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67 辞旧迎新
    ,精彩小说免费!

    “少爷,郑婶说饭已经做好了。”绿姝一边帮郑鹏穿着衣棠,一边柔声说道。

    郑鹏整了整衣冠,点点头说:“穿好了,等我把红包带上,马上吃饭。”

    过年这么喜庆的日子,分个红包给下人很应该,郑鹏对郑福一家很满意,郑福能写会算,管家、帐房还有车夫一肩挑;郑婶干活勤快,做饭好吃,打扫、针红是一把好手;阿军身材高大、身手了得,替郑鹏看着仲岛的生意,是得力助手;小音乖巧听话,办事细心。

    做得好,自然该赏。

    绿姝闻言眼前一亮,小声地说:“少爷,不如婢子替你发吧。”

    “好吧,大的那封给郑管家,其余三份都一样,吃完午夜饭再派。”

    郑鹏心中暗暗发笑,绿姝现在也有自己的小心思,提出发红包,那是暗示她地位的一种表现,只有是女主人或少爷亲近的人才有发红包的权利。

    搬进来后,绿姝放着舒适的单间大房不住,硬是搬到郑鹏卧室供婢女半夜侍候的小侧间,就是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

    郑鹏心里明白怎么回事,不过由了她。

    “知道了,少爷。”绿姝笑脸如花地说。

    主仆两人出到外面时,两张桌上已摆满了美食,郑福一家四口站成一排,恭恭敬敬地说:“少爷。”

    年夜饭分成二桌吃,郑鹏和绿姝坐在高桌上用餐,郑福一家则是在矮一点饭桌吃饭,不仅桌子有高低,菜式也是主桌较为丰富,以示主仆有别。

    仆人还是太少了,人都在这里,门口都没人看,过完年再补几个才行。

    有仲岛这个赚钱机场,郑鹏还真不担心钱的问题。

    至少近期内不用。

    “都不用客气,吃饭吧。”郑鹏吩咐道。

    郑福一家谢过,等郑鹏和绿姝坐下后,郑婶和小音先给郑鹏和绿姝上饭上汤,看到两人举筷吃了,这才坐下用餐。

    主人家赏饭就很不错了,规矩可不能坏,要主人先吃才轮到下人吃。

    郑鹏看着桌面的菜,突然想起诗圣杜甫的一句诗:守岁阿戎家,椒盘已颂花。

    在唐朝过年吃年夜饭,要喝花椒酒,以驱寒祛湿,也有人说喝了辟邪,有条件人家桌上大多放一壶花椒酒,除了花椒酒,还要吃五辛盘,也**盘,由五种有辛辣气味的蔬菜拼成,寓意是借此发散五脏中的陈腐之气,除此之外,还备有胶牙饧、柏叶酒、等食物和饮料。

    俗话说无鸡不成宴,像鸡、羊、鱼这些必不可少,再配上各种小吃、零嘴,摆了满满一桌,郑鹏数了一下,十种菜加十种糕点,取自十全十美的意思。

    简直奢侈得浪费,别的不说,光是放在桌子中央那只炭烤羊羔,估计就是大胃王来到也得退避三舍。

    通常来说,年夜饭这顿不仅要吃得富足,还要吃得人情味,多做点菜,吃不完赏给下人,布施给外面的乞丐,算是行善积德。

    “少爷,吃饭吧。”绿姝小心挟了一块鱼腩给郑鹏。

    郑鹏点点头,顺手挟了一只鸡翅膀放在绿姝的碗里:“绿姝,你也多吃点,最近都有些清减了。”

    绿姝俏脸升起一丝红晕,骄傲中带着几分羞涩,低着头说:“谢谢少爷。”

    有比较就有差距,以前绿姝没觉什么,可家里多了郑福一家后,优越感越发明显,现在快以半个女主人自居。

    一直留心主桌动静的郑福夫妇对视一眼,彼此眼里都有些“果然如此”的神色。

    主人给婢女挟菜,这是何等的荣誉,也就是深得主人喜欢的通房丫头才有这种待遇。

    小音扒着饭,有些羡慕地看着坐在主桌绿姝,也不知小脑袋想些什么。

    郑鹏吃了块烧羊肉,忍不住赞道:“这羊肉不错,外焦内嫩,吃起来香嫩可口,郑婶的手艺不错。”

    “少爷,老婢不敢居功,主要是羊羔好,这是崔公子送来的奶羔,肉质特别鲜嫩。”郑婶连忙应道。

    奶羔是吃奶羔羊的简称,普通羊羔在二十五天左右就可开吃草,而奶羔是一直用羊奶喂养到三到五个月,只吃奶和泉水,所以肉质特别鲜嫩,一些讲究的豪门大族都会培养这种奶羔来品尝、待客。

    作为郑鹏的“知己”,大家族出身的崔希逸一直很上路,都不用郑鹏提醒,主动派人送了一只奶羔和一份厚礼给郑鹏。

    这小子学精了,来的时候是让手下走着牵来,连车都不用,可能是怕郑鹏牵完羊后顺手把车拉走。

    郑鹏又吃了一块烤羊肉,这才开口说道:“崔公子是讲究的人,每次都送那么大的礼,不错,过年去他家传座,顺便打打秋风。”

    后世在新年去探亲访友,是叫拜年,在大唐叫“传座”。

    绿姝闻言掩嘴轻笑:耿直率性又好面子的崔公子,哪里是自家少爷的对手,少爷三言二语就哄得屁颠颠的跑上跑下,好像被少爷卖了还帮着数钱一样。

    少爷还说他是什么运输大队长,欠什么他就送什么。

    “崔公子是少爷的挚友,理应走动一下。”绿姝笑着附和道。

    过年去崔希逸那里传座,当然,少不得去郭府找个转,虽说郭府有不少人看不起郑鹏,可怎么看是别人的事,礼节方面还是要做足。

    吃完一顿丰盛的年夜饭,把剩饭剩菜布施到等候在外面的乞丐后,绿姝开始分发红包:

    “郑叔,这是少爷给你的,这段时间辛苦你老了。”

    “不敢,不敢”郑福双手接过,连忙说:“这些都是下人的本份,是少爷善待小老,出手还那么大方,跟着少爷是我等福份。”

    这话郑福是发自内心,别的不说,郑鹏打包要,自己一家人不用分开,光是这一点,郑福对郑鹏就敬重有加。

    奴隶的地位太低,生死全凭别人说了算,有可能一分散就永世不能相见。

    绿姝笑了笑,附和一句,然后继续给郑婶、阿军和小音分红包。

    领到红包的人,一一上前向郑鹏表示谢意。

    相互祝福一轮后,“当”“当”“当”,传来敲更的声音,然后就是一句“风高物燥,小心火烛,子时三刻。”

    郑福一听,笑容满面地说:“少爷,快到辞旧迎新了,新宅加新年,喜上加喜,还请少爷亲自点第一支爆竹。”

    吃团年饭、放鞭炮、守岁是华夏人从古代留下的过年习俗,古人认为过年时烧爆竹,可以驱逐瘟神。

    过年时,哪家的爆竹放得久、放得响,特别有面子。

    郑鹏有些吃惊地说:“爆竹?是鞭炮吗?现在有火药了?”

    “火药?什么火药?少爷,是竹的品种吗?”阿军有些奇怪地问道。

    对了,记得火药是宋朝才开始盛行,现在还是唐朝呢,郑鹏打了一个哈哈,随口说道:“嗯,听说这竹子特别响,不管它了,不能误了时辰,走,我们放爆竹去。”

    郑鹏一开口,一行人一起走出前面的庭院,只见庭院里一个大大的火堆燃得正旺。

    这是烤羊的火堆,一直用大块木柴护着,飘扬的雪花一靠近,还没落地就被烟火给蒸发了。

    “少爷,你先放第一个爆竹吧。”郑福拿过一枝爆竹,双手恭恭敬敬地交给郑鹏。

    还真是爆“竹”,郑鹏手里一截刚砍下来不久的竹子,截成一段段的,扔到火爆里烧,受热就会炸开,发出巨大的声音,庆贺新年,驱逐病疼。

    郑鹏看看手里的竹子,然后走近火堆,轻轻扔在火堆上,没一会儿的功夫,砰一声巨响,竹子在热胀冷缩的作用下,一下子炸成二边。

    “响,真响”郑福大声地说:“爆竹一响,黄金万两,今年又是一个丰收年,祝少爷新的一年步步高升。”

    “老婢祝少爷财源广进。”

    “阿军祝少爷身体康健。”

    “小音祝少爷心想事成。”

    听到恭喜的话,郑鹏自然又是派一轮红包,然后让大家不必拘束,欢庆新年。

    郑福夫妇有些放不开,可绿姝和小音在郑鹏的鼓励和放纵下,玩得有点疯,不断把事先准备好的竹子扔到火堆,然后又在炸开声中狼狈的嘻笑,而阿军忙着护着两个小女生,生怕她们受伤。

    “砰砰”

    “砰砰砰”

    “新年好。”

    “我们家狗儿又大一岁了。”

    很快,爆竹声、恭喜声此起彼落,贵乡县上空都弥漫着一股喜庆的气氛。

    听着此起彼来的爆竹声,闻着空气中好像带着欢欣的气息,再看看火光照着那一张张幸福的笑脸,郑鹏心里暗暗想着:到大唐过的第一个新年,还不赖。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