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68 吃不消的礼节
    ,精彩小说免费!

    郑福准备了几百支爆竹,众人玩了近一个时辰,这才一脸尽兴地回屋守岁。

    睡得晚,郑鹏在正月初一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先是接受一通祝福,几个红包派下去,然后是祭祀,完了才吃丰盛的早饭。

    “少爷,今日有什么安排?”郑福小心翼翼地问道。

    作为一个优秀的管家,自然要替自家主人安排妥当,要干什么、注意什么事项,一切都要安排妥当,免得失了礼节,可郑福刚到郑家不久,郑鹏的情况又有些特殊,被家里赶出来自立门户,还不让亲属跟他联系接触,到亲友中传座也就免了,在贵乡也没几个朋友。

    怎么安排郑福心中还真没谱,只能征求郑鹏的意见。

    真不知元城郑家怎么想的,像少爷这么优秀的子弟也不要,不知底细的人,还以为元城郑氏有多牛呢。

    郑鹏早就想好,大方地说:“本少爷情况有些特殊,不用说你们也知道,最近一直很忙,又是修加工坊又是进宅,大伙都累坏了,郑老和阿军轮流看家,其余的,好好休息二天,初三我们再到仲岛看望一下。”

    在贵乡县,交情好一点的就是郭府和崔希逸,像他们这种地位的人,这几天肯定是达官贵人大团聚,郑鹏自问身份地位不高,也懒得凑这份热闹,干脆等热闹过了再去转一转。

    反正没什么事,干脆放个假,让下人们好好休息一下。

    “谢少爷。”众人连忙感谢。

    绿姝好奇地问道:“少爷,你呢,吃完饭干什么?”

    “上街逛逛,你们哪个要去?”

    “我去。”绿姝马上附和,反正少爷去哪自己就跟着去哪。

    小音犹豫了一下,有些怯怯地说:“少爷,婢子也想去,可以吗?”

    郑鹏大手一挥:“有什么不可以的,去,人多热闹。”

    “你这小蹄子,还不快谢过少爷,路上伺候好少爷。”郑婶笑逐颜开地说。

    好像为女儿找到亲近少爷的机会而高兴。

    “谢少爷。”小音高兴地说。

    吃完饭,郑鹏携着绿姝和小音两个漂亮的小萝莉,出门逛街,准备感受一下大唐的过年盛况。

    一出门,就感到浓浓的年味,家家门前挂着红灯笼,一个个把门庭收拾得干干净净,有的为了增添节日喜庆的气氛,还把红带缠在树上,大人小孩都新衣裳,衣裳大多是喜庆的红色,走在路上,仿佛置身于一个红色的海洋。

    出到街,过年的气氛更浓,街上各式年货摆得满满当当,唱戏的、耍猴的、耍杂技的、卖武的应有尽有,不时发出一阵阵叫好声或掌声,处处洋溢着欢庆的气息。

    盛唐,大唐盛世啊,郑鹏心里大声呼喊着:这就是梦中的唐朝,强盛的大唐。

    贵乡县放在大唐的版图中,也就四线的小县城,一个小小的县城也能繁华如斯,侧面可以看出大唐是多么强大、繁荣。

    报表可以渗水,繁华可以短暂,但是发自内心的笑容做不了假,郑鹏看到,在街上,男女老少,不论地位高低、贫富,一个个脸上都现在发自内心的笑容,那是一种自豪、自信又满足的笑容,和那些远道而来大唐做买卖胡商谦卑讨好的笑容一比,天朝上国的气质一览无遗。

    一个国家真正的强大,不是国库有多少钱财,也不是皇帝的宫殿有多奢华,而是在乎民间百姓是否自信、富足。

    郑鹏看着长安的方向,有些心情澎湃地想道:此刻,按照惯例,大唐皇帝正坐太极殿的龙椅上举行元日朝会,殿上陈设礼乐、历代宝玉、车乘,仪仗庄严。皇帝衮冕临轩,皇后、百官、朝集使以及皇亲国戚都着朝服一同参加。仪式的过程中,包含了皇太子、诸公的献寿礼仪、中书令上奏地方的贺表、黄门侍郎奏祥瑞吉兆、户部尚书奏诸州的贡献之物,礼部尚书奏诸蕃的贡献等等内容。

    到大唐朝贡诸蕃代表,想必他们的心情和目光,和街上那些谦卑的胡商一样,对强大繁荣的大唐充满羡慕、向往。

    “原来陈家的小儿,万岁”

    “黄伯,万岁”

    就在郑程思绪万千时,身边两个人的招呼,一下子又把郑鹏拉回到现实。

    是两个熟悉的人相互打招呼。

    万岁?

    郑鹏先是一惊,当“万岁”的含意在脑中浮现时,很快就释然了。

    明清时候,万岁是皇帝专称,以示他一人独尊,然后皇后、皇子、公主则称千岁,明朝大太监魏忠贤在最狂妄时自封九千岁,然而,在大唐,万岁是普通百姓见面的吉利话,相当于后世“新年好”一类的祝福。

    从这里也看出大唐开张、海纳百川的胸怀。

    “万岁”

    “万岁”

    身边不时响起互道万岁的声音,有时素不相识的人打照面,郑鹏也入乡随俗,和带着善意的人相互叫着万岁。

    大唐的文化太绚烂多采了,像大唐的幡传到日本,成为了日锂鱼旗,叠坐传过去,演变成日本的榻榻米文化,郑鹏前世看日本的综艺节目,艺人常叫着“万岁”相互鼓励,现在看来,应是大唐输出文化的一部分。

    “哟,这不是郑公子吗,元正启祚,万物惟新,伏惟相公尊体万福。”迎面走来一个人,远远看到郑鹏,小跑过来,一边说话一边给郑鹏行礼。

    来人身穿官服、腰挎横刀,说话时面露笑意,一笑,他脸上的皱褶如菊花一样一层层打开,看起来极具个人特征。

    说话的是贵乡县衙的捕头黄坚,绰号黄老鬼。

    绿姝轻轻拉了一下发呆的郑鹏,小声提醒道:“少爷,你还没回礼呢。”

    郑鹏马上反应过来,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原来是黄捕头,祝你元正启祚,万物惟新,伏惟捕头尊体万福。”

    说话间,郑鹏有点不太情愿右膝轻点一下,算是回礼。

    在大唐,新年见面说一些吉利的话,如“元正启祚,万物惟新,伏惟相公尊体万福”,元正启祚,万物惟新的意思大约是新的一年开始,万象更新,后面是不同身份就以不同称呼,像有学问有地位叫“相公”,普通老人家则叫“老丈”等等。

    逢人拜年,还需要回礼,大唐的例规需要右膝下跪,大诗人白居易的《元日对酒》诗中有“逢迎拜跪迟”之句,由于回礼太多,拜跪也多,于是身体都有些“拜跪迟”的感觉。

    郑鹏不习惯跪跪拜拜,何况还是黄老鬼这种人,应付一下算了。

    “不敢,不敢,郑公子可是贵人,某今日碰到公子,算是沾到了贵气。”

    这马屁拍得不错,伸手不打笑脸人,郑鹏随意问道:“黄捕头,这是在当值?”

    “是啊,天生的劳碌命,可比不得公子”黄老鬼观颜察色一流,看到郑鹏交谈的意欲不强,识趣地说:“职责所在,还要巡逻,就不打扰郑公子雅兴了。”

    “也好,有空找黄捕头好好喝上一杯。”郑鹏客套地说。

    和黄老鬼告辞不久,身边突然停下一辆马车,以前的邻居钱大叔跳下来,恭恭敬敬地说:“原来是郑公子,元正启祚,万物惟新,伏惟相公尊体万福。”

    郑鹏只能右膝轻轻一弯,连忙回礼。

    行完礼,郑鹏关切地问道:“钱叔,最近日子过得还好吗?”

    “有劳公子关心,好!”钱大叔有些感动地说:“公子派人送了那么多年货给我们,邻居们都念着公子的好呢。”

    “小小意思,不成敬意,以前多亏邻里多帮忙。”

    谈了几句,钱大叔还要探亲,二人这才相互道别。

    “郑公子,元正启祚,万物惟新,伏惟相公尊体万福。”

    “元正启祚,万物惟新,伏惟相公尊体万福,郑公子,万岁。”

    “郑公子,有些日子不见,元正启祚,万物惟新,伏惟相公尊体万福。”

    .....

    一路上,不断有人跟郑鹏打招呼,像以前卖肉的屠户、调料店的掌柜、路上迎客的郭管家、一些以前买过卤肉的食客等,郑鹏人不得不一次次行所谓的拜跪之礼,弄得膝盖都有些酸时,终于体会大诗人白居易“逢迎拜跪迟”的滋味。

    不逛了,拜跪不起还躲不起吗,郑鹏直接带着两女打道回府。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