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83 又一条财路
    ,精彩小说免费!

    郭可棠扑哧的一声,忍不住被郑鹏的话逗笑,闻言还有点不死心地说:“真不考虑?我有一个堂妹,可是长得如花似玉、柔情似水哦。”

    “再说这问题,某就要送客了。”郑鹏有点气急败坏地说。

    大唐民风开放,像寡妇再嫁、男女互倾爱慕没人背后嚼舌根子,可一个大美女当着郑鹏面前说些谈婚论嫁的事,郑鹏想挑逗一下她,没想到被她反挑逗,而自己不得不竖起白旗投降,怎么有点老猫烧须的感觉。

    这个郭可棠,真是什么都敢说,郑鹏也服他了。

    “好,不谈”郭可棠语音一转,开口说道:“那我们谈谈有什么办法让兰亭会有更大的影响力,刚才小女子亲耳听到郑公子有办法的,对吧?”

    “某有什么好处?”

    “有一堂妹,年方十三,长得如花似玉,楚楚动人。”

    郑鹏马上喊停地说:“郭小姐,能不能不谈你堂妹,某功名未立,不谈儿女私情。”

    “郑公子,小女子虽说不知你有什么方法,对兰亭会有多少成效,但请你放心,对于朋友,贵乡郭氏从不让朋友失望。”郭可棠一脸骄傲地说。

    郑鹏闻言,点点头,然后笑着问道:“郭小姐,某问你,为什么那么多少年才俊愿意放弃和家人共度佳节的机会,跑到郭府参与兰亭会?”

    “简单,有一群志趣相投的朋友,可以扩展人脉,还有机会扬名、得到贵人青睐,一夜成名谁不想?”

    “那兰亭会的主题是什么?”

    “写诗啊,兰亭会其实就是诗会”郭可棠不讳忌地说:“为了保持吸引力,有时我们还进行一些操作。”

    所谓的操作,估计是提前请人做几首好诗,要是诗会没有出彩的诗句,就搬出来救场。

    郑鹏打了一个响指,开口说道:“口口相传,总有到达不到的地方,或有说有错漏之处,为什么不出一本诗集广为传播呢,到时书名就叫兰亭会,在作序中说郭府的功劳什么的,印个一万几千册,卖到大唐各个州县,到时你们郭府想不出名都难。”

    “对啊”郭可棠眼前一亮,兴奋得自言自语地说:“以前的诗,出彩的不多,也就没出书的想法,这次出了这么多好诗,印成书册,绝对可以提升郭府的声誉,可惜印刷成本高了点,不过赔点钱没关系,和郭府的声誉相比,钱财可以忽略不计。”

    “等等”郑鹏马上打断郭可棠的话,一脸惊讶地说:“郭小姐,某没听错吧,出书不是赚钱的吗,还要赔钱?”

    郭可棠有些无奈地分析说:“郑公子,现在做印刷的印板价格可不低,印墨、纸纸都是一笔大的开销,印刷成书后,要是售价过高,那些读书人就会相互抄借,就怕他们只抄诗不抄序,既然要名气,还不如赔钱赚声吆喝。”

    说完,郭可棠跟郑鹏说印刷方面的常识。

    经郭可棠解释,郑鹏这才明白,大唐用的都是木板印刷,为了符合印板需要的硬度、耐磨和存放等问题,一般选用纹质细密坚实的木材,如枣木、梨木等,最好是黄龙木,把木材锯成一块块木板,把要印的字写在薄纸上,反贴在木板上,再根据每个字的笔划,用刀一笔一笔雕刻成阳文,使每个字的笔划突出在板上。木板雕好以后,就可以印书。

    随着印刷的兴盛,好的木材越来越少,而好的雕板师傅要价也越来越高,再加纸张价格高昂,所以书的成本水涨船高。

    郑鹏这时才想起,印刷术在大唐还不发达,现在还是用木板印刷,像一块印板,稍有不慎就会前功尽弃,要是运气不好,要废几块板才能成一块,价格不高才怪。

    突然,郑鹏眼前一亮:又一条财路。

    郑鹏嘴边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干咳二声,引起郭可棠的注意后,不急不缓拿起茶杯喝起来,等郭可棠等得快没有耐性时,这才故作高深地说:“假如某有办法,解决高成本的问题呢?”

    “能降低多少?”一说到正事,郭可棠马上变得精明起来。

    “具体不好说,降低三分之二那是最少的。”郑鹏一脸自信地说。

    郭可棠脸色一变,手中那块红豆糕差点没掉下来,人一下子站起来,焦急地问:“郑公子,你不是开玩笑吧?”

    “某骗过郭小姐吗?”

    “那倒没有”郭可棠摇摇头,眼里露出一丝莫名的兴奋。

    郑鹏很懒,有时说话也没个正形,谈起钱也没君子视钱财如粪土的风骨,但他办正事的时候,从没出过错,不时给人意料不到的惊喜。

    “要是开发成一门独市生意,啧啧,这可了不得,大唐数以十万计的读书人,都是我们的顾客,那么多客人,到是想不发财都难,这样高雅又赚钱的买卖,选哪个做合作伙伴呢,为难啊。”郑鹏有些“为难”地说。

    “选我,选我,选我”郭可棠明知郑鹏是在吊自己胃口,可她依然控制内心的激动,大声地说:“郑公子,我们合作了这么久,你知道我们郭府的声誉,祖父大人生前说得最多的,就是人无信不立,对亲人要团结忠诚,对朋友要慷慨大方,这也是我们贵乡郭氏朋友满天下的原因,不夸张地说,郭府不是的郑公子的最好选择,但绝对是最佳选择。”

    这话郑鹏并没有怀疑,要知郭元振16岁时在太学读书,家中给他送来四十万钱。这时,有一个穿着丧服的人到他门前请求救济,并称:“我祖宗五代都没有安葬,希望您能接济我,让我能够办理丧事。”郭元振听后,也不问他姓名,就把家中寄来的钱全部给了他,没有丝毫吝惜之色,对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也能这样大方,可以看出郭元振一个天生仗义的人,当然,前提是他家里有钱。

    在他的教导影响下,他的后人坏不到哪去。

    一边三个“选我”,郑鹏突然想起后世某个选秀节目,不由觉得有些好笑。

    “那分成方面?”

    “如果做大,可能要送一些干股出去,不过小女子可以保证,郑公子的份额是最大的。”郭可棠毫不犹豫地说。

    从卤肉合作吃到了甜头,郭可棠对郑鹏有了莫名的信任。

    郑鹏这才满意地点点头,这才把自己的想法说出:“印刷的成本过高,主要是印板,不仅容易出错、损坏,还不能循环再利用,如果我们设计出一种印板,用完了可以继续用,不用怕坏了一点点就要重新一整块雕刻,你觉得怎么样?”

    “当然好,问题是,有这样的印雕板吗?”郭可棠一脸疑惑地说。

    “郭小姐有带印章吗?”

    印章历史可以追溯到战国时期,种类也很多,像玉玺、将军印、官印都属于印章的一类,除了公务所用,私人印章也跟着流行,制作材料金属、木头、石头、玉石等等,郭可棠作为郭府的隐形商业总管,随身都带着自己的印章。

    “有”

    郑鹏要了过来,和自己新刻的印章并在一起,沾了印泥,在一张纸上一按,纸上同时出现郑鹏和郭可棠两个名字。

    看到郭可棠还是一脸疑惑,郑鹏不紧不慢地说:“要是把印章都规规化,同一大小,不同的印章刻不同的字,找个框固定起来就是一个印板,用完了把框一解,回收起来,需要印别的东西时再排列......”

    郭可棠呆呆地看着纸上那两个名字,猛地一拍桌子,激动两腮通红地说:“天啊,这主意实在太妙了,郑公子,你真是一个天才,只有天才能想出这样的主意,不过,小女子倒有点好奇。”

    “哦,好奇什么?”

    “郑公子如此聪慧,想必郑家的人也不笨,为什么他们会将如此优秀的子弟赶出家门,逼他自立门户呢”

    郑鹏心明似镜,不过却装着一脸无辜地说:“谁知道呢,某真是当局者迷。”

    就在郭可棠说到元城郑家时,此刻,远在百里之遥的郑家,以郑老爷子为首几个主要人物在大堂内齐聚一堂,只是,气氛有点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