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81 美好生活
    ,精彩小说免费!

    “飞腾兄,你这话什么意思?吃卤肉还能长进?”人群中有人吃惊地问道。

    一瞬间,郑鹏感到自己成为目光的焦点,不仅提问的少年,就是参与兰亭会的人、包括坐在兰亭的几个大人物,都把目光投到这里。

    也不是所有人的目光都好奇,郭老头的目光有点无奈,而郭鸿的目光则有点担忧。

    郑鹏可没他们那么多顾忌,看到这么多上流阶层看着自己,内心隐隐有种兴奋的感觉,可表面还是面不改色,一脸诚恳地说:“这是某的一点个人体会,不为何解,每次吃完卤肉后,就觉得精神集中、思路开阔,读起书来也特别的得心应手。”

    多好的宣传机会,连广告费都省下,能发财之余还能装逼,心里简直美滋滋。

    郭鸿生怕郑鹏再扯下去,扯出郭府合作卤肉的事,连忙说:“感谢诸位的捧场,有的贵客晚上还要赶回家,方刺史明日还有公务要处理,要不然某还真想跟诸位彻夜长谈,现在夜色已深,让我们为诗魁颁奖吧。”

    于是,在一阵吹呼声和掌声中,郑鹏和张九龄双双拿到自己的彩头,一套精品的文房四宝和百贯铜钱,百贯铜钱太重,不方便拿,贴心的郭鸿换成了同等价值的金条。

    “飞腾,你才华横溢,只要勤加努力,必然大有一番作为。”临别时,张九龄动了爱才之心,拍着郑鹏的肩膀说道。

    “不敢”郑鹏连忙恭恭敬敬地说:“张拾遗才高八斗、能力超卓,是大唐的栋梁,入将拜相,指日可待,还请张拾遗日后多加照料。”

    “呵呵,承你贵言,真有此一日,某必不忘飞腾今日之贵言。”

    张九龄只觉这是郑鹏一句客套的话,因为自己不愿讨好权贵,被姚崇打压,别说入将拜相,能不能保住官位还说不定。

    “某会观人之术,张拾遗信不,不出十年,必入阁拜相,要是十年内没应验,某原奉上千金。”郑鹏压低声音说。

    这么有信心?

    张九龄心中一动,呵呵一笑:“没想到飞腾对某这么有信心,千金倒不必,你这话鼓励已值千金,哈哈哈。”

    虽说张九龄并没有承诺什么,以他耿直的个性,也不会乱给承诺,但是郑鹏感到,两人的关系一下子拉近了不少。

    没想到这么轻易就获得这位未来牛人的好感,郑鹏又说几句客套的话,这才有点依依不舍看着郭真把张九龄拉走。

    像张九龄这种远道而来的贵客,郭府肯定早早安排了客房,说不定还有陪睡的美婢。

    来的时候孤单只影,走的时候众星抱月,郑鹏一边走一边不断打着招呼,拱手告辞,从兰亭到郭府大门这点路,足足走近二刻钟。

    刚走出郭府的大门,一辆马车由远及近,在花灯的照耀下,郑福那张老脸略带疲惫,不过他笑容满面地说:“少爷,兰亭会散了?现在去哪?”

    作为车夫,郑福哪都不去,在郭府的大门外等了几个时辰,对上了年纪的郑福来说,可是累得不轻,听说不少人喜欢宴后去青楼继续狂欢,于是细心地问郑鹏,是回家还是去哪。

    “乏了,回吧。”郑鹏打个呵欠,自顾上了马车。

    酒足饭饱,拿了彩头、打了广告,顺便出了一口恶气,可以说心情大好,寻花问柳没什么心情,倒不是郑鹏清高,而是一来年纪小,二来眼界高,庸脂俗粉根本看不上,还不如回家睡觉。

    郑福应了一声,然后驱马向前行。

    走到半路,郑鹏突然开口道:“郑福,现在家里不缺钱,人手不够,抽空再买几个奴婢吧。”

    宅子那么大,郑福一家都是身兼几职,有点忙不过来,像今晚要聚会,作为管家的郑福又要做车夫,要是守上一宿,估计第二天都不用干活了,这次拿了一百贯的彩头回来,正好添几个奴婢。

    “是,少爷。”郑福一听,马上感激地应了下来。

    家里添奴婢,作为管家的郑福手下有更多的人手调用,也就间接减轻自家人的工作量,绝对是一件好事。

    从郭府到家的路程,坐马车也就一刻钟,快到家里,郑鹏掀开车帘一看,不由心中一暧:大门处,绿姝和郑婶母女一起做的花灯,依旧灯光辉煌,在倒春寒的冷风中、在皎洁的月光下,一个娇小可爱的身影正在门口处张望,由于寒冷的缘故,不时还把小手放在嘴边呵气。

    是绿姝。

    在这个世上,深夜里有一盏为自己亮着的灯,有一个默默等着自己回家的人,这种感觉很美好、很温暧,郑鹏的心中泛起一股暧流,一下子驱散了深夜的寒意。

    “少爷,你回来啦,没事吧?”看到郑鹏回来,绿姝小跑着过来,眼里透着惊喜,俏脸露出微笑,那种发自内心的喜悦,让人看到都暧心。

    郑鹏轻轻摸了一下她的秀发,心疼地说:“怎么还不睡,站在这里多冷啊,本少爷有郑福陪着,没事。”

    “绿姝不累,少爷不回来,我,我睡不好。”绿姝有些羞涩地说。

    这话说的,要是有外人在场,还以为郑鹏把绿姝给祸祸了呢,郑鹏呵呵一笑,拉着绿姝往家里走。

    本想回去洗洗就睡,没想到回到正堂时,赫然看到桌子上摆着酒水、果品和一些糕点,不由吃惊地说:“绿姝,你还没吃饭?”

    “吃过一点,怕少爷在宴会上吃得不好,特地给少爷留了一点,那饭菜还在锅里热着呢,少爷,要不要再用一点?”绿姝一脸盼望地说。

    记得郑鹏说过,自己地位不高,背境也不好,去兰亭会那是装孙子,绿姝怕自家少爷吃不好,生怕他饿着,就特地给郑鹏留了丰盛的饭菜,自己也只吃了一点点,等少爷回来陪他吃。

    郭府办宴,山珍海味应有尽有,郑鹏抱着不吃白不吃的念头,吃了一个肚皮圆,现在一点也不饿,可看到绿姝那张可爱的小俏脸,还有那盼望的小眼神,不忍拂了她的一片心意,轻轻点点头:“本少爷还真有点饿了,还是我的小绿姝想得周到,平日没白疼你,你等了一晚也饿了,一起吃吧。”

    绿姝原来有些紧张的脸,闻言笑脸如花地说:“嗯,少爷,你先坐着,婢子先拿水给你洗手,饭菜马上就来。”

    能跟少爷一起欢度佳节,还是二个人,一想到这里绿姝的小心脏就像有头小鹿在乱撞,惊喜、开心、还有一点点小羞涩。

    绿姝也不知为什么,反正能跟少爷在一起,就是高兴。

    “郑管家累了一晚,把饭菜给他送一份。”郑鹏细心地说。

    “吃饭时,让郑婶给郑叔留了,少爷,你就放心吧。”

    绿姝干活很麻利,没多久,郑鹏和绿姝主仆两人坐在一起,开开心心吃着一顿迟来的上元佳节饭。

    “少爷,吃鸡腿。”

    “少爷,这鱼很好吃。”

    “卤肉是刚卤好,味特香,少爷,你尝尝。”

    “少爷,你要喝什么酒,婢子给你热去。”

    一坐上饭桌,绿姝就像一个贤惠的小媳妇,不断张罗着给郑鹏挟菜,就一小会的功夫,菜碗上的菜都堆得像座小山了。

    郑鹏连忙叫停,一边把碗里的好菜往绿姝的碗里挟,一边说:“郭府要什么菜没有,我吃过大餐,不是很饿,来,你吃,看,最近你都瘦了,外人的人看到,说不定指着我后背说我对下人不好呢。”

    “哪有,少爷是天下最好的少爷,谁敢说少爷坏话,绿姝...吐他口水。”绿姝一脸气愤地说。

    “好了,这么多菜,多吃点,别浪费。”

    “嗯,绿姝听少爷,少爷,你也吃呀。”

    “吃,行了吧。”

    两人有说有笑地吃起来,郑鹏说一些兰亭会席间的趣事,逗得绿姝笑得花枝招展,差点没喷饭。

    收拾碗筷时,绿姝关切地问:“少爷,吃饱了吗?要不要再做点甜点?”

    “够了,够了”郑鹏摸着鼓起的肚皮,看着烛光下娇美如花的绿姝,心中一动,开口说道:“吃得这么饱,本少爷都懒得动了,罚你一会给本少爷搓背。”

    绿姝闻言楞了一下,好像不敢相信的自己的耳朵,反应过来,俏脸爬上一丝红晕,那好看的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低着螓首,声如蚊呐地说:“绿姝听...听少爷的。”

    当晚,郑鹏享受绿姝细心的伺候,洗了一个颇为香艳的澡,虽说对着俏美的绿姝有些小冲动,不过最后郑鹏还是忍住,只是有些邪恶地教绿姝用她葱白细嫩的小手,帮自己完成一次**的渲泄......

    兰亭会喝了不少酒,回家又喝了一回,完了还洗了一个香艳的澡,以至第二天,郑鹏一直睡到响午,这才心满意足地醒来。

    美好的生活啊,数钱数到手抽筋还有一点距离,睡觉睡到自然醒已经做到,看到郑鹏醒来,略带羞涩的绿姝马上伺候郑大少爷洗刷,还没洗刷完,郑福急匆匆赶来禀报:“少爷,郭有急事找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