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87 家门惊魂
    ,精彩小说免费!

    郑鹏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的字有一天会出在大明宫,还被玄宗李隆基带走欣赏,不过郑鹏觉得自己已经活在梦中。

    住上园林式的豪宅,身边有如花美女相伴,每天都是睡觉睡到自然醒,钱财也不缺,真去数那堆积如山的铜钱时,数到手抽筋绝对没问题,最重要是没人约束,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有空到仲岛转转,无聊和绿姝、小音打打牌,兴致来了让郑婶弄上一桌美食慢慢享受,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简直就是快活不知时日过。

    羊肉和鸡肉的卤制方法已经成型,在积分鼓励制度的鼓动下,卤肉加工坊的奴隶一个个卖力干活,千方百计改良配方、降低成本,听说还有人联合起来一块琢磨,卤肉的生产保质保量,一直在精益求精中,郑鹏也乐于做甩手掌柜。

    劳动人民的智慧是无限的,只要给他们一个念想、一份希望,就能激发他们无限的创造力。

    新式印刷方面的进展也很快,在过多次试验后,最后在郑鹏的点拨下,胡三等人开始向胶泥方面摸索,而铁匠也一直在找更小巧的框架、字模。

    让郑鹏始不及的是郭老头,原来是郭氏学院的“扫地僧”,自从新式印刷一出来,学院不去了,扛着一个大扫把,有空就在新式印刷的工棚四周扫地,弄得那些守卫怪不自在,一个个天天绷得紧紧的,生怕这个叔翁是来挑刺,要惩罚自己。

    别人怕,郑鹏可不怕他,这个郭老头,其实就是一个老小孩,对他规规矩矩反而惹他不高兴。

    平日郑鹏都是吃完午饭转一圈,就当是消食,今天负责研发的胡三说有一窑胶泥做的字模效果怎么样,就留下等到字模出窑,测试了一下出窑的字模,又提了新的意见,等郑鹏坐船离开仲岛时,已是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漆黑的夜空中挂着一抹弯弯的月芽儿,繁星点点,冬去春来,风中夹着一种嫩叶的清新气息,田野里,虫在鸣叫,蛙在歌唱,点缀了夜的寂静,这是一个美妙的夜晚,一个属于盛世大唐的美妙之晚。

    郑鹏站在船头,伸着双手,眼着眼睛,感受夜风拂过身体那种温柔的感觉,听着船浆划破水面的哗哗声,整个人都沉浸在这片美好的天地之间。

    然而,总有一些不识趣的人,打破这个美好的时刻,跟在后面新买的奴隶阿富突然叫道:“咦,少爷,你看,城里哪家举行宴会,火光那么大,要烤几只羊?”

    在大唐,羊是最受欢迎的食物,有“无鸡不成宴,无羊难尽欢”的说法,有客人来了,点上一堆篝火架上一只肥嫩的小羊,那是最高礼节,由于烤羊需要用到大量的炭,最好是放在露天的地方,晚上在高一点的地方张望,哪家有篝火,就是那家要宴请重要的客人。

    “不对”跟阿富一起买进的阿贵反驳道:“烤羊哪有这么大的动静,应是走火了。”

    “是走火,看位置,应是县衙。”一向沉默寡言的阿军眯着眼说道。

    县衙失火?

    郑鹏忍不住张开眼睛,举目一看,果然,夜空中县城方面有一处火光很明显,大致的方位郑鹏还猜得出,但没阿军看得很么清楚。

    天天派人敲锣注意走火的县衙失火?这倒是一个大新闻。

    这时船已经靠岸,郑鹏一跃上岸,大声说道:“走,我们看看热闹去。”

    大唐的娱乐还是太少了,没络、没ktv、没电影院、游乐场,老百姓为了省点灯油,天一黑就早早上床睡觉,就是县城也大片漆黑,郑鹏也变得有些八卦起来。

    一行四人赶回到县衙时,只见门口一片狼籍,地上全是水痕,不时有人进进出出,一些捕快还骂骂咧咧地赶人。

    “谭捕快,发生什么事?”郑鹏突然看到一个姓谭的捕快,他是黄老鬼的手下,算是认识,忙跟他打探。

    “原来是郑公子,失敬。”谭捕快一看到郑鹏,收起刚才驱赶围观百姓时狰狞的面孔,面带讨好的笑容,恭恭敬敬地说。

    郑鹏还没出名前,就是绰号鬼见愁的捕头黄老鬼,也让郑鹏治得贴贴服服,现在郑鹏声名远播,谭捕快巴结还来不及,哪敢怠慢。

    “这里发生什么事,乱成这样?”

    谭捕快有些晦气地说:“听说是老鼠撞倒了油灯,然后窜到户房的资料库,里面的资料烧得七七八八,这下户房的人要哭了。”

    “不会吧,老鼠烧的?”郑鹏有些好笑地说。

    “可不是吗,这几天户房要整理一批资料,准备上送到州府,由于赶,户房的人要连夜干活,就在他们外出吃饭的功夫,库房就走了火,有人在房里找到一只快烧成炭的老鼠,就猜是老鼠碰到油灯,最后酿成大祸。”谭捕快有些绘声绘色地描绘,好像他在现场目睹一样。

    估计这事扯不到他身上,于是有点幸灾乐祸。

    郑鹏闻言也不好笑出来,感叹两句,随手赏了他一把铜钱便扬长而去。

    天色晚了,依绿姝那小妮子的脾气,自己不回她也不吃,就怕她等急了,饿坏身子就不好。

    一想到绿姝,郑鹏嘴边不由露出一丝发自内心的微笑。

    那天多喝了几杯,郑鹏跟绿姝洗了一个香艳的澡,虽说没有突破最后一步,可二人的感情进展得很快,郑鹏都有点恋爱的感觉。

    其实也不算快,两人一起经历了很多,同甘共苦过,相儒以沫过,有点像水到渠成。

    找个机会,先给绿姝脱去奴籍,再等个三五年,可爱的小萝莉就养成为大美人了。

    一个主人跟一个婢女谈情说爱,在外人看来有点匪夷所思,可郑鹏没这样想,喜欢一个人,不要计较她的出身和背境,要不然那不是谈情说爱,而是婚姻买卖。

    喜欢一个人不只对她拥有、凌驾,而是两情相悦,让她幸福。

    看到美女就两眼放光,那叫冲动,喜欢一个人,想执子之手与之偕老,那是心动。

    要不然,当日郭可棠用到美人计,郑鹏早就举白旗了。

    郑鹏一边想着,一边往家赶,到了家门,有些不大高兴地自言自语:“这个郑福,得好好说一下他,省什么啊,小家子气。”

    平日门口挂着大灯笼,灯笼点着大红烛,看起来亮堂、气派,可今晚门口点了两只小灯笼,看人都影影绰绰的,下人的脸都看得不太清晰了。

    “少爷。”两个看门的下人一看以郑鹏,一边低头行礼,一边把偏门打开,供郑鹏进去。

    阿富和阿贵一人牵马一人拉车,郑鹏带着阿军,边往回走边吩咐:“下次这里挂四个大灯笼,别省这点小钱。”

    “是,少爷。”

    郑鹏点点头,算是回应,一脚跨过门槛,刚想叫绿姝,没想到整个人好像被人撞了一下,差点没摔倒,就在快要摔倒的时候,突然有一只强而有力的手轻轻一拉,勉强稳住身形,还没回过神,隐约看到眼前寒光一闪,然后是“唰”的一声,只见阿军一手护着自己,一手举着锋利的横刀,沉声喝道:“你们是什么人,知不知我家少爷是什么人?”

    “咦”一个身形健硕的下人有些惊讶地说:“不错,这么快就发现我们,看你拨刀的架式就知是个高手,想不到小小的贵乡县也有这种人物。”

    郑鹏一听对话,心头一震:不好,有状况。

    对了,平日回家,绿姝都会在门外候着,一直等到自己回来,可今晚不见绿姝,府门只挂两个看不清人脸的小灯笼,就是为了掩饰两个冒充看门的下人。

    阿军面不改色地说:“这些天老是觉得心神不宁,看来是你们搞的鬼,没想到你们敢到郑宅设埋伏,等我发现身形和口音不对时已经晚了,说,你们要干什么?”

    郑鹏马上说道:“好汉,万事好商量,千万不要伤了和气,我府上的人呢?”

    府上除了郑福、郑婶、小音和绿姝,还有二个婢女和五个看家的健奴,可他们一个也不见,这很不寻常,对方没有乘机卷走财物,还敢设下埋伏,肯定有了万全准备,郑鹏放弃高声呼叫的冲动,开始跟他们商量。

    钱是王八蛋,花完再赚,小命没了再多钱也没用,现在郑鹏最担心就是绿姝的安危。

    “这事由不得你们作主。”为首那个“下人”一扬手,黑暗中突然涌出十多人,每人手上都有一把上了箭的劲弩,箭头在昏暗的灯光下,闪着蓝色寒光,明显是粹了药。

    为首的人似笑非笑看了看阿军,冷笑地说:“知你身手不错,也许你躲得开,可你家少爷能不能躲得开,某可不敢保证。”

    阿军脸色一白,握刀的手由于用力过猛,一直在颤抖着,最后阿军还是手一松,横刀掉在地上,发出“啪”一声脆响。

    郑鹏感到,这一声脆响有点像自己心碎的声音。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对方摸清了自己的底细,还毅然在城里动手,这事肯定不简单。

    领头人冷笑一声,一挥手,马上有人冲上来把阿军捆个严实,嘴上还塞上破布拉了下去,也不知怎么处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