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64 分红
    ,精彩小说免费!

    黄胜是贵乡县衙的一名录事,平日以有身份的人、读书人自居,最喜欢就说悠着点、急什么,他的性子的确很悠,别人早早就置办好过年的东西,他这才慢悠悠带着儿子出来买东西。

    寒风腊月,街上的行人穿厚厚衣裳、一个个恨不得天天窝在被窝里,可黄胜穿着皮袄,带着儿子,不时摇一下手中折扇,开口问道:“大郎,记住你爹的话,凡事要冷静,有理不在于声高,成事最忌急燥,孟曰,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无论何时何地,都不能丢了我们读书人的体面,知道吗?”

    大郎恭恭敬敬地说:“谨记爹爹教诲。”

    说话间,突然有人大声叫道:“卤肉,卖卤肉,每斤三十文,每人限购二斤,数量有限,先到先得。”

    黄胜提离地面脚停住半空,手里的折扇不摇了,眼晴一下子睁大,耳朵好像竖了起来,大郎看到,自己一向重视形象的老子,还用舌尖舔了一下嘴唇,正想询问发生什么事,只见黄胜快步向前跑去,那矫健有力的步伐,好像一瞬间回到黄录事的青春少年时。

    “爹,发生了什么事?”大郎吓了一跳,连忙问道。

    黄胜头也不回地说:“知道什么,卖卤肉啊,多少天没尝这味了,还愣着干什么,没听过一人只能买二斤啊,快点排队,多买点。”

    大郎快步几步跟上老爹,有些不解地说:“爹,你不是说有理不在声高,成事最忌急燥,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丢了体面吗?”

    “笨,没读书吗,《管子-牧民》中有云,仓廪足则知礼节,衣食足则知荣辱,咱吃饱再讲体面,不是爹说你,做人不能一根筋...你们别挤,某要二斤卤肉,肉和猪下水各一半,快点。”

    大郎看到和一众平民百姓、贩夫走卒挤在一起的老爹,眼里有些不解,不过很快又挤进人群。

    卤肉可好吃,别说闻着香味,就是想想都流口水。

    元城县内的迎宾楼内,一名前来吃饭的高个子客人指着邻桌说:“掌柜的,那碟是什么呀,都吃得这么香,给我也上一碟。”

    “钱爷,真对不起,这是新出的卤肉,是从贵乡远道运来,由于数量有限,先到先得,现在已经卖完了,想品尝明日请早。”

    魏州以东的大名县市集内,一溜长桌一字排开,上面摆满了装满卤肉的盘子,几名博士(店小二的意思)正在扯在嗓子喊道:“新鲜的卤肉,好吃的卤肉,免费试吃,不要钱,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

    好像一夜之间,以贵乡县为中心方圆百里内的集镇,一下子冒出了一种风味独特的卤肉,也好像是一夜之间,卤肉就打开了市场,很多人都争着一尝为快。

    于是,近期出现了一些有趣的现象,卤肉摊挡是市集人气最好的,有卤肉销售的酒楼生意红火。

    销路好,生产任务也开始加大,仲岛的工作时间不断增加,卤肉加工坊的奴隶,也由原来的二十人,慢慢增加到三十人、五十人,在过年前超过一百人,每天能提供超过二万斤的卤肉。

    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这扩张速度太快了。

    从中也可以体现郭可棠的能力和郭府的底蕴。

    郑鹏负责生产,郭可棠负责后勤和销售,两人相互合作又互不干涉,每天都忙得团团转。

    终于,在腊月二十八,过年前的二天,郑鹏和郭可棠终于可以安静地坐下,愉快地聊聊天、喝喝茶,吃个糕点,顺便分红什么的。

    亲兄弟,明算帐,数目分明是长期合作的基础。

    在郭府的听雨厅内,郑鹏看着眉飞色舞的郭可棠,嘴角也浮现一丝玩味的微笑。

    郭可棠是女强人式的女子,放在后世绝对能成为一个出色的企业家,可是在大唐,她只能躲在成功的背后。

    能力不用说,郭可棠的性子活泼、思想开放,平日和郑鹏相处磊磊大方,身为郭府的小姐,没有轻视郑鹏,平日都是放在平等地位对待,光是这样,就能看出她的与众不同。

    郑鹏和郭府达成合作,生意越做越大,钱越赚越多,可是郭府内仍然不受待见,除了郭老头和郭可棠,女眷不好说,郭府的老少爷们,都刻意和郑鹏保持距离,好像认识郑鹏是一件不光彩的事,而商人的身份会拉低他们的品格一样。

    对于这种情,郑鹏不去讨好也没有解释,只是一笑而过。

    真正的高贵,是来自对自身的高度认可和灵魂的超脱,绝不是别人高看一眼、恭维几句就觉得自命不凡。

    郭可棠的心情肯定好,卤肉大卖,那帐肥得流油,对郭可棠来说,当日跟郑鹏合作,绝对是明智之举。

    赚大了。

    听雨厅旁边就是郭府的帐房,几个帐房先生正在对有近期的卤肉生意进行统计、核实,计算时拨弄算盘珠子的啪啪声不绝于耳,

    “郑公子,你在笑什么?”郑鹏只是浅浅一笑,没想到让细心的郭可棠全收在眼底,忍不住问道。

    “人逢喜事精神爽,郭小姐不是一样笑逐颜开吗?”郑鹏笑着回应。

    郭可裳没有掩饰,很干脆地说:“没错,小小卤肉做成一盘大买卖,离不开郑公子的功劳,本小姐打心里高兴,不过高兴归高兴,自问笑得没郑公子甜。”

    “哦,此话何解?”

    “郑公子喜迁亲居,这是一喜,而这次结算,肯定可以分上一大笔,过一个欢庆的大肥年,可以说双喜临门,自然笑得更甜一些。”

    “好像郭小姐也没少分吧。”

    郭可棠有些楚楚可怜地说:“郑公子,你现在是单过,一个人独享一半的红利,小女子这一份,可要养郭府上下几十人,钱看似不少,可一摊,薄得透风啦。”

    郑鹏不以为动地说:“算了吧,现在守卫仲岛的健奴、动输的船只、船夫等人的月例红包、各店铺的抽成分红等,一切开支都是由我们的公费中出,这叫用合作的公费替郭府养下人,我也没说什么吧。”

    从加工出来到最后卖出,需要人力、运输、售卖等,这些都算工钱的,这也是成本的一部分。

    说得简单易懂一点,郭府的下人都从这次合作中拿到工钱,而这些工钱还没到手,会落到主人手里。

    “肥水不流外人田,给哪个赚不是赚?自己人也安心用,这叫各得其所。”郭可棠笑脸如花地说:“想必郑公子不介意吧?”

    “某说介意有用吗?”郑鹏双手一摊。

    “没有。”郭可棠笑得像只小狐狸。

    就在两人谈笑风生时,郭管家拿着一本帐簿出来,双手恭恭敬敬递给郭可棠:“小姐,都算好了,请过目。”

    郭可棠眼前一亮,伸手拿过帐簿,马上焦急地翻起来。

    254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