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59 人形元宝
    ,精彩小说免费!

    绿姝有些愤愤不平地说:“少爷,要不,我们报官,可不能便宜了他。”

    钱袋里面钱不多,可是钱袋是少爷送的,还有郭可棠送的一枝金钗,对绿姝来说,意义很重大,郑程顺手牵羊把钱袋拿走,还往少爷的床泼墨,什么人啊,人品太差了。

    郑鹏摆摆手,有些无所谓地说:“算了,钱财是身外物,一点小事没必要报官,到时就算追回,那点小钱还不够打点费,对了,我三叔和郑程怎么会出现在新宅子的?”

    报官,不好吧,离开元城时,郑鹏狠狠地教训了郑程一顿,不仅让他身心受创,还遭受到巨大的财产损失,那个时候郑程都没报官,要是自己报官,有点破坏游戏规则,好像自己玩不起一样。

    换成郑程那样对自己,不点火烧了宅子都算仁慈,不过是郑程陷害自己在先,郑鹏下起手来也没有心理负担。

    偷走钱袋不算,还往被窝里泼墨,说明郑程这家伙有点气急败坏了。

    不就是玩吗,以后有的是机会。

    绿姝有些气愤地说:“少爷去郭府商量大事,婢子想着去新宅子打扫一下,路上碰到三郎君和程小郎君,不知为什么,他们一身是伤,特别是程小郎君,整张脸都让人打肿了,本想躲开他们,没想到程他们碰到歹人,让人打伤,就问能不能上家包扎清洗一下,婢子想,再怎么说也是少爷的亲人,就带他们去新宅子包扎,没料到他这么坏。”

    什么歹人打的,分明是这二货跑到郭府乱说话,本想撇清自己,没想到连郭老头和郭可棠都骂了,人家一气之下就把他们叉打出去。

    郑程还真是脸皮够厚,别人被打成那样,早就找地方躲了,可他看到落单的绿姝,还能起坏心思,不得不说这家伙一肚子坏水。

    元城郑氏的事,郑鹏没跟绿姝多说,在宗族至上的年代,骨肉亲情看得很重,当郑程提出要求时,在那种情部下,绿姝不好拒绝,再说三叔临走前扔下的钱,也让绿姝对他放下戒备,最后让郑程暗算自己成功。

    也好,以郑程的个性,看到自己过得那么好,肯定气得肺炸、妒忌得眼红,知道郑程过得不好,郑鹏内心也高兴。

    郑鹏安慰她说:“算了,损失不大,就当打发他看郎中,以后注意点就行。”

    说完,自言自语地说:“看来得把郑福一家调回来才行,现在就两个人,真有坏人都不知怎么办。”

    绿姝又:“少爷,程小郎君还在你房里写了几个字,你还是...回去看看吧。”

    有这事?

    郑鹏二话不说,带着绿姝径直往家里赶,本来要走一刻钟的路程,主仆二人不到一刻钟就回到了。

    回到选定作为自己主卧的房间一看,郑鹏气得想骂娘:好好的一房间,弄得乱七八糟,墨水倒在那一床苏绸缝成的白色被面上,给人一种触目惊心的感觉,赏给下人洗干净就可以用,也不算浪费,可郑程用笔在墙上写着一行斗大的字:大哥,房间有些单调,替你装饰一下,不用谢。

    尼玛,顺了钱袋、泼了墨,还敢在写字挑衅自己,简直是得了便宜还卖乖,郑鹏当场有种想暴走的冲动。

    对了,他还想通过三叔施压,想抢自己的婢女绿姝,这里又是一笔。

    正当郑鹏想着怎么找回场子时,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还有人大声高喊着:“郑公子,郑公子在吗?”

    有人找自己?

    郑鹏应了一声,带着绿姝往外走。

    打开门一看,郑鹏不由眼前一亮,俊俏的崔希逸骑在高头大马上,气定神闲,在他身后站着一群健奴,健奴的旁边还有一辆马车。

    “这不是崔公子吗,稀客,稀客。”郑鹏笑容满面地迎了上去,眼里还有一些热切。

    不知为什么,看到崔希逸,就像看到一锭人形的金元宝一样,特有亲切感。

    看到郑鹏走过来,崔希逸哈哈一笑,从马上一跃,走到郑鹏跟前,拍拍郑鹏的肩膀,有些不太高兴地说:“飞腾,你太不够意思了,买新宅子也不通知一声,要不是某消息灵通,这顿入伙酒还差点让你逃了。”

    “真是什么都没瞒过崔公子”郑鹏马上说:“还在挑吉日,这种事怎么能少得了崔公子,都说三军易得一将难求,某说朋友易得知己难求,像崔公子这种知己,客气反而俗套了。”

    郑鹏一说,崔希逸还真有一种作为知己的感觉,闻言连连点头说:“对,知己不需客气,我说飞腾,怎么也得买几个看家的奴仆吧,这么大的宅子,连看门的都没一个,找人还得叫,太不像话了。”

    “快了,快了,最近忙着和郭小姐合作的事,忙得团团转,等忙完这一段,就好了。”

    一提起郭可棠,崔希逸的眼睛也亮了,拉着郑鹏的衣袖,兴奋地说:“飞腾,你的主意真不错,棠妹妹对我的态度好多了,也愿意跟我说话,不像以前,一看到某就会皱起眉头,一脸的嫌弃。”

    越容易得到的东西,反而越不珍惜,郑鹏让崔希逸不要天天围着郭可棠传,算是欲擒先纵,郭可棠习惯被崔希逸缠着,不缠反而有点不习惯,崔希逸不时派人送些零嘴、好玩的玩艺,态度要是没改善就真有鬼了。

    太没出色了吧,态度好点就乐得找不到南北?还以为成功拿下了呢。

    郑鹏心里有些轻视,不过很快又感叹起来,真是谁没少年时,谁会想到,日后文武双全、青史留名的人,现在围着一个小女生屁股转,智商直线下降。

    以他的身份,跟郑鹏都称兄道弟,为了郭可棠,他还真什么都豁得出去。

    “那当然,崔公子是人中龙凤,只到你优秀的一面,哪能不动芳心,看来某得努力,提前为崔公子的大婚准备一份厚礼才行。”

    崔希逸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边笑边说:“飞腾能来就已经给面子了,大礼就免了,反正某什么也不缺。”

    这话怎么那么熟悉?

    对了,后世有个富二代说过同类的话,说不在乎朋友有没有钱,反正没自己有钱,这位崔公子说的差不多是同一个意思。

    郑鹏干笑二声不回答,主要是不知怎么回好。

    崔希逸笑毕,转身示意后面那辆马车掀起布帘,然后指着马车里放着的三个大木箱说:“飞腾喜迁新居,某也替你高兴,这是某的一点小心意,就算是为飞腾的新宅添喜吧。”

    古代很重视礼尚往来,例如亲戚嫁女送东西叫添妆,乔迁新宅叫添喜等等,看着马车上那三个手工精致、体形硕大的木箱,郑鹏不由心中一喜:真不愧是大家族里出来,就是讲究,都不用开口,主动就送厚礼上门。

    “这,这怎么好意思。”郑鹏搓着双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真不愧是“人形元宝”,每天见面都有惊喜。

    “知己,知己”崔希逸一脸认真地说:“客套话不要多说,要是拒绝,那就是不把某当知己了。”

    郑鹏有些感动地说:“崔公子对某真是没二话,又送厚礼又送马车,跟你客气就是看不起你,行,某收下了,绿姝,把马车拉进去,然后上好茶。”

    什么,送马车?

    自己什么时候说送马车了?

    崔希逸有点发呆,当他看到手下询问的目光时,俏脸抽了抽,不过最后还是点头。

    不就一辆马车吗,更正说这马车没说过送你,这样多没面子。

    钱财事少,面子是大,反正心情好,认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