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71 魏州第一才子
    ,精彩小说免费!

    这么重要的日子,郭府自然重视,早早派了族中子弟在府门前迎接。

    可以让他们多点历练,也可以趁机拓展他们的人际关系,可以说一举两得。

    能参加兰亭会的人,不是成功人士就是走在成路道路上的人,每逢有人登门,负责迎宾的子弟都会笑面相对、快步相迎,有时为了迎一个客人,几个子弟争着去,谁都知道,这是一个扩展人脉、拉笼关系的好时机,然而,当一个面带稚气的翩翩少年郎从马车走下时,却没人迎上来。

    不是没人,门口就站着郭府的郭真和郭诚,看到马车停下,两人都作好上前迎接的准备,可他们看清来人后,都不约而同地停住了脚步,眼里还现出了不屑。

    郭诚有些奇怪地问:“兰亭会,郑家小子怎么也来凑热闹,咦,大哥,你看他手里,好像拿着请柬。”

    “没听说吗,好像叔祖父让大管家给他送了一张请柬,一个贱商也敢出现在这种场合,这么大的人,贵贱还不自知吗?”郭真小声地嘀咕道。

    “好好的兰亭会多了铜臭气,这不是自砸招牌吗?叔祖父怎么想的?”郭诚郁闷地说。

    郭真压低声音说:“叔祖父一向对可棠另眼相看,姓郑的和可棠关系不错,说不定就是我们这个好妹妹给他走的后门,哼,都说女生外向,手肘向外拐。”

    郭可棠虽说是一介女流,可她一向精明、能干,还在财政大权上有很大的话事权,在郭府的地位比很多府上的小郎君还高,以致很多人对她不满,郭真和郭诚就是其中之二。

    兄弟两人窃窃私语,对手持请柬的郑鹏视而不见,场面一度有些尴尬。

    郑鹏摸了摸鼻子,有些自嘲地笑了笑,最后还是自顾往郭府里面走。

    料到这次郭府之行不受待见,没想到刚到门口就受到冷落。

    狗眼看人低。

    郑鹏心里有点不爽,不过还是脸色平静往里走,心里安慰自己说:算了,被狗咬了,还能咬回去不成?被没素质的人看扁,自个有素质,不跟他们一般计较。

    还在考虑碰面时,要不要说上二句,没想到站在门口的郭真和郭诚突然动了,小跑着跑过来,眼里透着真切,脸上也挂上亲切的笑容。

    难道意识到自己的重要性,又或者刚才没注意?

    郑鹏有些意外,刚想说句客套的话,没想到郭真和郭诚一左一右从身边走过,然后听到他们热切地招呼声:

    “耀州兄、仲明兄,你们可来了,一路辛苦。”

    “可把两位盼来了,快快请进。”

    郑鹏扭头一看,只见郭真和郭诚拉着两个刚刚下车的少年郎亲切地交谈着,郭诚还细心替一个身材挺拨、剑眉星目的少年拂去肩上的雪末,好像他是迎接主人回家的下人一般。

    “有劳两位久候,失敬失敬。”

    “能参加兰亭会是某的荣幸,哪有不赴宴的道理,要打扰永真和永诚两位仁兄。”

    永真和永真是郭真和郭诚的表字,要是猜得没错,耀州和仲明也是那两个少年的表字,可惜,郑鹏并不认识他们。

    从郭家两兄弟表现的态度,不是非富则贵,就是才华横溢。

    也懒得上前去找不自在,郑鹏摇摇头,自顾走了进去。

    刚进到大门,差点和一个人撞上,郑鹏一看来人,没好气地说:“小刚,慌里慌张的干什么?

    小刚是郭大管家的儿子,郑鹏和郭管家的关系不错,跟小刚也算熟络。

    “郑公子?抱歉,抱歉”小刚面色一喜,连忙道歉:“我阿爹看到公子迟迟未出席,生怕公子忘了,让我去提醒一下,没想到在这里碰到公子,倒是省下一顿功夫。”

    说到这里,小刚左右看了一下,有些疑惑地说:“公子,你一个人?”

    每一个进府的客人,都会有郭氏子弟陪同,就是抽不出身,也会指派一名下人带路,而郑鹏是孤身一个人,感觉有点不太合情理。

    郑鹏知道他心里想什么,淡定自若地说:“两个府上的小郎君有重要的客人要接待,某算是熟人,也熟悉,就不用找人带路了。”

    小刚一听,大约猜到什么事,不过他没有吱声,走到大门向外张望二眼,好像恍然大悟地点点头,然后笑着对郑鹏说:“郑公子,小的给你带路,这边请。”

    郑鹏和郭府走得近,可是不少小郎君对郑鹏态度很冷淡,还有人说郑鹏借故靠近郭可棠,想攀上郭府这棵大树吃软饭,不受待见很正常。

    “小刚,那两人你认识?”郑鹏突然开口问道。

    郭真和郭诚可是郭府的不是正房所出,可是地位也不低,可对那两个人的态度也太好了吧,以至郑鹏都有些好奇起来。

    “郑公子,那两位叫洪仲明和孙耀州,洪仲明的姨夫是当任魏州刺史,而孙耀州更了不得,当年我们府上大翁还在世时,说他是魏州第一才子,孙耀州写过一首菊花赋,传到京师长安,都说下一次科考他必中进士,有朝中贵人放话,孙耀州中进士之日,就是收他为门下弟子之时,有贵人相助,就是想不飞黄腾达都难。”小刚细心的解释道。

    一个是魏州的明日之星,一个有做刺史的姨父,难怪郭真和郭诚跑得那么欢快。

    这两兄弟,一个名真,一个名诚,不知为什么,郑鹏觉得这名字有点讽刺。

    “哦,原来是贵客到,理解,理解。”郑鹏有些自嘲地说。

    小刚左右看了一下,然后:“郑公子,有句话。”

    “说这话是看不起某了,有什么话,直说,不然以后别去我哪里白吃白喝。”郑鹏故意扳起了脸。

    借着跑腿传话的便利,小刚可没少吃郑鹏卤制的卤肉,平常给郭管家的考敬,这小子也没少沾光。

    “郑公子,孙耀州对府上的三小姐情有独钟,去年还找人上门提亲,不过被三小姐挡了回去,最近公子和三他扬言呢。”

    郭府有三位千金,分别是可梅、可兰和可棠,前二位都已嫁作他人妇,只剩下郭可棠侍字闺中,说三郭可棠。

    尼玛,又来?

    上次被崔希逸误会,自家的大门都被砸,崔希逸可是世家子弟中的大魔王,好不容易才对付了一个,现在又来一个什么魏州第一才子,自己是招黑体?

    要是自己有那心思,去面对也没关系,可无端又拉了仇恨,还真冤。

    郑鹏:“哦,那崔公子对这位孙耀州没看法?”

    上次郑程就是去郭府转一下,就被崔希逸打个半死,这个孙耀州敢找人上门提亲,崔希逸没意见?

    “听说崔公子在他手上吃过亏,具体什么事小的也不清楚,总之郑公子小心就是。”小刚小心提醒道。

    不会吧,崔希逸那呆霸王,也吃过孙耀州的亏,还找不回场子?还以为这呆霸王有多牛呢,原来也有治他的人。

    郑鹏用手揉了揉眉心,不知说什么好了。

    就在郑鹏无言的时候,客套完孙耀州随口说道:“永真兄,刚才进府是哪位,好像有点面生,不知是哪里的少年才俊?”

    “哪是什么才俊,就是一个卖肉的贱商。”郭真随口说道。

    一旁的洪仲明皱着眉头说:“贱商?他来兰亭会凑什么热闹?”

    郭诚解释道:“这事我们兄弟都不甚清楚,不过此人跟我们郭府有些往来,不知他是怎么哄得我们叔翁欢心,特地给他一张请柬,说句心里话,我们都不喜欢此人,兰亭会不就吟风诵月的吗,到时耀州兄好好教训他一顿,让他知道不是什么地方都能来,不是什么热闹都能凑。”

    孙耀州看着郭府的大门,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原来他就是郑鹏,有趣,永诚兄,放心,某会好好领教一下这位郑公子的才学。”

    还想想兰亭会后再找郑鹏,看看什么人敢抢自己心爱的女子,没想到这个小贱商还敢出现在兰亭会,真是...太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