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43 都是马的错
    ,精彩小说免费!

    “郑公子,你说,某现在该怎么办?”崔希逸越想越慌,开始向郑鹏求救。

    “没事的”郑鹏安慰他说:“有错则改,无错则勉,崔公子对郭小姐一片痴心,正所谓精诚所致金石为开,郭小姐会感受到你的诚意。”

    “可棠妹妹现在生气,不想理某,怎么办?”

    “不用紧张,俗话说得好,打是亲,骂是爱,郭小姐为什么生气?那是在乎你啊,要是心里没你,估计见都不想见,哪会顾得生气,对不对?她会对别人生气吧?”

    崔希逸连连点点头说:“对,对,对,这话在理。”

    郑鹏继续忽悠道:“追心仪的女子嘛,有个秘诀。”

    “什么秘诀?还望郑公子不吝赐教。”崔希逸马上来了精神,眼晴都亮了起来。

    “无它,就是胆大心细脸皮厚,胆大嘛,就是不能看到对方优秀就不敢靠近,不过对崔公子来说不是问题,因为你同样优秀,心细就要注意一些,说到底就是投其所好,说她喜欢的话题,做她喜欢的事,下雨给她送伞、饿了送她送吃食,想着法子让她高兴,至于最后一项也好理解,就是不怕丢脸皮,女子嘛,有些小脾气无理取闹、有时拿捏一些,都是常事,绝不能因一点点小挫折就放弃,让别人乘虚而入。”

    “对,对,对,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郑公子说得太好了”崔希逸一下子坐得更近一些,有些讨好地说:“还得请郑公子说得仔细一些。”

    像崔希逸这些豪门纨绔子弟,平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很少有什么挫折,先生也是教圣贤之书,没人教他怎么分析女生的心理、教他怎么讨女孩子欢心,而郑鹏不同,后世像这样心理分析、追女技巧看得太多了,说起来头头是道,听得郑希逸频频点头。

    二人就像亲密战友一样聊了好久,终于告一段落后,崔希逸突然问道:“郑公子,说了这么久,某只知你的姓名,还没有问你的表字呢。”

    “这是郑某疏忽了,我字飞腾。”

    郑家对追求美好生活真是劳心费神,儿辈是“家、业、兴、旺”,孙辈是“鹏、程、万、里”,郑鹏的字是老爷子取的,取自“飞黄腾达”,郑鹏都觉得有点无言。

    “某字逸飞,都有一个飞字,飞腾,我们真是有缘。”崔希逸微笑地说。

    古人叫表字,是一个亲近的表现,朋友和同窗多是叫表字,不知为什么,崔希逸这么一叫,虽说有放下身段的意思,可郑鹏却有种肉麻得起鸡皮疙瘩的感觉。

    “是是是,郑公子客气了。”

    崔希逸很有风度地说:“飞腾虽说做的事不太光彩,可也是秀才出身,你我不论背景,就以读书人身份相处,叫我逸飞就行。”

    “逸飞”郑鹏硬着头皮叫了一声。

    “哎,飞腾。”

    晕死,怎么听着像同志之间的说情话呢,难道真是崔家小子太娘的缘故?

    郭可棠都受不了,郑鹏更不用说,忍不住说:“崔公子,不知为什么,还是觉得你叫公子比较亲切,你不会介意吧?”

    “呵呵,我等少年郎,没那么多规矩,飞腾喜欢叫就叫吧。”崔希逸面露微笑地说。

    分明是觉得地位悬殊,不敢高攀自己,没想到郑鹏倒有自知知明,崔希逸心中对郑鹏的评价又高了一分。

    什么喜欢叫就叫,说得那暧昧,好像自己跟他发生某种超友谊的关系一样,听到别提多别扭,郑鹏生怕他再纠缠这个问题不放,忙岔开话题说:“郑某看得出崔公子对郭小姐一往情深,祝崔公子得偿所愿,早日抱得美人归。”

    一提到郭可棠,崔希逸马上乐呵呵地说:“谢谢,太感谢了,到时还要飞腾多在棠妹妹面前多说某的好话。”

    “我?郑某跟郭小姐不太熟啊。”郑鹏马上撇清自己。

    “不用担心”崔希逸大度地说:“以前是有所误会,现在误会烟消云散,某了解棠妹姝,肯定是把你当成朋友,才跟你说这些,飞腾不是和棠妹姝合作吗,某这个棠妹妹和其它的女子不同,喜欢经营之道,以后你们还会常见面的,记住,多美言啊。”

    知道自己和郭可棠合作,郑鹏没多少意外,崔希逸应是买通郭府某个下人替他通风报信,只是感概人与人之间的待遇相差太多:郑鹏卖卤肉,那是下贱勾当;对象换成郭可棠,则变成了经营之道。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

    “君子有成人之美,何况是崔公子吩咐,更是义不容辞,只是...”郑鹏的目光落在院子里那扇被撞倒撞烂的大门,有些欲言又止。

    答应得太容易,这小子拍拍屁股走了怎么办?

    这扇木门有些破烂,是从街上淘来的旧货,值不了几个钱,换作平日也算了,今天刚刚买奴回来,这么多下人目睹,不拿回一点面子,这主人的威信可得打折扣。

    崔希逸也不是笨人,其它他早就想想着怎么补偿,当场爽快地说:“那扇门是某的错,飞腾放心,我赔你十贯,就当是补偿你的损失。”

    尼玛,有钱人家的子弟就是不同,拨根毛都比自己的腰还粗,一扇最多几十文的破门,张口就赔十贯钱。

    郑鹏眼珠子转了转,很快断然拒绝道:“只是一场误会,崔公子张嘴赔这么多,难道郑某在你眼中,是一个贪财之人吗?”

    是啊,现在算是平辈相交,给钱有点找发的味道,崔希逸马上说:“是某想得不周,这样吧,我让人给你订造一扇气派的大门,费用都归某出,飞腾意下如何?”

    “陋室装豪门,传出去外人还以为郑某贪慕虚荣呢,不妥,不妥。”

    又不行?

    崔希逸有点傻眼,忍不住开口说:“这都是某的错,飞腾你...”

    话还没说完,就被郑鹏打断了话头:“不,不,不,崔公子知书识礼、风度翩翩,哪会是不问自入、砸人家门的人,传到郭小姐耳中可不好,依郑某看这不是崔公子的错,而是这马不懂事,受惊就冲进来,要罚就罚这马。”

    崔希逸闻言楞了一下,神色有点精彩,看了看郑鹏,再看看自己骑来那匹神驸骏的白马,最后哈哈一笑道:“哈哈,哈哈哈,说得好,是这马不懂事,得罚,某还有事,这样吧,这匹罪马就留下任由飞腾处置,这样可好?”

    不要钱不要门,转辗说了一圈,原来是看上这匹马,崔希逸犹豫片刻,最后还是松口。

    这件是自己有错在先,郑鹏教了自己那么多技巧,崔希逸知道郭可棠很重视郑鹏,希望郑鹏在郭可棠面前多帮自己说好话,舍不得孩子就套不住狼,为了心仪的姑娘,拼了。

    幸好,对崔希逸这种世家子弟来说,一匹马不算什么。

    古代没有汔车飞机,最好的交通工具是马,有一匹漂亮的马相当于后世有一辆名贵的跑车,相当拉,当年大才子苏东坡,看到朋友有一匹骏马,竟然主动提出用漂亮的小婢女交换,可以看出古人对马的喜爱程度。

    所以,崔希逸对郑鹏婉转要马的事表示理解。

    一扇上好的木门,一贯钱足够,郑鹏不要十贯的赔偿,不要气派的大门,而是要马,太精明了,崔希逸内心暗叫道:本公子这马,开价低于五十贯都免谈。

    郑鹏没有马,出入不方便,看到崔希逸的马不错,就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反正这小子砸了自己的门,还有求于自己,有竹竿不敲白不敲,没想到还真成功了。

    “呵呵,崔公子果然是做大事的人,爽快”郑鹏拍着胸膛,眉开颜笑地说:“放心,郑某一定找机会在郭小姐面前多说崔公子高风亮节的事迹。”

    一扇破门换了一匹上好的骏马,简直不要太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