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57 震惊(求收藏)
    ,精彩小说免费!

    当郑鹏离郭府的大门只有二丈时,郑程脸上的笑容更盛,虽说他的脸被竹签抽肿,笑的时候痛的直抽抽。

    郑程心内暗爽的原因很简单,郑鹏一走近郭府,守在门口的两个护院看到,如猛虎下山地从台阶上冲下来,径直向郑鹏跑过去,健硕的身躯、粗壮的手臂和强而有力的大腿,毫无疑问,他们是看家护院的利器、揍人的好手。

    这两个护院郑程见识过,都说宰相门前七品官,替郭府看门的他们,牛气冲天,郑程亲眼看到,一个喝得有些醉薰薰的酒鬼刚走近大门,还没撒野就让两个护院一顿老拳,然后一脚踹了一个滚葫芦,郑程递名帖时,人家连眼皮都不抬一下,三叔就是递上红包,语气也没多大改善。

    郭家的老爷子那么恨郑鹏,连送礼上门的自己也不肯放过,那些下人,能饶得了郑鹏这个正主吗?

    打,用力打,最好把他打得伤重不治,郑程心里大声呐喊。

    一旁的郑元兴眼色有些不忍,脸色复杂,可什么也不说。

    郭府财雄势大,人家干什么不用跟你商量,也懒得和你讲道理呢,就像刚才,明明说得好好的,可是郭家老爷子一翻脸,说打就打,自己叔侄被揍成猪头,连理都没地方说去。

    去县衙报官?别逗了,就是去到州府都没用,听说附近的官员上任,都会亲自到郭府拜访,就是魏州的刺史也没有例外,去告就是自讨苦吃。

    近了,近了,眼看两个护院离郑鹏越来越近,郑程握紧拳头、屏住呼吸、睁大眼睛,准备欣赏让自己心花怒放的一幕,突然,一心等着看好戏的郑程,双眼瞪得老大,眼珠子快要掉到地上,嘴巴张开半天也没合拢。

    怎么回事,那两个护院,一个低头弯腰替郑鹏拿过手里的东西,一个撑开油伞,替郑鹏挡住飘飘扬扬的小雪,末了还不忘细心替郑鹏拂去衣肩上雪末。

    不是做梦吧?

    郭府的下人,平日战斗力强劲、鼻孔朝天的护院,竟然还有这么温情、体贴的一面?

    认错人了吧?

    很快,郑程发现自己想多了,作为看门的护院,眼光差一点都不行,远处传来的话,也证明他们并没有认错人:

    “郑公子,叔翁等你很久了,让小的在这里候着,让你一到就到后花园找他。”替郑鹏提东西的护院讨好地说。

    什么,去后花园?

    郑程一听无言了,宅子通常分两个部分,前面是接待客人,后院居住,只有亲近、信任的人才能进后院,如果说进郭府的大门是一种标志,那么进后院就是一个里程碑。

    撑伞的护院也献殷勤地说:“公子,怎么不骑马?早知派马车去接你好了。”

    假的吧,派马车去接?

    郑程一下子有点反应不过来,怎么回事,自己想进郭府,又是讨好又是递红包,从头到尾都没人给过好脸色,郑鹏这小子,好像把郭府当成自家的后花园似的?

    看着那两个争相讨好郑鹏的护院,郑程的内心快崩溃了:你们是郭府的护院,怎么变脸变得那么快,刚刚从台阶上冲下时多有气势,就像下山的猛虎,可一到郑鹏跟前,立马变成向主人摇尾讨好的“二哈”,画风变得太快,以至郑程都没反应过来。

    站在郑程旁边的三叔郑元兴,整个人好像石化一样,好一会才揉揉的自己的老眼,看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小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郭府的下人,好像对鹏儿很热情啊。”郑元兴忍不住发问。

    郑程也有些疑惑,看看郑鹏,又看看护院手里的礼盒,猜测地说:“三叔,我听人说,他卖猪肉,不知哪学来的配方,还做得挺好吃,据说客人都是抢着买,按理说应该赚不少,我们到他家时,家徒四壁,没一件值钱的物件,当时猜想他是不是死性不改,都拿去喝花酒了,看这情况,可能是把钱用作收买郭府的下人,然后找机会抱郭府的大腿或亲近郭家小姐。”

    “对了,肯定是这样,可能郑鹏的不轨之心被郭家老爷子发觉,所以说般评价他,说他是市井奴。”郑程说到后面,语气都有些激动了。

    就是现在,郑程仍然不相信郑鹏能成为郭府的贵宾,不愿相信郑鹏会有咸鱼翻身之日。

    郑元兴心里泛起的一点希望很快破灭,有些无奈地点点头:“某也猜想没这样的美事,郭府可是豪门大族,哪能这么容易攀上关系,希望鹏儿不要玩火**。”

    自家阿耶也攀不上这层关系,更别说劣迹斑斑、乳臭未干的郑鹏。

    郑程语音里透着一丝幸灾乐祸:“他还没知郭老爷已经看透他了,那些下人想必也会错意,唉,希望大哥还能活着出郭府。”

    嘴里说得可惜,心里却说:里面就是鸿门宴,最好是以后再也不见。‘

    正在郑程胡思乱想时,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扭头看去,看到一辆豪华的马车由远处驶来,很快停在郭府的门前。

    当一个白衣丽人款款从马车出来时,郑程的眼晴瞬间亮了:柳眉杏眼,面容绝美、身材高挑,浑身散发着一股让人无法拒绝的魅力,再配上高雅的气质,宛如九天下凡的仙女一般,郑程当场就看直了眼。

    “小姐回府了。”

    “小姐好。”

    几个下人争着上前问好,帮忙提拿东西,听到下人叫唤,郑程这才知道,眼前这位,就是芳名远播的郭家小姐郭可棠。

    果真是一等一的美人。

    很快,郑程眼中又多了一希冀,或者说是幻想:最好是郭小姐看到郑鹏,当众痛骂他是无耻之徒,让下人狠狠教训郑鹏,要是郑鹏奇迹般打倒那些护院,要对郭小姐不利时自己挺身而出,来个英雄救美又或逃跑时经过这里,自己大义灭亲一伸脚,把郑鹏摔个鼻青脸肿,从而到郭小姐的青睐.......

    就在郑程想入非非时,一个声音突然犹如旱天霹雳,一下子把郑程雷得不轻:“郑鹏,怎么现在才来,还以为要用八抬大轿抬你才来呢,知道本小姐等你等多久了?”

    他们两人.....认识?

    听语气感情还不错,那句话什么意思,本小姐等你多久了,天啊,这美得像仙子的郭家小姐,在家等着郑鹏上门?

    敢情郑鹏还不太乐意上门?

    到底发生什么,难道所谓的鸿门宴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

    也对,以郭府的能力,还用骗吗,人家一句话,就是郑鹏跑到哪都没用。

    此刻,郑程好像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

    站在的郑程旁边的郑元兴,震撼程度不比郑程低,他想到一件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事:郭老爷子说的那番话,不是骂郑鹏,而长辈爱之深、恨之切的一种表现,只有很看重的人才会这样说,自己叔侄被叉打出郭府,并不是受郑鹏连累,而是老人家不喜欢听到故意贬骂郑鹏。

    难不成,鹏儿得到郭家小姐的欢心,也得到郭府上下的认可,郭家老爷子把他当成郭家女婿一样保护?

    太不可思议了,不行,回去一定要向父亲大禀告,要重新评估对鹏儿的态度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