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55 憨直的郭老头
    ,精彩小说免费!

    “三叔,还是大父的面子好使,一投名帖就获接见了。”跟着下人进到郭府时,郑程还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当听到还是郭家辈份最高的郭元直亲自接见,兴奋得走路都有点飘。

    只能说,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这是郑程内心的想法。

    郑元兴应了一声,然后小声叮嘱:“别东张西望,免得失了礼仪。”

    奇怪,就是父亲大人对这次拜访也没有多大把握,真有交情也不会等到今天才联系,难道是那份见面礼起作用?不对啊,怕肉包子打狗有去没回,在送礼上费了不少心思,力求做得体面又不花费大多,看起长长的礼单,其实多是山货多,总值在十贯左右。

    算是拿十贯钱投石问路,有戏,这钱就花值了;没戏,十贯的损失也不至于心疼。

    前任尚书的府第还真不错,郭府修筑得富丽堂皇、美轮美奂,把气派与韵味很好的融洽在一起,让人心生敬畏向往之余又赏心悦目。

    真不愧是魏州数一数二的豪族,郑程从偏门进来,走了一刻多钟,都不记得穿过多少扇门、也不知中途看到多少仆人,这才被人带到一个偏厅里面。

    经过管家介绍后,这才知道坐在上首那个衣着仆素的老头是郭家的长辈郭元直,郑元兴和郑程连忙行礼:“晚辈拜见郭伯父。”

    郭老头打了一个呵欠,挥挥手说:“免礼,起来吧。”

    郑元兴和郑程谢过后,这才站起来。

    站起来,这才发现有些尴尬,郭老头自顾坐在上席,盘着脚,一边吃着糕点一边看着什么,都不拿正眼看郑家叔侄,也没吩咐两人就坐,两人只好规规矩矩地站在那里。

    有客来访,不说出门相迎,起码也要笑脸相对,特别是给人行礼时,坐无正形,边吃东西边看,也不正眼看来客,这是一件很没礼貌的事,可郑程和郑元兴不敢露出丝毫不满。

    地位相差太悬殊了,听说县令大人到郭府拜访,还得递名帖、坐下席呢。

    郑程内心还是挺骄傲的,自己能进郭府的大门,还是郭府的郭元直前辈亲自接见,回去一说,又是一个炫耀的谈资,传出去脸上也有光彩。

    至于郑鹏那个败家子,估计连大门都进不了,更别说接见。

    这郭府就是气派,只是一个小偏厅,里面的家具全是花梨木老料打造的精品,架几上摆满名贵古玩,绸作的帘子,地板全是青石打磨而成,就是伺候的下人,也是精心挑选过,男的健壮女的俏丽,光是从这个小客厅,就看得出郭府的底蕴。

    可惜,没看到芳名远播的郭家小姐,这让郑程有点遗憾。

    然而,高兴归高兴,郑程和郑元兴对视一眼,然后硬着头皮说:“久闻郭伯父大名,可惜一直没有机会拜见,今日一见,郭伯父果然是老而弥坚,有如南山不老公。”

    太尴尬了,吩咐自己进来,又不肯说话,不知这位郭老伯在想什么,站了这么久,没看座也没上茶,就像木头人一样晾着,半天也没人搭理,手都不知放哪里好,只好没话找话说。

    郭老头的心思的确不在郑家侄身上,他正忙着比较着两份名帖,一份是郑鹏用瘦金体写的名帖,一份是郑程刚刚送进来的名帖和礼单,嘴里嘀咕着:“不是兄弟吗,怎么差距这么大的,这样看来,郑鹏这笔字,并不是出自郑氏,而是自创,了不得,了不得。”

    郑鹏的字帖,刚劲中透着飘逸,铁画银钩,看起来赏心悦目,而郑程的字,从字里行间可以看出,应是模仿唐初书法名字欧阳询的笔法,欧阳询与虞世南、褚遂良和薛稷并称为唐初四大书法家,其书法以“险劲”而“平稳”见长。

    只是,郑程的笔法明显火候不足,险不够劲力不足,平稳是字的架构,在架构上没看到大气,格局太小,有点画虎不成反成犬的感觉。

    都说字如其人,一看到这字,郭老头都有点不喜欢郑程这个人了。

    听到郑程说话,郭老头有些淡淡地开口问道:“哦,是吗?老夫这么有名?你是在哪里听到的?”

    人是一种很感性的动物,情绪也是摸不透、猜不着的东西,例如有人看好你,无论做什么都欣赏,要是看不顺眼,像郑程主动打破尴尬,要是郑鹏做这事,郭老头会认为他机灵、懂得随机应变,可这话出自郑程之口,就变得轻浮,沉不住气。

    郑程楞了一下,有些不太利索地说:“这个,这个偶有听闻,郭府在魏州,可是名门望族,元城和贵乡相隔这么近,晚辈时常听到郭伯父提携后进、乐于助人的事,对了,家中大父,也时常提起郭伯父。”

    平日说什么久仰大名这类话,谁都知道是客套话,没想到郭老头问得这么直接,一时都有些猝不及防,好在郑程脑子转得快,最擅长就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这话说得有艺术,不仅回答了郭老头的问题,还巧妙给郭老头戴高帽,说他喜欢提携后进,最后还把郑老爷子拉出来,拉近郭郑两家的关系。

    要是没老爷子的关系,能进这门吗?

    郭老头见的世面多了去,哪里听不出郑程的弦外之音,闻言只是打个哈哈,说都是虚名,一句话带过。

    郑元兴终于找到机会插口,只见他向郭老头行了个礼说:“郭伯父,家父时常提起你,让晚辈一定要向你老问好。”

    从进府到现在,作为长辈,郑元兴一句话也没说过,偶尔发下声,以示自己的存在。

    “令尊姓甚名谁?”郭老头开口问道。

    郑元兴表情有些愕然,不过还是恭恭敬敬地说:“家父姓郑,名长铎,字常进。”

    怎么回事?是这个郭伯父记忆力不好还是眼力差?名帖上明明有写,自己能进来,不是看在与阿耶的情份上让自己进来的吗?怎么还问起名字来?

    生怕这位郭伯父健忘,就是表字都报了上去。

    郑元兴、郑程紧紧看着郭老头,二人四眼流露出希冀的光芒,他们心里都有一个想法:希望郭老头的记忆不要太差。”

    “郑长铎,字常进?”郭老头嘀咕着,好像在努力回忆一样。

    郑元兴和郑程的心都绷紧,紧张得手都握出了汗,就当两人满怀希望时,郭老头突然说道:“不认识。”

    什么?不认识?

    就等郭老头回想起,然后一脸感叹地相认的,没想到郭老头一句话三个字,一下子把两人的希望破灭。

    达官贵人见多了,郭老头也没必要跟眼前这二个无名小卒客气,说完觉得有些生硬,开口问道:“对了,元城郑氏据说出自荥阳郑氏,也算是出身名门,你们二人可有功名,在哪里任职?”

    要是平日,郭老头随手就把他们打发走,不过这两人是郑鹏的家人,现在郭府和郑鹏是盟友关系,郭老头也想从郑鹏哪里拿到新的字帖欣赏,不看僧面看佛面,算是给郑鹏一些面子。

    “晚辈郑程,在家努力复习工课,为科考作准备,暂...暂无功名。”

    “晚辈郑元业,无功名,现替家里打理商铺买卖。”

    郑程和郑元兴回答时,一个比一个头低,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自信,瞬间荡然无存。

    别说中进士,郑程就是秀才科还没考过,说起来都有些丢人,而郑元兴更不堪,就是一个地位低下的商人,处在社会的最低层。

    叔侄二人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而坐在上席的郭老头,眼中也现出一丝不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