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46 一拍即合
    ,精彩小说免费!

    “这话有些过了”面对郑鹏的指责,郭可棠淡定自若地说:“小女子只要喊一声非礼,就能达到目的,何必这么大费周折,不过的确想看看郑公子随机应变的能力。”

    说完,自顾补充了一句:“现在看来,郑公子的能力不错。”

    郑鹏摊摊手,然后有些无奈地笑了。

    能说什么呢,两人的地位不对等,郭可棠卖得了萌、耍得了二,当得了女王,玩得起小清新,最重要是人家是女汉子,郑鹏真拿她没办法。

    “郑公子,你是怎么说服崔公子的?还有,那匹雪里追风怎么回事?”八卦是女人的天性,郭呆棠也不例外。

    “也没什么,就是聊聊天,崔公子看到郑某品行端庄、志趣高尚,被郑某的人格魅力所打动,于是冰释前嫌,至于马的事也不复杂,崔公子的马受惊,弄坏了我家大门,就把那匹罪马留下交给我调教,仅如而己。”

    还“仅此而己”,郭可棠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虽说不知郑鹏用什么方法说服崔希逸这个纨绔子弟,也不知崔希逸为什么把心爱的马送给郑鹏,不过她又现郑鹏又一个特点:面皮特厚。

    其次上次来郭府就可以看出端倪,别人做了下贱的小贩,跟亲朋戚友有多远离多远,郑鹏可好,碰到事也不顾自己的身份,自个跑到郭府攀交系借势,脸皮薄一点都办不到。

    郭可棠是一个很干脆的女生,看自己很难从郑鹏嘴里拿到答案,直接放弃,开口问道:“不知郑公子这次登门,所为何事?”

    打听不到八卦,还不如谈工作。

    郑鹏没有废话,拿出昨晚画好的草图,交给郭可棠:“郭小姐看一下,这是卤肉加工坊的草图,你看一下有什么补充,有什么新建议也可以提出来。”

    两人商议好生产的事归郑鹏管,郑鹏在动手之前和郭可棠碰头、交流一下,算是对合伙人的尊重。

    郭可棠打开一看,不由眼前一亮:这是一幅立体的简笔画,廖廖几笔,就把一个加工坊画出来,可以很直观地看到加工坊分为几个部分,上面还标明加工区、生活区、休闲区的字样,给人一目了然的感觉。

    “咦,郑公子,请问你用什么笔画的?”郭可棠指着图样吃惊地问道。

    郑鹏带来的图纸,上面画的线条纤细、匀称,好像每一笔的大小都相同,画得简明直观,看起来有一种工整、让人赏心悦目的感觉,细心的郭可棠当场就发现了。

    “哦,这是用鹅毛笔写的,让郭小姐见笑了。”

    未卖卤肉前,郑鹏摆过几天字摊,捡来的毛笔是破损的,不好用,新的又太贵,于是郑鹏就啄磨着怎么弄一杆新笔,有次看到有人挑着自养的鹅到城里卖,心中一动,想起读书时在手工课上做过的鹅毛笔,就跟人讨了几根鹅毛做笔。

    鹅毛笔不一定要用鹅毛,大型禽类的羽毛都可以,最好的材质是天鹅毛,做法也简单,先是放锅里蒸一下脱脂,把羽毛表面的脂脱掉,免得有异味,从锅里拿出硒干,然后是热处理让鹅毛的壁管变硬,提高书写的耐磨度,具体做法是把鹅毛做笔头的一端插在温度约180度的热砂里,等砂自然冷却,最后是用小刀鹅毛切尖,沾上墨水就能书写。

    本是为字摊准备的,只是字摊生意一般,郑鹏也不愿意再干没前途的工作,鹅毛笔做好也就没用上,这次绘画草图用上了。

    看到郭可棠感兴趣的样子,郑鹏刚好带了一枝在身上,就拿出给她看。

    郭可棠一看很快喜欢了,洁白的羽毛,精巧的笔杆,削得带有艺术感的弧形笔尖,为了提高格调,郑鹏还在上面系了一条粉红的小带子,看起来就像一件精美的艺术品。

    让人送上墨,经郑鹏指点,轻轻沾了墨,在纸上一写,那种与众不同的触感让郭可棠有种爱不释手的感觉。

    “这鹅毛笔不错,归本小姐了。”郭可棠把鹅毛笔一收,霸气地说。

    “这...郭小姐开口了,郑某也不好拒绝,可我答应这笔送给崔公子了。”郑鹏的眼珠子转了转,有些为难地说。

    收了这位纨绔子弟的马,还拍着心口说帮他,什么也不做好像不太好,正好有一个送上门的机会。

    “不管,本小姐看上,归我了。”

    郑鹏佯装为难一下,然后大方地说:行,难得郭小姐喜欢就拿去吧,崔公子哪里我会解释。”

    一枝小小的鹅毛笔能卖两个人情,值了。

    郭可棠玩赏了一会,这才让婢女收起,然后指着郑鹏绘的设计图问道:“这个休闲区是什么意思?不是说全是奴隶吗,给他们吃喝就不错了,还弄一个休闲区出来,没必要花这笔钱吧?”

    在古人眼中,奴隶和牲畜的地位差不多,郭可棠不仅细心,还会看图纸,对郑鹏特地画一块区域给奴隶作休闲有点不解。

    “做卤肉很辛苦的,还要长年困在一个地方不能出去,需要找个地让他们轻松一下,这样他们做工也卖力一点,举个例吧,郭府的下人多是签了卖身契,对吧?”

    “没错”郭可棠并没有否认。

    “平时偶尔也会打赏一下,例如赏衣裳、吃食、月钱什么的,有吗?”

    “...有”

    “做了奴婢,就是主人家的人,让他们干什么就干什么,可为什么还要额外打赏呢,不就是笼络、让他们干活更用心、卖力吗,加工坊也是同一道理,还有一点,让他们多点运动,心情好、身体棒,病疼也会少很多,对吧?”

    郭可棠思绪了一下,感觉郑鹏说得没什么毛病,很快又指图纸上代表沟渠的波汶说:“不是做卤肉吗,这条沟渠怎么回事,还要深三尺,现在快冬天,这得多少工程量?”

    郑鹏解释:“这条沟渠我个人认为有必要,做卤肉需要清洗、卤制,当中要用到大量的清水,挖一条沟引水,可以节省大量的人力,此外,还有二个作用,一是有效隔离加工坊和外面的交流,防止秘方外泄,二是走火时可以随地取水,免得被有心人利用。”

    要是有人利用火做文章,真着火了,要不要外面的人冲进去?

    “啪”的一声,郭可棠打了一个响指:“说过生产归你,这些设计我没意外,不过我有一个小提议。

    ”

    “郭小姐请说。”

    “早一日出货,早一日赚钱,大冬天不好开挖,成本也高,不如干脆买一个小岛,那些小岛开发不易,交通也不便利,价格比荒地还便宜,偏僻一些也有利于保密,对了,到时利用水路,直接装船散发各地,节省大量的运输成本。”郭可棠一脸精明地说。

    郑鹏点点头说:“这主意不错,那选址买地还要拜托郭小姐了,对了,还有泥瓦匠。”

    贵乡县是郭家的地盘,这些事交给她来办最好不过。

    “没问题,这事我会派郭管家全力协助你,争取在过年前,把卤肉打响名头。”说到激动处,郭可棠都兴奋起来。

    “一定可以。”郑鹏信心满满地说。

    在华夏传统节日中,过年是最重要的节日,没有之一,过年时,就是平日再节俭的人家也会想办法改善生活,对民以食为天的华夏百姓来说,采购肉食必不可少。

    这可是一个巨大的商机。

    两人一拍即合,为了早日推出,郭可棠马上让郭管家陪着郑鹏去挑地方。

    等两人走后,郭可棠暗暗松一口气,正想赏玩那枝新奇的鹅毛笔,一个人风风火火地跑进来,人没到声音先到:“郑家那小子还在不在?”

    一听到这个声音,本是坐着的郭可棠马上站起来,恭恭敬敬地对来人说:“回叔爷的话,郑公子刚刚走了。”

    说话的是府中的郭元直,现在郭府辈份最好的人。

    奇怪,叔爷得了郑鹏那个名帖,一直视如珍宝,这几天都把自己关在书房欣赏、临摹,怎么突然跑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