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90 郑鹏的觉悟
    ,精彩小说免费!

    郑鹏一个人在大厅里静静地坐了一夜。

    一直到第二天天亮,在柴房里找到昏迷的阿军,按那人的方法给他灌了一碗凉水,少倾,阿军一个骨碌爬起。

    “少爷,你没事吧,昨晚,小的,小的...”一爬起,先是警惕四处张望,发现只有郑鹏一个,这才有些羞惭地说。

    郑鹏打断他的话:“放心,没事,你的父母和妹妹都没事,其它人也没事,除了绿姝要离开一段时间,你已经做得很好,就当昨晚没发生任何事。”

    崔源是一个控制欲很强的人,喜欢在他的掌控下做事,十几把强弩对着,就是阿军能跑,郑鹏也跑不了,扔掉武器,其实是保护郑鹏。

    没到生死关头,阿军可不敢拿郑鹏的命去冒险。

    “少爷,这事要报官吗?要不找郭老爷子或崔公子帮忙?”阿军小心翼翼地问道。

    不知为什么,阿军感到一夜之间,自家少爷的气质都变了,变得沉稳内敛,眼里的目光也饱含着睿智。

    绿姝姑娘不是少爷最喜欢、最看重的人吗,昨晚黑衣人那么大的阵势,只是带走绿姝姑娘?

    阿军一脑子的疑问,可郑鹏不说,阿军也不敢开口。

    “不用”郑鹏摆摆手说“这些本公子都想过,没用,人家那么明目张胆,说明他有很大的倚仗,根本就不怕我们报官。”

    崔源明显是谋定而后动,方方面面都考虑周到,卖身契不在,官府的卷宗被烧,这下就没了对证,以博陵崔氏的人脉和手段,给绿姝弄一个合法的身份简直就轻而易举,而他蓄养的那些死士,随时能给自己致命的一击。

    弄不好,元城郑氏也被自己拖累,特别是自己那可怜的双亲,郑鹏不爽郑程父子,对其它人并没多大意见。

    县府户部的仓库能失火,谁知自己家里什么时候会起火?

    没有实力的反抗,就是没有意义的牺牲。

    阿军双拳一握,一脸决绝地说:“少爷,让小的去,小的拼尽最后一口气,也要把绿姝姑娘救回来。”

    郑鹏拍拍阿军的肩膀,面色平淡地说:“没这个必要,其实离开这里,对绿姝来说,未尝不是一种际遇和选择,随缘吧。”

    看到郑鹏心意已决,阿军也不好再说什么。

    随后,郑鹏把救人的方法教给阿军,让他把人一一救醒,所有人一脸无知地醒来后,又被郑鹏集中训话,内容就是绿姝有事要离开,昨晚的事,禁止讨论和泄露,要是哪个管不住自己嘴巴的,往死里打,赶出家门。

    这算是郑鹏有史以来最严厉的一次。

    下人们哪里见过自家少爷这般严厉,一个个都噤若寒蝉,没人敢说半个不字。

    并不是下人怕惩罚,而是郑鹏一向待下人宽厚,碰上这样的主人家,那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一时间,没人再提任何与绿姝有关的事,对他们来说,绿姝是一个得少爷喜欢的婢女而己,跟自己没半点关系。

    甚至有人以为,绿姝惹怒了少爷,然后被少爷处罚了,因为他们都是不知不觉中昏迷过去,第二天一一早让阿军唤醒,然后就是郑鹏一脸严肃训话,发生什么事都不知道。

    训完话,郑鹏大手一挥,让一众下人忙自己的去。

    发生了这样的大事,郑鹏以为郭府会知道,就是不能替自己讨回公道,起码也有人上门安抚一下,没想到快等到响午,还是没有一点动静。

    只有两个原因,一是郭府最近对新式印刷非常上心,把大批精干人手抽到仲岛,以至对外松懈,而崔源又做得太隐秘,郭府对昨晚的事不知情;还有一种可能郭府知道了,但是博陵崔氏太强势,他们假装不知道。

    看来自己得走一趟才行。

    元城郑氏出自荥阳郑氏,是名闻天下的七族五姓之一,郑氏的子弟从小就多一门功课,就是认识各个名门世家,免得哪天碰上也不认识,不知为什么,郑鹏想不起这方面的记忆,元城郑氏的书房有详细的记载,可这时不方便回去。

    思来想去,最合适的人,就是人形元宝崔希逸,他就是崔氏一族的人,门儿清。

    走出书房,正想吩咐阿军备车,没想到在角落里,只见小音和二个婢女在说着什么,三人不时发出惊叫,好像在讨论着什么可怕的事。

    “小音,过来。”郑鹏突然大声叫道。

    脸色都不太好了,刚刚严令不准讨论昨晚的事,这么快就忘了?

    “少爷。”小音小跑着过来,恭恭敬敬给郑鹏行了一个礼。

    郑鹏面无表情地问:“你们几个,围着一起说些什么?”

    小音吓了一跳,以为少爷对自己几个偷懒生气,忙应道:“少...少爷,我娘去街上买菜,听到一件可怕的事,那个黄老虎,也就是黄捕头的侄子,今天让人从河里捞起来,浸死了,听捕快们说,应是晚上喝多了酒,回家时迷迷糊糊掉到了河里,很多人都说他坏事做尽,报应呢。”

    报应?

    郑鹏心中一寒,沉默一下,挥挥手,让小音忙自己的去。

    崔源能找到上门,连自己葬他儿子花费多少都一清二楚,肯定对当日黄老虎怎么对绿姝的事了如指掌,他放过自己,不代表他能放过企图对他孙女不利的人。

    黄老虎的死,除了给黄老虎一个惩罚,对郑鹏也是一个警示:他身那些人,绝不是只摆摆样子。

    这才是现实的真实写照:繁华的背后,隐藏了许多不为人知的黑暗,只是很多人沉浸在太平盛世的荣光里不愿自拨,又或圈子太小、消息不灵通所致,就以郑鹏为例,要不是抱上郭府的大腿,估计早就让黄老鬼叔侄算计,整得生不如死。

    其实无论哪朝哪代,都存在不公平,只能说人是一种好斗的动物,利益的多寡、资源的分配,还有人与人之间的矛盾,都能引发冲突,乱世抢地盘,盛世争利益,就是到了民主的后世,依然有很多让人不寒而粟的有阴暗事。

    和黄老虎一比,郑鹏暗暗有些庆幸,黄老虎死了,死得糊里糊涂,而自己不仅毫发无损,还收获一百两黄金,虽说全程极度憋气。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或许对两人都是一件好事。

    想通了这些,郑鹏的内心好受多了,让人叫来阿军,径直去找崔希逸。

    事情发生了,与其自怨自艾,不如笑着面对,反正就是哭天呼地也没用,有这时间,还不如做点事更实在,只要每天变强一点,每天拉近一点两者的差距,持之以恒,终有一天不用再看别人脸色。

    但是,得先知道对手什么底细。

    崔希逸为了讨好郭可棠,就在郭府附近买了一处宅子,郑鹏骑着马,不到一刻钟就到了。

    还没让人通报,正好看到崔希逸从大门走出,一看到郑鹏,崔希逸面色一喜,小跑冲过来,一手拉着郑鹏的衣袖,高兴地说:“飞腾兄,正想找你,没想到一出门就看到你,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太好了。”

    两个大男人手着手,还说那种容易让人误会的话,郑鹏的脸都绿了,自己可对男的不感兴趣,一边不着痕迹地挣开,一边笑着说:“有些日子没聊,特地找崔公子聚一下,怎么,不请某进去喝一杯。”

    “一杯怎么够,要喝就喝一坛,走,某这里有上好的汾酒,今日与飞腾兄来个一醉方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