你说得一点也不错,开始时棠妹妹对某还很热情的,可后来慢慢淡了,送她的东西老是不合她的心意,有时还会无缘无故发脾气,经常借故避开某。”

    说到这里,崔希逸有些担心地说:“郑公子,你说棠妹姝,是不是没看上某?”

    寒一个,明明是一个男人,面容比女生还要清秀,皮肤比女子还白,说话不时竖起兰花指,郑鹏自问自己是女人也不喜欢这种,本想给他指一条明路,可一想到郭可棠挖了一个坑给自己,还佯装大方说帮自己消除这个误会,转眼又索要二成的份子当辛苦费,心里就不痛快。

    你不仁,可别怕郑某不义,这位无法无天的纨绔子弟可不是普通人,谁知他一生气,会不会让他那群健奴把这里踏平?

    多恶心一下郭家小妞也好。

    郑鹏马上说劝说道:“崔公子,你千万不能这样想,依我看,郭小姐对你可是与众不同的。”

    “真的?你不会骗某吧?”崔希逸并没有一下子相信,语音里透着怀疑。

    “郑某想问一下崔公子,郭小姐是不是任何人想见就见?”

    又是一句废话,堂堂郭府的小姐,豪门大族的女子,还是没出阁的女子,普通人哪能想见就见?

    “当然不是,棠妹姝不是谁想见就见的,嗯,除了某。”崔希逸说话的时候,语气里又多了二分自信。

    郑鹏压低声音说:“要是郑某猜得没错,无论是郭家,还是崔公子本家,对崔公子和郭小姐的事,还是很认同,甚至暗中撮合,对吧?”

    要是不认同或默许,姓崔的小子哪能随意出入郭家,就是崔希逸的家人也不会让他骚扰人家,免得亲家做不成反而成冤家,道理简单得郑鹏不用打听就能推测出来。

    郭家举家去庄子小住几天散心,偏偏只有郭可棠在家,而崔希逸又刚好登门拜访,说不定就是郭家有心给两人制造机会。

    “那个...崔伯父一家对某还是挺不错的,还让某多点串门。”崔希逸语气带着骄傲,还有一点点害羞。

    特别是崔希逸那张俊俏的小脸,说话时异常的荡漾,和那些情窦初开的毛头小伙子一样一样的。

    “对啊,婚姻大事,靠的就是父母之言媒酌之言,两家有意好上加亲,郭小姐是一个知书识礼的名门闺秀,能不顺着长辈的意吗,再说,崔公子仪表堂堂、玉树临风,哪个怀春少女不多看两眼,说出来郑公子可别说郑某拍马屁,同样作为一个男子,郑某就是跟崔公子比较的勇气都没有,你说郭小姐能不动心吗?”

    反正都说开了,再自黑一把也没关系,只要把这个纨绔子弟哄高兴,误会就解开了。

    “那个...抬举了,其实郑公子还不错,只是差某一点而己。”崔希逸微红着脸,笑脸如花地说。

    喜欢被恭维,这是人之常情,郑鹏紧抓着崔希逸的心理,一边恭维他一边给他加油打气。

    哼哼,郭家那小妞拿自己做挡箭牌,过河拆桥,是时候给她下多点眼药。

    想暗算本少爷?让你后悔着付去。

    “唉,崔公子这一点,也许是郑某一生都不能逾越的距离。”郑鹏继承给他信心。

    这话的意思是暗示崔希逸识做着,说“我罩你”“我帮你”一类的话,可崔希逸一门子心思全在郭可棠身上,没有听出郑鹏的弦外之音,只见他一会开心一会愁,也不知想些什么。

    半响,崔希逸忍不住问道:“郑公子,你还没说棠妹妹跟你说什么呢,依你说的,为什么棠妹妹对我那么冷淡呢?”

    郭可棠是说过崔希逸,不过是他有点娘娘腔,这话可不能对崔希逸说,好在沉浸在爱河中的男女,智商大多都直线下降,郑鹏继续信口开河地说:“崔公子,作为一个男子汉,你怎么老是在女子身上找原因,就不能找找自身的原因?”

    “自身的原因?”

    “对啊”郑鹏细心地提点他:“回想想一下,哪里做得不足,或是跟哪个女子暧昧什么的?”

    金无足赤,人无完人,谁能做得十全十美,都忽悠到这个程度,是时候让他自己总结,这样也显得真实可信。

    别人能骗自己,自己断不会骗自己吧?

    作为一个有钱有势的纨绔子弟,谁没点小毛病?

    崔希逸闻言,有些迟疑地说:“某想想,会不会上次跟她说带了苏州的蜜饯,最后没给她,其实是发现有些坏了,怕她吃坏肚子,棠妹妹不会以为我骗了她吧?”

    “难道是上次她练剑,某说她练得不好生气?”

    “上次去青楼喝酒,也就是多喝了几杯,搂着胡姬是有点荒唐,可那是逢场作戏,会不会是哪个田舍奴、市井儿给传出去,让棠妹妹知道了?”

    崔希逸开始启动自责模式,自言自语地说出自己认为做得不对的事,一旁的郑鹏听到,好不容易才强忍着不笑,而是装成一个倾听者。

    好吧,以后成为什么样的人物不用管,现在算是掉到自己的节奏里,看着有些语无伦次的崔希逸,郑鹏的嘴边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郑鹏和崔希逸坐在一起,像久别重逢的老朋友一样亲切交谈,而两边的下人却一个个目瞪口呆,特别是急得快哭的绿姝:这算什么回事,崔希逸刚来时,骑着马,执着皮鞭,带着十多如狼似虎的健奴,二话不说就砸门冲进来,只差一点点就大打出手,还以为今天要出大事,都想着怎么逃跑,没想到一会儿的功夫就画风大变,两人挨着坐下有说有笑。

    这不是幻觉吧,到底发生什么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