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50 天价豪宅
    ,精彩小说免费!

    “八百贯,不二价。”看家下人一脸平静地说。

    说话的时候,这位看家护院的下人语气很平淡、神色也没有什么异常,好像从他嘴里说的八百贯,就像家庭主妇出门去市集买棵葱那么随意。

    听到这个价钱,不仅郑鹏吃惊,一旁的绿姝,嘴巴张得老大,都能塞进一个大鹅蛋。

    八百贯,相当于八十万钱,要知道一个三口之家,十贯钱就够二到三年丰衣足食,一个普通的田庄,扣除各种杂项开销,一年能有几十贯还得看老天爷的脸色,像郑鹏现在住的宅子,要是有人出个十贯八贯,二话不说就签契走人。

    有八百贯,上好的水田也能置上四五十亩了。

    对郑鹏和绿姝来说,简直就是天价。

    郑鹏看看面色从容的看家下人,又看看一旁笑而不语的郭管家,只是沉思片刻,开口问道:“请问一下,八百贯是包括全部吗?”

    “是的,我家郎君说了,要卖就打包卖,不二价、不分拆,包括宅子、家具等等,只要交割清楚,小的只带几件随身衣物,这里的一草一木都不动,全部留下。”

    “契税呢?”

    “买卖双方各出一半。”

    郑鹏点点头,语气坚定地说:“好,这宅子我要了。”

    八百贯的价格,留下看家的下人在出价时,面不改色,甚至有些麻木的感觉,估计前面有不少买家前来询问,可惜都是没能成功,问的次数太多了,以至八百贯对他来说只是一个数字。

    不二价,说明这宅子主人是一个立场坚定、对自己宅子也很有信心的人。

    这几天在工地帮忙,经过接触,郑鹏对这个时代的工程造价也有一定的了解,像现在买的这套宅子,没一年的功夫绝对盖不起来,就以熟练的泥瓦匠为例,一个熟练的泥瓦匠,每天的工钱在三十到五十钱不等,一个月大约需要一贯半,一年就得十多贯,造这么精致的宅子,一个泥瓦匠肯定不够,除了泥瓦匠,还要木匠、花匠、劳工等等,光是工钱就是一大笔钱。

    除此之外,宅子里的木料都是上乘的红木,假山的石头都是从江南采购而来,造价不菲,郑鹏自问自己就是花上一千贯,也造不出这样高质量的宅子。

    八百贯看似很多,算一下工程造价和物料,绝对是白菜价。

    价钱不高的原因,有可能二个:一是主家急着用钱,把空置的宅子套现,而贵乡县只是一个小县城,潜在的买家不多,所以在价格方面有所让步;二是劳动力低廉,大唐有奴隶制度,奴隶属于主人财产的一部分,平时能饱穿暧少点挨打,就谢天谢地,哪个敢张嘴要工钱是自寻死路,有可能这宅子的主人在修筑宅子时用了较多奴隶作劳动力,人工方面节省大量的金钱,所以他在要价方面也不高。

    当然,也不是说宅的主人有多富足、奴隶有多少,华夏是人情社会,平时亲朋之间借钱、借牛、借工具等交往很多,而在大唐,地位和牲口差不多的奴隶被借也不奇怪。

    郑鹏暗暗佩服起郭管家来,真不愧是豪门大户的管家,自己只是跟他一提,郭管家就分析了自己的爱好和品味,还把自己的购买力考虑在内,他不是推荐最奢华的豪宅、也不是推荐最便宜的房子,而是推荐最合适的宅子。

    答应得这么爽快,没有跟那个看家的下人杀价,一是那个下人态度很坚决,二是郭管家一直没有行动,郑鹏知道讲价没用。

    还不如干脆一些。

    看家下人楞了一下,本以为还要多拒绝几次郑鹏,他才会认真考虑自己的出价,没想到郑鹏异常的干脆,很快笑着说:“能让郭管家亲自带来的人,果然与众不同,小的佩服,不知公子准备什么时候交割?”

    好像怕郑鹏不明白,看家下人提醒道:“我家郎君说了,只收现钱,还要一次性付清。”

    八百贯相当于八十万钱,可不是一个数目,一次要拿出这么多,眼前这个年轻得有些离谱的小郎君,能拿得出来吗?

    说这话的潜意思是:这么多,要不要先让你的家人知道?

    “开元通宝”重量稳定,可以当作天平砝码,十钱一两,160文钱即有一斤重,一贯钱有1000 文,重量为6.25 斤,贯要是没短陌,足足有5000斤,堆在一起,都能堆一座钱山了。

    “铜钱太重,黄金收吗?”郑鹏开口问道。

    郭可棠给自己的那笔入场费,就有黄金,本来还想收藏,现在得拿出来买宅子了。

    “那太好了”看家下人高兴地说:“卖了宅子后,我家小郎君还要把钱运走,由于路途有些遥远,带这么多钱不方便,能直接用黄金支付,那是最合适不过。”

    商量一些怎么交割的文书时才知道,这套宅子的主人,有个侄子在郭氏书院读书,由于举家搬迁,读完今年就走,到时钱银就交收他处理。

    刚刚还奇怪,为什么这么大的一件事,只是一个看家护院的下人在打理,也不怕他卷款潜选,原来还有侄少爷打理。

    商量交割宅子的细节后,郭管家笑着上前,对郑鹏拱拱手道:“恭喜郑公子觅得如意宅所,真是可喜可贺。”

    听说恭喜别人找到如意郎君、如意美人之类,郑鹏还是第一次听到如意宅子的说法,闻言故作不解地说:“如意?这话从何说起?”

    郭管家笑呵呵地说:“这宅子坐北向南,设计巧妙、用料上乘,闹中带静之余,价钱还很公道,这样还不如意?”

    “哈哈哈,本来就没有多如意,现在听郭管家一说,还真别说,顺眼许多了。”

    “郑公子说笑了”郭管家笑着解释:“八百贯虽然多,不过物有所值,甚至物超所值,别的不说,整个贵乡县,这一片地,就是全县最安全的地方。”

    郑鹏点点头说:“是啊,一路走来,不时看到有官差巡逻,在别的地方可不多见。”

    贵乡县城的特色是东贵西富,剩下的城南和城北,一个是市集所在地,很远地方都闻到牲畜的气味,一个是穷人聚集居住的地方

    听说这里有十多年没出过什么刑事事件。

    郭管家笑了笑,然后对郑鹏说:“这里离郭府不远,以后可要多往来了。”

    “一定。”郑鹏很肯定地说。

    都说朝中有人好办事,有郭管家在,办手续是异样的顺利,好像走过场,只是小半天的功夫,郑鹏就笑逐颜开地把写有自己名字的地契放在衣袖里。

    不管怎么说,终于有了一幢属于自己的房子。

    在郭管家的提议下,郑鹏在送走看家下人后,第一件事就是请人换锁,免得被人掂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