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58 欲加之罪
    ,精彩小说免费!

    郑鹏听到郭可棠的埋怨,有些抱歉地说:“今天有些事耽误了,不过也不晚,郭小姐你也不是刚回来吗?”

    “是老家来人了吧?”郭可棠语出惊人地说。

    “真是什么事都瞒不过你”郑鹏双后一摊,有些无奈地说:“在贵乡这一亩三分地,有什么风吹草动都瞒不过郭府。”

    郭可棠撇撇嘴说:“看你这话说的,本小姐可没空监视你,是你老家的人来这里拜访,怎么,你不知道?”

    这事郑鹏还真不知道,闻言好奇地说:“这个...说实话,还真不知道,郭小姐,他们到贵府,有什么事?”

    “本小姐对他们没兴趣,听说绸庄来了一批新出的苏绸,出去挑几匹,这不,一回来就碰上你。”

    郭可棠和郑鹏是合作关系,也算是朋友,不用顾忌太多,而郑家叔侄不同,陌生男子,郭可棠需要回避,所以听到有人拜访,直接从后门出去购物。

    “原来是这样。”郑鹏也不知郑程去郭府干什么,郭可棠说不清楚,也就不再问。

    郑元兴和郑程突然出现,郑鹏觉得阵式有点隆重了,现在才明白,估计看自己是次要,主要还是去郭府拜访。

    郭可棠对郑元兴和郑程没兴趣,很干脆地对郑鹏说:“叔公找你有事,你先去见他,完了去偏厅商量,加工坊有点问题要商量一下,还有安全的问题。”

    “行。”

    一行人进门,郭可棠自回闺楼,而郭管家带郑鹏去郭老头。

    行了一半,郭管家突然小声地说:“郑公子,有些话小老不知该不该说。”

    “管家,我们也算是老相识了,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郭管家左右看了一下,这才压低声音说:“郑公子和家里的关系,好像不是很融洽.....”

    “唉,何止不融洽,说出来不管郭管家笑话,某就是被家里赶出来自立门户,对了,我那三叔和堂弟,都说了我什么坏话?”

    纸包不住火,像这样事,以郭府的能力,一查就知得**不离十,郑鹏也没刻意隐瞒,很坦率地说出来。

    郑鹏的一声叹息,好像包括了很多隐情,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家庭大了,兄弟之间勾心斗角的事多了去,郭管家早就见怪不怪,闻言也不好说什么,于是就把郑程叔侄入到郭府的经过源源本本说了一遍,连把两人叉打出府、郑程被竹签抽嘴的事也一点不漏说出。

    “活该”郑鹏有些解气地说:“我这个堂弟,对付外人没招,窝里斗可是一把好手,没指望他能拉一把,没想到还落井下石,撇得真是干净,只是可惜我三叔,跟着他遭罪。”

    郭管家有些不以为然地说:“做长辈的,眼看着晚辈勾心斗角、落井下石还在一旁袖手旁观,活得窝囊、做得也不光彩,就是挨打也是活该。”

    郑鹏闻言,心里有些默然。

    都说一鼓作气、再二衰、三而歇,元城郑氏在追求功名的路上前扑后继,郑长铎、郑元家、郑鹏,可以说三代人接棒式努力还是收获甚微,以至族中不少子弟都有点怠慢,积极性大大降低。

    很简单的一个道理,眼看着比自己聪明、比自己勤奋的人屡战屡败,少年郎考成白头翁,不受打击才怪,像三叔郑元兴就是一个例子,看到没什么希望,干脆弃笔从商,没了压力,也就没有动力,最后成为一个明哲保身、畏畏缩缩的小商人。

    就是郑程的地位也比他高。

    郑鹏突然笑着把头凑过去,小声地说:“那个郑程,一直算计某,郭管家,你有没有动手替某教训他?”

    “嘿嘿”郭管家笑了二声,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小老年纪大,手脚不灵活,再加上人多,也就是打了他十多拳、踹了他几脚屁股,勉强算是给郑公子出一口气,怎么样,够意思吧?”

    “仗义”郑鹏哈哈一笑,然后神秘地说:“某知哪里有一个标致的小寡妇,介绍给你?”

    郭管家楞了一下,然后苦笑地摇摇头说:“郑公子真会拿小老开玩笑,不过说真的,跟公子聊天,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郑鹏有才华有风度,和郭府的人相交很好,但从不仗势欺人,对下人也不势利眼,真诚、没架子、把人放在同等地位相处,这让郭管家很感动。

    还标致的小寡妇呢,上次还敢骗叔翁说有不穿衣服的小妇人,这个郑公子真是有趣,郭管家心里想的是:是不是才华横溢的人,说话都这么不羁、奔放?

    本想还逗一下郭管家,不知不觉到了后花园,郭老头一看到郑鹏,马上招呼道:“郑家那小子,快过来。”

    “郭伯父好。”郑鹏忙向他行礼。

    郭老头上下打量了一下郑鹏,冷哼一声,一边喝茶一边说:“最近忙什么去了,这么久也不见问候我这个糟老头。”

    郑鹏看到郭管家远远站在大树下听候吩咐,郭老头身边也没有婢女待候,笑嘻嘻地说:“给郭伯父找那个不穿衣服乱逛的小妇人啊,郭老伯不是念念不忘吗?”

    “噗”的一声,郭老头一口茶水全喷出来,连咳几声,挥退想过来伺候的郭管家,指着郑鹏骂道:“你这臭小子,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郭伯父,和你好好说话的多了去,找一个像晚辈这样说话的可不多,知道郭伯父好相与,这才开个小玩笑,换作其它人,我可不敢。”郑鹏笑哈哈地说。

    郭老头一想,还真是,现在家里上下,每一个都对自己毕恭毕敬,年纪大了,以前的朋友,要么离世要么圆滑要么另有所图,以至找个好好说话的人也没有。

    直至郑鹏的出现。

    面上有点过不去,内心却并不讨厌,要不然,以郭老头的性子,早就叫人叉打出去了。

    郑程就是说错话,郭老头连解释都没一个,直接让人叉打出去。

    郭老头故意板起脸说:“别拍马屁,今天说什么也要惩罚你,就罚你抄千字文一遍,记得要抄好,抄得不好要重抄。”

    早就知郭老头想要瘦金体的书法,郑鹏听郭可棠说过几次,而郭老头也暗示过二次要笔帖,只是懒得理会,顺便吊吊他胃口,没想到进来还没一刻钟,郭老头就露出了“狐狸尾巴”。

    不能找一个好一点的借口?

    就是用重金求购、或用美人计也好啊。

    郑鹏没这么容易妥协,苦着脸说:“故意逗你老人家高兴,这也要罚,那以后我可不敢跟你说话了。”

    “你这臭小子,说这话什么意思?老夫是那种小心眼的人吗?”郭老头气呼呼地说。

    “哦,不用罚抄了?”

    “当然要罚,不过不是罚你跟老夫开玩笑,一码归一码,罚你是有其他的因。”

    “什么原因?晚辈好像没得罪郭伯父吧?”

    郭老头振振有词地说:“刚才你进后花园时,是左脚先进来,这不对,应是右脚先迈进来,所以,要罚你抄。”

    寒一个,这也行?

    “还有这规矩?没听说啊。”

    “没听说就对了,老夫刚定,不行吗?”

    “....行”

    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抄书、谈生意,郑鹏在郭府折腾了一个多时辰才出来,刚出来,就看到绿姝一脸紧张在郭府的门口来回踱步,一看到郑鹏出来,飞快跑过来,有些慌张地说:“少...少爷。”

    郑鹏拍拍她的手说:“不急,有事慢慢说,有少爷在,天塌不下来。”

    脸有焦色,说话也有点慌乱,肯定发生了什么事。

    听到郑鹏的话,绿姝稍稍放松了一点,然后焦急地说:“少...少爷,是绿姝不好,只顾着在新宅子的大堂和三郎君说话,等三郎君和程小郎君走后,发现丢了一个钱袋,里面有郭小姐送婢子一支金钗和一些零钱,少爷房间的被子也让人泼了墨,当时宅中就绿姝、三郎君和程小郎君三个人,说话程小郎君不在,可能是...唉,都是绿姝没看好家,少...少爷,现在怎么办?”

    什么,竟有人敢偷自己的东西,还敢往自己的被窝泼墨?

    郑鹏当场就气炸了!

    什么可能,十有**是郑程那家伙干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