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56 翻脸成阎罗
    ,精彩小说免费!

    一个是小商人、一个是连秀才科都没有考过的读书人,就这样敢上门认亲认戚?

    字还写得那么丑。

    郭老头同意接见郑元兴叔侄,就是想看看他们是什么人,可一看到真人,顿时有点兴趣索然。

    郑鹏虽说也是一个小人物,可人家有才华,字写得龙飞凤舞、诗做得才华横溢,人无耻得来又有趣,就是做点零嘴也与众不同,说话办事不亢不卑、进度有度;而眼前这两人,畏畏缩缩、说话时点头哈腰、低声下气,眼里全是献媚,看着就没心情。

    算了,看在郑鹏那臭小子的份上,勉强应付一下吧,侄孙女说他每年能给郭府带来大笔的收益,而他的字还不错,很有机会登堂入室。

    看到两人有些尴尬,郭老头难得出言劝说道:“活到老,学到老,只要多加努力,自然会有出人头地之日。”

    “是是是,晚辈谨记郭伯父教诲。”郑程叔侄连连称是。

    尴尬啊,人家都想不起有什么交情,问到功名和职业又是软肋,本想攀亲认戚,结果是热脸贴在冷屁股上。

    被小看了,偏偏人家辈分高、地位超然,就是有不满也不敢说出来。

    “对了,郑家是不是有一个叫郑鹏的人?”郭老头随口问道。

    不会吧,这位郭家老爷子还认识郑鹏那小子?

    郑元兴和郑程对视一眼,彼此眼里都是疑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郭伯父,你老认识他?”郑程试探着问道。

    先不急回答,看看发生什么事再说,以郑鹏那惹祸的性子,不会和郭府起了冲突吧?

    要真是这样,得赶紧把他和家里摘清楚,千万不能让他拖累。

    一想到郑鹏,郭老头就想起这家伙爬墙进书院捡文具,被抓后无耻欺骗自己跑掉,然后还恬不知耻在自己面前吹嘘和侄孙女郭可棠一见钟情,忍不住骂道:“一个不尊老、无心向学的混帐市井儿。”

    郑鹏这小子,自己多次暗示他送字帖来,卤肉送了不少,就是不见字帖,郭老头卤肉吃得香,可并不妨碍他骂郑鹏不务正业。

    什么是正业,正业就是追求荣华富富、封妻荫子,而不是跑去卖卤肉,还有欺骗老人家。

    俗话说十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郭老头虽说只过了耳顺之年,可是他辈份高、地位超然,提前到了“从心所欲,不逾矩”的阶段,肆无忌惮地骂起郑鹏来。

    让郑家的人,好好教训一下这个狂妄的小子也好。

    在郭老头心里,这番话算是长辈对比较亲近晚辈的鞭策,可是在郑程和郑元兴耳中,犹如晴天霹雳!

    一定是郑鹏这家伙,到了贵乡县也不安生,得罪了郭府和郭老爷子,难不成,刚刚郭老爷子态度这么冷淡,就是因郑鹏而起?

    算不算是下马威呢?

    郑元兴心里大急,没想到郑鹏不仅没学好,还把他在元城呆霸王的风气带到贵乡县,得罪郭府,那可是捅了马蜂窝啊,别说他,就是荥阳郑氏,也得对人脉遍布大唐的贵乡郭氏礼让三分。

    郭元振文武双全,极具人格魅力,有很多交心的朋友,特别是在军中,地位超然,要是那些脾性火爆的武夫得知郑家敢对郭府不敬,荥阳郑氏估计他们得掂量一下,可对付和土财主差不多元城郑氏,就像玩似的。

    郑元兴刚想开口替郑鹏求情,说少年郎不懂规矩、让郭老爷子多多包涵什么时候,好像猜到自家三叔想什么一样,郑程拉了一下郑元兴,轻轻摇摇头,示意他别求情,然后扭过头,一脸认真地郭老头说:

    “郭伯父,郑鹏是我大哥,的确出自元城郑氏,但在一个多月前,因他屡教不改,郑家已经把他驱逐出去,让他到贵乡自立门户,也就是说,他的所作所为,与晚辈无关,也与元城郑氏无关。”

    “什么?驱逐出门?”郭老头惊讶地说:“他不是长房独子吗,年纪轻轻就中了秀才,前途无限,这样的人才也舍得驱逐出门?”

    这是郭老头最好奇的问题,郑鹏出自元城郑氏,又是家中长子,风度翩翩且才华横溢,弱冠之年就通过秀才科考试,放着养尊处优的小郎君不做,跑到贵乡县住破房、卖卤肉,真是怪了去。

    郑程连忙把郑鹏在元城的所作所为、被赶出家门的事加油添醋说了一遍,说到后面还愤愤不平地说:“我这个兄长,算是扶不上的烂泥,整天不学好,喜欢跟一些游手好闲、不三不四的人在一起,听了郭伯父的话,才知他被逐出家门后还是死性不改。”

    说到这里,郑程进一步撇清关系:“要是此人有什么做错的地方,郭伯父不有顾及我们郑氏一族的面子,只管教训他就是。”

    郑程心想:最好是郭府出手,一下子把郑鹏整个永不翻生,自己也可以高枕无忧。

    别的兄弟,相濡以沫,相互扶持,可是郑程一下子撇得干净,还想落井下石,郭老头听了心里暗暗鄙视。

    天地君亲师,亲仅排在“天”“地”“君”之后,什么是亲,就是亲人,连亲人都这样对待,人品好到哪去?

    “跟郑鹏一起的,不一定全是坏人吧?”郭老头脸色有些不太自然地说。

    好不容易和高高在上的郭伯父找到共同话题,郑程哪肯轻易放过,马上绘声绘色地说:“郭伯父,你有所不知,最近郑鹏做起了卖贱肉的勾当,这人贪财好&色,跟他在一起的,不是屠户、青楼小姐就是低级趣味的市井奴,唉,我这个大哥,不对,这个郑鹏,就是扶不起的烂泥,人人唾弃的田舍奴,不提他也罢。”

    “滚!”郭老头突然一拍桌子,大声吼道:“把这两人叉打出去,那个年轻田舍奴嘴贱,掌嘴。”

    气死了,有点小心情,本想看看郑鹏的亲人是什么样的人,或者说什么样的环境能培养出像郑鹏这样有趣的人,没想到不但结果让人惊讶,连带自己也被骂。

    跟郑鹏一起的,是低级趣味的市井奴?这不是骂自己吗,要知郭老头跟郑鹏有不少交集,还把郑鹏的字帖奉为珍宝,还有哪个什么青楼小姐,自己最疼爱的小侄女最近经常和郑鹏一起商量卤肉合作的事,这不是骂可棠是青楼小姐吗?

    郭老头当场就火冒三丈,连赶出去都觉得不够,命令叉打出去。

    本来就是看在郑鹏的面上见这二活宝,见了面才知根本想错,他们不仅没当郑鹏是亲人,反而要落井下石,连带自己也骂了,这下可好,也不用顾郑鹏的感受,直接教训他们。

    郭老头在府中地位超然,提携后进、善待下人,整天笑得像个笑弥佛,下人们哪里看过叔翁这么愤怒,于是郭老头一声大吼,外面一下子冲进十多个健仆,二话不说把郑元兴和郑程架起来,一边打一边往外面拖。

    找死,竟然在郭府撒野,还敢惹府中最受尊敬的叔翁生气,简直不要活了。

    郑元兴挨了二拳,刚想分辩,就让人塞进一块破布,什么话都说不出,用尽用力只能发出“唔唔唔”的声音,那拳头像下雨般落在身上,痛得脸都扭曲变形,泪水都出来了。

    说得好端端的,不知为什么郭家老爷子突然发飚,是郑鹏惹人家生气还是郑程这混小子说错话?可无论怎样,好像都与自己无关吧。

    给嘴塞布很正常,免得惨叫声影响主人家的心情,再说府上还有孩子呢,吓到就不好了。

    混乱中,郑元兴看到被架着的郑鹏,顿时心理平衡多了:郑元兴被两壮汉挟架着,打自己的多是婢女,大多力度不大,那些健仆大多去揍郭老爷子指名的郑程,只见一个又一个拳头落在郑程身上,可以说拳拳到肉,郑程痛得身体不断扭曲,最惨的是,郭家的老爷子不仅说叉打出去,还要掌郑程的嘴,有两个老婆子拿着二指宽的竹签,“啪啪啪”打在郑程的脸上。

    那可是真打,打一下响一声,响一声就在郑程的脸上留下一条深深的签痕,打得郑程肿得像一只流着血的猪头,估计他亲娘来到,一时半会也认不出,别提多惨。

    郑元兴转过头,不忍看了。

    郭府怎么那么大啊,来的时候走了一刻多钟,出去的时候更是觉得走了一年那么久,好不容易双双被人从郭府的台阶抛下,叔侄两人挣扎了好久才搀扶着爬起来。

    “三叔,我,我...”郑程委屈得快要哭了。

    自己什么也没做呀,说话也是小心翼翼挑好听的说,谁料到郭家老爷子喜怒无常,前面还笑呵呵,翻脸成了活阎罗。

    打得那么狠,嘴巴肿得说话都漏风了。

    “什么也...也不要说,离开这里再说。”郑元兴连忙让侄子闭嘴。

    几个郭府的下人,还在旁边虎视耽耽呢,说得不好,谁知还会不会挨揍,这里是郭家的地盘,就是被打也是白挨揍。

    叔侄两人像难兄难弟,相扶着离开,刚到墙角拐弯处,刚刚还有气无力的郑程,猛地把郑元兴往角落里一拉:“三叔,是郑鹏那个家伙。”

    郑元兴有些紧张地说:“郭府对鹏儿有偏见,快拦住他,别让郭府的人发现。”

    “不”郑程咬牙切齿地说:“就是被他害的,连累我们被打,让他去,看他怎么倒霉,让郭府的人对付他也好,免得到时把怒火撒在我们元城郑氏一族上。”

    郑元兴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理智代取冲动。

    在个人面前,家族的利益高于一切。

    眼看着郑鹏离郭府越来越近,郑程的眼里闪过一丝幸灾乐祸的光芒:郑鹏,看你这次么死,哼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