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65 语出惊人的郑鹏
    ,精彩小说免费!

    “不错,真是不错。”郭可棠看着帐薄,脸上的笑意更盛。

    郭可棠微笑时,有如一枝海棠花在天地之间怒放,美而不妖,艳而不俗,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快乐,具有极强的感染力,就是阅人无数的郑鹏看到,也有一种惊艳的感觉。

    人生在世,总有追求和理想,有人追求能白头偕老的神仙眷侣;有人追求功名利禄;有人追求富贵荣华,而郭可棠很明显是追求财富带给她的满足感。

    一谈到生意,比什么都来精神;看到赚钱,比什么都高兴。

    郭可棠看完,递给郑鹏说:“郑公子,这是有关卤肉的帐目,你来看一下吧,要是没问题,我们就开始的分红。”

    郑鹏没有推搪,接过看了起来。

    加工坊全掌握在郑鹏手里,出多少货心中早就有数,其实也就看一下各项开支。

    卤肉的价格是三十文一斤,这价钱很不错了,虽说由郭可棠大宗购进胡椒、八角、糖等调味,成本比郑鹏节约二成左右,但总体来说,每斤卤肉产生的利润没郑鹏自己做的高。

    原因很简单,前面是郑鹏和绿姝两个人,从收集材料、卤制到出售,全是自己包圆,除了成本,人工可以忽略不计,可在仲岛产出的卤肉不同,奴隶要吃食、护卫要例钱,还得刨去运输、让利、关市税、入城费、损耗、店铺的税金等等,这样一来,利率少了近半。

    好在,单斤的利润下降,可是数量上去了,看看帐薄,平均每天能出15000斤,刨去各种开支,每斤的纯利润有八文钱,算一下,15000斤一天可以赚120000文,到现在为止一共经营了二十八天,也就是336万钱,就是不短陌,也有三千多贯。

    扣去前面三天促销赠吃的费用,利润也不低于三千贯。

    还不到一个月啊,这才三千多贯了,一年就三万贯,这仅仅是一个魏州,要是扩展到整个大唐呢?

    难怪郭可棠笑那么春心荡漾,郑鹏看到,也是双眼放光。

    虽说知道出货很多,但一直没算能赚多少,主要是运输成本这些难计算,现在看到巨大的利润白纸黑字地写在记帐薄上时,还是很震惊。

    自己最大的愿望,就是腰缠千万贯,骑鹤下扬州,现在看来,这理想不难实现。

    就按三千贯来计算,郑鹏占五成的份子,一次就能分得一千五百贯。

    幸福来得太快,郑鹏现在想的是:把钱藏在哪里,要不要修个大钱库收起来。

    普通人家,一年到头能攒下十贯算得很有能耐了,郑鹏一个月赚的,是普通人家一百多年的积累,听起来很吓人,不过细想一下,很快又有些释然。

    光是加工坊做卤肉的奴隶,就有一百人,加上护卫、运输人员、销售人员,牵涉的人超过五百人,五百人创造三千多贯利润,平均一个人才创造六贯左右,还是独门生意,这样算起来并不多,至于能拿到巨额的红利,是大唐的制度问题,也是找对了合伙人。

    郑鹏也觉得自己运气太好,一下抱上郭府这条大粗腿,无论什么事都特别顺利,没人拖欠、没人敲竹竿、也没人敢添乱,凭着郭府的名头,利润能最大限度回到帐薄,成为红利的一部分,要是没点势力,赚的还不够打发那些白眼狼。

    要不黄老鬼要下手,郑鹏也不会去郭府借势,没想到阴差阳错,最后搭上郭可棠这条线,最短时间内把卤肉做成规模。

    郑鹏把帐薄合上,轻轻放在桌面上,高兴地说:“某对郭小姐的人品,绝对信得过。”

    看完帐簿才说信得过,分明是睁眼说瞎话,郭可棠的目光有些不屑,不过她涵养好,没有当面挑穿,而是一脸正色地说:“郑公子,这笔利润是在这里,可以分,但不能全分。”

    “哦,这里没外人,郭小姐有话不妨直言。”

    郭可棠一脸正色地解释道:“我记得郑公子说过恩威并重的道理,快过年了,多少也要给下人加个菜、发个过年红包什么的,这钱不能省,此外,我们的买卖能顺利进行,多亏不少人照料,趁着过年要走动一下,免得日后生分,我想郑公子能理解吧?”

    郑鹏有些意外地看了郭可棠一眼,心想这妞真不愧是女强人,考虑得这么周到,普通人赚了这么多,不是高兴得冲昏头脑就是想着怎么独食,可郭可棠能想到怎么维护关系。

    在前世,郑鹏听过一个很有人生哲理的比喻:人与人的关系,就像银行的存款,用一点,少一点,要是超额了,那友情也就走到尽头,最好方法是用了后要记得存回来,友情才能持久,这就是礼尚往来的道理。

    当然,像有的父母任由子女无限度的支取,那是不能用常理去理解的。

    “郑公子,这钱不能省,细水方能长流,现在虽说少拿一些,以后都会回来的。”看到郑鹏沉默不语,郭可棠以为郑鹏舍不得,柔声地劝说。

    “误会了”郑鹏马上说:“刚刚有些走神,郭得很对,细水长流,这钱不能省,要什么花销只管花,某绝无异议。”

    说完,有些感叹地说:“这笔花销可不小。”

    “是啊,赶上节气了,这礼还不能薄,好不容易帐面有油水,一个节气就得不见一截,不过”郭可棠话音一转,有些得意地说:“羊毛出在羊身上,我们给卤肉涨价,把这笔钱补回来。”

    钱,谁也不会嫌多,现在卤肉供不应求,郭可棠在酝酿再次扩大规模的同时,还想着涨价。

    本以为这个提议得到郑鹏的认可,可郑鹏犹豫了一下,语出惊人地说:“不,某认为,价不能涨,我们还应降一点。”

    “什么?降价?”郭可棠的眼睛都瞪大了,吃惊地上下打量了郑鹏一番,眨着眼睛说:“郑公子,看你也不像说醉话,身体没恙吧?”

    卤肉供不应求,一些有合作关系的店铺,都在找关系要多拿一些货呢,听手下说有人买了卤肉,转身加价卖出,高的一斤能卖五六十文,这时候降价,没毛病吧。

    “某又没喝醉,哪有醉话,身体不劳郭小姐掂记,上山能打老虎,没说胡话。”

    “那郑公子说要降价,是何缘由?”看郑鹏的神色不像开玩笑,郭可棠忍不住问道。

    “我们卖的地方,都不是什么富庶的地方,老百姓口袋里没多少余钱,现在是图个新鲜,当这新鲜劲一过,卤肉的销量就得下降,卖不动再降价,显得诚意不足,趁着现在需求旺,更得人心。”

    “第一个原因算是收买人心,争个好名气,而第二个理由,是我们把未来的竞争对手赶绝。”

    郭可棠更惊讶了,开口问道:“等一下,郑公子,小女子听得不是很明白,未来的对手?这卤肉的配方不是独一份的吗?”

    2104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