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44 这人买对了
    ,精彩小说免费!

    “少爷,他就这样走了?”管家郑福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杀气冲冲地来,一言不发就把大门砸了,本以为不死也掉层皮,没想到最后一根头发也没少,还赚了一匹骏马,最神奇的是,带头闹事的崔家公子跟自家少爷好得像从小撒尿和泥玩大的朋友,隐隐还以小弟自居。

    郑鹏摸了摸下巴,有些可惜地说:“是啊,弄坏本少爷的门,只留下一匹马便宜他了,这个崔希逸,跟在后面的健奴都穿绸子,富得流油,身上的摆件肯定很值钱,笨了,刚才让他留个玉佩作记念什么的也好,不过本少爷今天心情好,下次吧。”

    在元城一板砖拍倒郑程,发了一笔横财后,郑鹏还真想念这种感觉,可惜崔希逸这个纨绔子弟自己惹不起,再说跟在他后面那十多个拿着棍棒的健奴也不是吃素的,要不然一板砖拍下,收获绝对比郑程那个穷光蛋多得多。

    绿株闻言捂着嘴,那好看的大眼睛弯得像一抹月牙儿,显示她捂着嘴在偷笑。

    自家少爷真是...太厉害了。

    小音母女而露笑容,刚认了新主人就碰上这事,内心吓得不轻,幸好遇凶化吉,什么事都没有。

    发完感概,郑鹏吩咐道:“福伯”

    自己年龄太少,虽说自己是主人直呼名字旁人挑不出刺,可心里有些别扭,干脆直呼福伯。

    郑福楞了一下,左右看了一下,好像是确认是不是叫自己,这才小心翼翼地说:“少爷,你这是叫老奴吗?”

    “怎么,不行?”

    “老奴何德何能,少爷这是抬举小的了。”

    郑鹏知道要是跟他讲道理,说不定又引出一大堆主尊奴卑的大道理,大手一挥,不容商量地说:“本少爷说了算,就这样定了。”

    看到郑福有点为难的样子,绿姝小声地安慰说:“福伯,没事,少爷是很随和的人,以后你就知道了。”

    郑福没办法,只好应了,看看有些狼籍的大门,恭敬地问道:“少爷,这门撞得有些散了,要不要找木匠做一扇新的?”

    门面对一个家来说很重要,郑福走着回来,就猜想新主人应该没有像他买奴时那么富有,可到家才发现,现实比自己想像中更不堪,别说奴仆成群、豪宅几进几出,就是两扇像样的门也没有。

    用马撞开大门,听起来很威风,让崔希逸去撞那些豪门大宅的门试试,估计就是把马撞死也不见有多大动静呢。

    也就是这样,郑福请示时都没提到修。

    郑鹏摆摆手说:“就这破宅子,吹大点风都怕倒了,还装什么新门,随便修一下,过几天换新宅子。”

    这宅子是郑家像打发叫花子一样塞给自己的,虽说地契在自己手里,谁知哪天收回去,要知道郑鹏名义上还是郑家的子弟,早就想着换房子了。

    多一文钱都不想浪费在这里。

    “是,少爷。”郑福连忙答应。

    郑鹏点点头说:“好了,就这么点人这么点地,没什么复杂,要钱找绿姝,然后就看着办吧,本少爷要静一会。”

    快要进门时,好像想起什么,转过头说:“今天是个大日子,绿姝,晚上多加几个菜当庆祝一下。”

    “知道了,少爷。”绿姝连忙应道。

    郑鹏点点头,回房准备忙自己的事。

    钱到帐,奴隶也买了,郑鹏也得把卤肉加工坊提上日程,要建加工坊首先要有图纸,从郭管家送钱上门就考虑这个问题,左思右想,最后还是决定自己修房子。

    自己设计,可以科学合理利用空间,把安保的因素也考虑进去,到时请几个手艺好的泥瓦匠,那些买回来的奴隶就成为不花钱的免费工人。

    现在要做的,就是画出加工坊的设计图。

    郑福确认郑鹏身边不需要待候后,马上开始分工:让妻子跟着绿姝去买菜,她是厨娘,以后买菜做饭都是她的工作,跟着绿姝可以先熟悉一下环境,知道哪里有菜买;女儿小音打扫卫生,顺便看看少爷有什么吩咐,随时准备冲茶磨墨;儿子阿军当过兵,会伺候马,就让他去溜马喂马,还要给马搭个棚安身,至于自己,跑到隔壁借了工具个开始修门。

    分工时还不忘小声叮嘱家人:“上天保佑,我们遇上了一个好主人,都把活干仔细一点,少爷是干大事的人,以后少不了我们的好日子,别一来就给少爷留个不好的印象。”

    都说千金易得,一将难求,对身不由己的奴隶来说,找一个好主人不容易,难得郑鹏没什么架子,也体恤下人,郑福心里很珍惜这个机会。

    阿军、小音等人连连称是。

    当郑鹏完成一个大样图,揉着眼睛出来时,大厅里已经摆了满满的一桌子菜,有鱼有肉还有酒,闻到饭菜的香味,郑鹏的肚子有些不争气地响了。

    “少爷,你要先吃饭还是先喝汤?”绿姝高兴地说:“福婶做的饭菜可香了,听她说以前就是给官老爷做饭菜的,少爷你一定会喜欢。”

    这小妞,偷吃不抹嘴,嘴角还有油花子没擦呢。

    郑鹏点点头说:“好,本少爷得好好尝尝,有点口干,先来一碗汤吧。”

    “少爷,你的汤。”小音小心翼翼把一碗汤放在郑鹏面前。

    郑鹏拿过汤匙,放嘴边轻轻一碰,不冷不热刚刚好,送入嘴里,顿时眼前一亮,不错,咸淡得当,香味浓郁而不腻,喝起来有一种清爽怡人的感觉。

    真不愧是从豪门大宅出来的,怎么伺候人都有丰富的经验。

    绿姝把一双筷子递过来:“少爷,别光顾着喝汤,尝尝福婶做的菜。”

    拿过筷子,郑鹏先把筷子伸到有藿菜的盘子里,挟了一筷放在眼前一看,青葱嫩绿、油光闪亮,藿苗保持大致完整,从这里可以看出厨艺不错,放在嘴里一尝,鲜美多汁、爽甜,忍不住叫了一声好。

    古代的蔬菜很少,常见于文字记载的主要有五种:葵、藿、韭、菘、荠,葵即冬葵;藿即黄豆苗的嫩叶;韭即韭菜,今仍用古名;菘即白菜;荠即荠菜,而烹调的作法不多,最常用的方式是调,就是煮熟后用调味品去搅拌,只有少数人用相对费油的炒菜法。

    郑鹏喜欢重油炒的菜,认为炒有锅气,也不知福婶在前主人家擅长炒菜还是绿姝提点。

    只是试了一口青菜,郑鹏就对福婶的厨艺表示了认同。

    也许青菜在一桌宴席中不显眼,其实最考厨艺的就是一碟青菜,其它菜要么本身材质优胜,要么有其它配料调味,青菜味道本对清淡,这样一来就考究一个厨师对火候、味道的控制,很多学做菜的学徒出师,青菜是一个必考项。

    试尝青菜,再尝尝别的菜,韭菜炒蛋的蛋炒得不老不干,鱼香肉嫩,味道不比外面有名酒楼大厨做的差,郑鹏再一次对自己的果断出手表示满意。

    人买对了。

    菜尝了一圈,郑鹏好像发觉少了什么,抬头一看,只见郑福一家、绿姝都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自己吃饭,不由好奇地说:“你们都楞着干嘛,坐下吃饭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