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85 高兴就好
    ,精彩小说免费!

    仲岛更热闹了。

    在郑鹏的建议下,卤肉采取降价走量的策略,需求本来就旺盛,兰亭会后,一条吃卤肉吃出一个才华横溢的第一才子的传言,连带读书人都鼓动了,原来受到偏见或买了只能偷偷吃的卤肉,变得高大上起来。

    对读书人来说,一壶酒、一包卤肉就是最好的享受,让卤肉的生意进一步提升。

    读书人也有馋的,吃着觉得好吃,为了多吃点,没事也夸大功效,让不少长辈屁颠颠掏钱抢购,希望自家也“吃”出一个大才子,销量的激增促使规模的扩大,郭可棠一下子又补了一百人进去。

    并不是所有人都进卤肉加工坊,其中一半人组成购生猪的队伍,四出购买生猪,以一头猪150斤计算,每天都要杀过百头猪取肉,才能稳定卤肉的供应,贵乡的猪坚持不了几天就没了,在需求的带动下,就是生猪的价格也上涨了近二成。

    价格的上涨,促使附近的百姓兴起一股养猪热,郭可棠也决心把规模养猪的计划加快。

    生猪价格上涨,郑鹏发展多种卤肉的计划也开始实施,这样一来,仲岛越发兴旺。

    郑鹏来仲岛,除了巡视一下最新的生产情况,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和郭府合伙开发印刷技术。

    比起卤肉,郭可棠明显对印刷技术重视多了,第二天就在仲岛选了一个秘密的地方,挑了最有经验的工匠供郑鹏使唤。

    “少爷”登上前往仲岛的船上,阿军突然叫道。

    郑鹏随口应道:“嗯,有事?”

    阿军左右看了看,有些不太肯定地说:“不知为什么,这二天有一种被监视的感觉,出了大门感觉更明显,少爷还得小心为上。”

    “估计是那些小毛贼吧,不管他,我们小心点就行。”

    郑鹏最近买奴置宅,还在兰亭会得到了丰厚的彩头,有可能被人盯上,要在自己身上打打秋风什么的,这种人有多种称谓,像泼皮、混混、市井儿、流氓等等,反正都是一回事。

    在贵乡县,自己和郭府走得这么近,还有人敢打自己的主意?

    阿军应了一声,不过他还是很尽职地四下张望,生怕有人对自家少爷不利。

    郑鹏上到岸,郭管家已在简易码头候着,一看到郑鹏,马上把他领到一间单独的院子。

    一进门,郑鹏不由楞了一下,不仅郭可棠,就是郭家的郭老爷子和家主郭鸿都在,看到郑鹏到了,郭可棠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郑公子,叔祖父和阿耶听说要搞新式印刷,感到非常好奇,非,想必郑公子不会介意吧?”

    人都来了,能说什么?

    印刷不比卤肉,相关原理郑鹏当场就跟郭可棠说了,不夸张地说,现在人家甩掉自己单干都可以,还有什么不行?

    卤肉是迫于形势的合作,这一次新式印刷,郑鹏特意抛出来,就是测试一下郭可棠和郭府的信用,要是郭府能经受得住诱惑、诚信行事,那以后合作的机会多的是,要是经受不住诱惑,合作就到此为止。

    郑鹏笑着说:“不介意,人多可以集思广益,求之不得呢。”

    说完,笑着上门给二人行礼。

    经兰亭会后,郭鸿对郑鹏的态度大有好转,闻言笑着说:“贤侄果然大才,此事能成,将会是大唐读书人之福。”

    郭老头拍拍郑鹏的肩膀,笑呵呵地说:“你这小子,乳臭还没干,可是一会一个主意,一会一个惊奇,老夫真想敲开你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

    “哪有,哪有”郑鹏不着痕迹地揉揉肩膀说:“郭老伯开玩笑了,就是晚辈平日没个正形,喜欢天马行空罢了。”

    这老头,拍个肩膀用得那么大力吗,弄得肩膀都有些酸痛,郑鹏心里暗想:这老货肯定是故意的,不知是自己没让他看到没穿衣服小妇人,还是拒绝郭府联婚的提议,所以故意用力拍打自己。

    那么老,手臂还那么有力,对了,郭老头整天去郭氏书院扫地,成不了传说中的扫地僧,估计臂力还是很可观。

    客套过后,开始步入正题,郑鹏在郭可棠的带领下,进入一个临时用木板搭成的大工棚,里面已经有几个工匠在等着自己了。

    里面的工匠,都是郭府的家奴,看到主人来,又是一番礼仪和介绍,最后郭家三人,包括郭可棠都站在一边,全场交由郑鹏处理。

    按郑鹏的要求,工匠有铁匠、木匠、泥瓦匠和雕板匠,为首的人叫胡三,精通雕板和泥瓦,对木工也有涉猎,是一个多才多艺的工匠。

    胡三年约四十,正是处在匠师的黄金时期,听完郑鹏对活字印刷的设想后,不由眼前一亮,对郑鹏行了一个礼,一脸恭敬地说:“公子大才,这主意实在太精妙了。”

    “老胡,依你看,这法能凑效吗?”郑鹏开口问道。

    “可行”老胡很认真地点点头,一脸兴奋地说:“郑公子,完全可行,小的现在都可以做得出来,只要找一个最合适的方案,就能大规模地印刷了。”

    郑鹏的法子,不仅可以极大节约雕刻的成本,还有利于存放,以前一页一个印板,雕错一点要重雕,雕刻差一点也要重雕,人工和材料都很高,一页要一个印板,要是一本长一点的书,光是印板就惊人,除此之外,存放也是一个问题,一些规模大一点的印刷厂,需要投入很大的人力物力去保护印板,除了需要地方存放外,还要注意防火、防潮、防干裂、防虫等等。

    但是,郑鹏的方法可以很完美地解决这个问题,如果熟练的话,几块印板就能大规模印刷,一边印一边排,简单快捷、存放方便,只要多刻一些字,连雕板匠都可以不要。

    郑鹏点点头,拍拍老胡的肩膀说:“那好,你们开始做吧,慢慢摸索,一定要找出一套节约成本、实用还要高效的方法,要什么材料尽管提,到时做好了,重重有赏。”

    “谢公子。”老胡一脸兴奋地说。

    郑鹏把原理都说到透了,难度不大,就是找最合适的方案,对老胡来说,这是一项简单又非常有成就感的事,自然劲头十足。

    几个工匠忙开了,郑鹏也乐于让他们慢慢琢磨,招呼郭可棠等人出去,免得他们在,老胡他们不能放开干活。

    一行人出去后,马上有人用大锁锁上,好像不放心一样,有三个不同的人各锁一把锁,而工棚外,隔几步就有一位健奴守着,一个个睁大双眼,有种加老鼠也不让的架式。

    “这,至于守得这么严吗?”郑鹏有些吃惊地说。

    仲岛外面有人守着,岛上也戒备森严,新式印刷还在测试,又加了一个的警戒线,太夸张了吧。

    郭鸿笑呵呵地说:“这印刷术太神奇了,看得严一点,小心使得万年船。”

    “就是,又不用你的人守,急什么?”郭可棠在一旁附和道。

    好吧,你们高兴就好,郑鹏马上表示自己没意见。

    郭老头看着郑鹏,一脸认真地说:“郑小郎君,这个新式印刷很重要,你要保密,没成功之前,千万不能说出去,明白吗?”

    “是,郭老伯所言极是,晚辈一定守口如瓶。”

    很少看郭老头这么正经,郑鹏看到也不敢开玩笑,一脸郑重地答应。

    四人说了一会,很快就各自散了。

    接下来几天,郑鹏有空就往仲岛跑,主新式印刷的进展,不时指点几下,还卤肉加工坊开发新品种的情况,每天早出晚归,日子倒也过得充实。

    郑鹏过得充实,可是专职充当护卫的阿军最近有些异常,不仅身上多了一把横刀,郑鹏每次出门,阿军还要多叫二个健奴跟着保护郑鹏。

    一连几天都是风平浪静,郑鹏觉得可能是阿军神经紧张,让他放轻松点,可每次阿军都不听。

    由他吧,郑鹏也不在意。

    你高兴就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