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48 人争一口气
    ,精彩小说免费!

    郑元业和儿子郑程一对眼,彼此心有灵犀地微微点头,然后像和事佬一样说:“父亲大人,程儿说得对,我们元城郑氏,不仅有家法可循,还有亲情可依,俗话说得好,法理不外人情,小鹏还在我们郑氏一族的族谱上,去看望一下也好,免得外人说我们郑家不念骨肉亲情,要是小鹏打着我们元城郑氏的名义在外招摇撞骗,也能警醒他一下,就让我和程儿一起探望一下吧。”

    顿了一下,郑元业小声地提点道:“贵乡郭氏,是郭尚书的后人,郭尚书生前门生满天下,就是和几位皇子的关系也非同一般,听说郭家有女正值芳龄,登门拜访一下,要是玉成好事,我们元城郑氏肯定能更上一层楼。”

    贵乡郭氏?

    郑元业的话音一落,在场的人不由眼前一亮,眼里都露出期盼的光芒。

    元城县和贵乡县相邻,都属魏州管辖,贵乡出了一个大人物,文武双全、官至尚书,这件事魏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有人说郭家一跺脚,整个魏州都要抖三抖,要是能和郭家扯上关系,前途无量。

    而郭家有未出阁的女子,知书识礼、秀丽端庄,据说上门求亲的媒人把门槛都踩低了,这事早就不是秘密。

    郑元旺有些无奈地说:“咱家与郭家,不是姻亲也不是故交,一向少有来往,就怕碰个一鼻子灰。”

    现在的元城郑氏,要权没权,要钱没钱,就是荥阳本家都疏远了,坦率一点说,就是一个土财主,郑家的子弟,相貌一般,才学也不出色,人家能看得上吗?

    “笨啊,老四”郑元业反驳道:“没试过,谁知道呢?万一两人真对上了眼呢?就是结不成亲,能结识下一个郭家也不是坏事。”

    “父亲大人,你不是说过,和郭家人相识吗?”郑元兴好像想起什么,突然问道。

    郑元旺眼前一亮,高兴地说:“真的?父亲大人,你怎么不早说?”

    “咳咳”郑老爷子干咳二声,有些不自然地说:“都是陈年旧事,不说差点还忘了。”

    贵乡郭氏一族,最出色就是郭元振和郭元直兄弟,从小才华横溢、声名在外,郑老爷子年轻时参加过读书人之间的文会,不过当时声名不显,也就见过几次,客套式说了二句,哪能算得上什么交情。

    “那就行啦”郑元业擦着掌、一脸兴奋地说:“让程儿去,就当是晚辈跟长辈问个好,算是投石问路,交情嘛,多交往几次就有情了,去看望小鹏,顺便探探亲,算是一举二得。”

    父子两人心意相通,郑程一提出,郑元业就知自家儿子打什么算盘,当场附和配合,说到郭府拜访,也第一时间把自己儿子推出去。

    郑老爷子看看一旁有些可怜的大儿子,又看看跃跃欲试的郑元业、郑程父子,轻轻抚了一下胡子,最后点点头说:“老三,你不是说有一批货要去贵乡处理吗,带上程儿去郭家认个门,顺便看看飞腾干些什么。”

    大房不能去,免得没有公信力,只是二房去也不太公平,四房的郑元旺只会种田,老实交巴,上不了台面,而老三郑元业是商人,走南闯北,善于察颜观色,让他跟郑程去最合适不过。

    “是,父亲大人。”郑元兴连忙应允。

    郑程和父亲郑元业对视一眼,然后信心满满地说:“程儿谨听大父吩咐。”

    虽说郑元业不能一起去,不过不要紧,三叔这人胆小圆滑,不难对付,该死的郑鹏,害自己成为元城县的笑柄,不知花了多少心思才瞒过大父,为了填那十贯的坑,还让父亲抽了二把,这一次,自己要亲手扼杀郑鹏回家的希望。

    郑程心里冷笑道:哼,郑鹏,你给我等着,看我怎么整死你,对了,到时好好收缀一下,说不定郭小姐被自己的男色和真诚感到,抱得美人归,到时岂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啊...超”就在郑程想入非非的时候,远在贵乡的郑鹏忍不住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郭管家看到,关切地说:“郑公子,不要紧吧,马车上还有大衣要不要将就一下,下雪了,小心染上风寒。”

    郑鹏揉了揉鼻子,自我解嘲地说:“没事,估计是哪位美女掂记着某,谢谢郭管家的好意。”

    比自己老得多的郭管家,穿得比自己还少,郑鹏可不想在他面前认输。

    郭管家哈哈一笑,也不再坚持,指着前面小岛说:“郑公子,你看看这里,小岛就在湖的中央,四面环湖,长约一百丈,阔约四十丈,湖与引河相通,就近官道,水陆补给都方便,以前上面种过庄稼,所以还算平整,只要把几间草屋推倒就可以重建,就是面积小了一点,若是不满意,小老再带公子去挑。”

    引河是贯穿贵乡县城的一条河,为了灌溉方便而开凿,还有运河的功能,对贵乡县来说是很重要的对外交通渠道。

    “不用再挑了,就它吧,那交涉和购买的事,就劳烦管家了。”郑鹏当场同意。

    不过是卤肉而己,找个隐蔽的地方就行,又不是什么惊天的秘密。

    郭管家淡然一笑,伸手往前面遥画了一个大圈,有些骄傲地说:“郑公子,你眼前看到的,包括那个小岛,都是郭府的产业,也不用购买,公子和小姐打个招呼,随时可以动工,呵呵,小老也省下不少功夫,把加工坊设在这里,附近的人家都是郭府的庄户,有陌生人到来根本藏不住身,随时可以叫人支应,无疑又多一层保障。”

    有钱人啊。

    郑鹏暗暗吃惊:这么大的地方,没一千也有几百亩吧,就近引河,算是上等水田,还是连成一片的,价值更高,光这里价值就过万贯,真不愧是当过尚书的人,简直就是富得流油。

    难怪郭可棠拿一千贯出来,眼都不眨一下,更别说要去请示什么的。

    这才是真正的豪门大族。]

    郑鹏嘿嘿一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郭管家想省功夫,只怕省不了?”

    “不是说挑这里吗?郑公子改变主意了?”

    “非也”郑鹏摇摇头说:“是件私事,郭管家也到过寒舍,年久失修,太寒碜了,想换个宅子,想郭管家帮我打听一下,哪里有好的宅子出手。”

    住的地方又旧又破,不防小人防君子,再说还是郑家像施舍一样扔给自己的,郑鹏多一天都不想住,自己修一个最理想,只是大冬天不宜动工,好的宅子也不是短时间能建成,还不如直接买一个合适。

    郭管家深以为然地说:“是该换宅子了,不知郑公子对宅子有什么要求?”

    “干净、整洁,最好家具齐全、有园林,是随时入住的那种。”郑鹏想了想,提出自己的要求。

    要买就买好的,不能太委屈自己,抱上郭家的大腿,想不发都难,不少人以为自己离开刘家就活不下去,等着看自己的笑话,自己偏不让他们如愿。

    这叫佛争一炉香,人争一口气。

    “小老明白”郭管家对郑鹏的印象很好,当场自信地说:“郑公子放心,不出三天,必有好消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