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72 碰上本家人
    ,精彩小说免费!

    “北皋黄少白到。”

    “沙口集钱枫到。”

    “贵乡县令陆明府到。”

    郑鹏还没有到兰亭,就听到下人唱客的声音不断于耳,忍不住拍拍:“某就不想被唱,绕过它吧。”

    唱客就是有客人到的时候,仆人高呼一声,介绍来客的身份,方便宾客相互认识,也让熟人知道朋友上次好相见,当然,念到有身份的人参加聚会,也显示聚会的格调高,所以仆人唱到重量级人物时,会故意加重语气,像唱到陆明府时,声音明显比前面提高了几度。

    这年头,就是唱客也是一门技术活。

    郑鹏自知不受侍见,有心躲开,唱客这个流程也就免了。

    都说大人物都会压轴出场,兰亭会刚开始不久,贵乡县的陆县令就来了,读书人把县令称为明府,刚才听到陆明府,这么早就来这里,从这里可以看出,兰亭会的规格肯定很高。

    “好的,郑公子,这边请。”小刚只是犹豫了一下,很快就同意了郑鹏的要求。

    郑鹏是郭府的贵宾,这个要求微不足道,听他的。

    很快,郑鹏在小刚的安排下,坐在外围的一张小桌上,一边享用着茶水点心,一边好奇的四处打量。

    兰亭所在的位置,是郭府后花园的一角的假山上,假山不是观赏用的那种,而是层层向上,以假山顶上的兰亭为中心,通过桂花台、花之径、环碧廊层层环绕,可以说三步一景、五步一观,通过位置和空间的巧妙利用,左回右折,互相沟通,漂亮、实用、又方便彼此之间的交流,形成一个绝佳的集会场所。

    郑鹏听郭管家简单介绍过,设计园子的时候,除了请有名的大匠设计,还把华夏文化的“隐”和“叠”的理念加进去,让园林不仅仅局限于风景,还赋予它生命,有了生命,整个建筑群都鲜活生动起来,供人落坐的桌椅,都是能工巧匠用青石凿成,石桌有圆有方、有高有低,很有心思地和周围的环境相衬托,巧妙地与环境融为一体。

    就是地板也是用板砖与青砖加工,打磨光滑,拼凑针插不入,不得不说,郭府的后花园,是一个很值得一游的地方。

    这就是豪门的底蕴,据说光是地板一项,花费就在过千贯之巨。

    “某是车前韩为民,字若水,不知阁下尊姓大名?”郑鹏刚坐下,旁一个长得精瘦的少年主动打起招呼。

    郑鹏忙回礼:“免尊,姓郑,单名一个鹏字。”

    “郑兄一表人才,前途不可限量,对了,刚才怎么没有听到唱你的名字?”韩若水好奇地问道。

    “这个,说起来不好意思,某只是区区一个寒门秀才,沾了点光才进来的,所以也就没必要唱名字了。”郑鹏。

    韩若水楞了一下,勉强地说了声“阁下真会开玩笑”后,很快借故走了。

    这里有背境、有前程的人多的是,找棵大树好乘凉,没必要和这种没权没势、还要走后门才进来的小人物浪费时间。

    来得快,去得也快,二个呼吸的工夫,那位韩若水走了,郑鹏也乐意一个人坐着,慢慢品尝郭府精心泡制的点心。

    兰亭会说是读书人的一次盛会,也可以是一个名利场,这里能看到奢华热闹,也能见识到世态炎凉,郑鹏一个人坐着,偶尔也有人主动上前搭讪,有人还能笑着说几句,可大多看到郑鹏没多少结交的价值,随便找个理由走开。

    当然,也有人获得特殊的,像孙耀州和洪仲明,两人一出现,马上被人围起来的感觉,好像后世狂热的粉丝看到偶像一样。

    别的不说,就是负责大声介绍的下人,语音再一次加大音量。

    于是,在别人忙着拉笼关系、拓展人脉的时候,郑鹏却一个人躲在角落里美滋滋地吃喝着。

    不吃白不吃。

    “飞腾兄,原来你躲在这里,让某一顿好找。”郑鹏正在无聊时,耳边顿时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扭头一看,郑鹏眼前一亮,又看到“人形元宝”了,不对,应说又看到崔希逸,有些好奇地说:“崔公子,没想到你也喜欢这种场合,刚刚是在找某?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崔希逸简直就是郑鹏的福星,送马送车送人情,还能借他的“刀”对付自己不喜欢的人,反正每次他出现,准有好事。

    看着崔希逸,郑鹏都有种莫名兴奋。

    “没,听郭管家说飞腾来了,有些日子不见你,特地找你叙叙旧”说完,崔希逸有些不爽地说:“那个不知死活的孙耀州来了,某能不来吗?”

    说到这里,崔希逸有些得意地压低声音说:“兰亭会每年都会举行一次,题材大同小异,都是花花月月这些,本公子最近得了不少佳作,正好压压孙耀州的威风。”

    得?是买的吧。

    谁不想在重要场合一鸣惊人,谁不想一夜成名,很多读书人平时得了佳作,没有当场作出来,而是攒着为重要场合用,什么题材都准备一些,要的时候可以拿出来,这是很多诗作佳作频传的原因,当然,也有些人想不出,花重金买别人的诗。

    不用说,就凭孙耀州那个魏州第一才子的头衔,崔希逸肯定不会没点准备。

    “祝崔公子旗开得胜,把姓孙的小子踩在脚下,兰亭会扬威,抱得美人归。”郑鹏笑着恭维道。

    自己可是招黑体,听说孙耀州放话要教训自己,要知孙耀州和崔希逸又有仇隙,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郑鹏努力给崔希逸加油打气,自己坐山观虎斗。

    崔希逸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拍拍郑鹏的肩膀说:“这话某喜欢,好,明晚请你喝酒。”

    两人又聊一会,崔希逸这才笑着离开,他还有别的应酬呢。

    这小子算不错了,听到自己来,特地主动找上来打个招呼,郑鹏对他的好感又多了二分。

    “劳驾,这位置有人吗?”崔希逸刚走不久,一个大头圆脸、眯着小眼睛的小胖子开口问道。

    一张石桌,可以坐二到四个人,郑鹏所在的位置只有一个人,小刚离开前,特意替郑鹏送了不少东西,郑鹏正想说没人,无意中发现那小胖子双眼紧盯着桌面那碟卤肉,嘴角处都挂有一丝晶莹。

    该不会碰上吃货,看上桌上的美食了吧?

    想归想,郑鹏很快应道:“位置倒是没人,只是这里有些僻静,不利于应酬。”

    “没人就好,什么应酬不应酬,反正某正想清静一会,对了,这桌上的东西,是不是大会提供的?“小胖子假装不经意地问道。

    “是的,都是大会提供,阁下只管享用。”

    小胖子不客气用竹签吃了几块肉,这才有些满足地说:“不错,某是郑荥阳,你呢?”

    郑鹏有些吃惊地说:“荥阳郑氏?”

    古人喜欢在姓后面加官职、地区、表字等,例如陆县令、钱主簿等,来自元城的郑鹏,自称为郑元城也没毛病,这人自称是郑荥阳,自己很大机率是碰上荥阳郑氏的人。

    “正是,阁下呢?”小胖子也没隐瞒,大方地说出来。

    郑鹏没想到,在这里碰上荥阳郑氏本家的人,真是巧了。

    “某也姓郑,阁下可以叫某郑元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