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91 试探
    ,精彩小说免费!

    崔希逸的宅子郑鹏不是第一次来,但每来一次,都被它的奢华折服。

    三进三出的大宅子,到处雕梁画栋、描金镶银就不说了,就是地上铺的石子路,每一块都是派人从太湖精心挑选的鹅春石,宅子合理巧妙,应是高出人之手,把奢华和优雅很好地结合在一起,听崔希逸说过,这是他们家族的一处宅子,平时偶尔作为休闲度假所用,像这种宅子,他们家族遍布整个大唐。

    对古人来说,土地、店铺和宅子,是他们最喜欢投资的项目。

    郑鹏心里有事,顾不得欣赏,而崔希逸比郑鹏还急,拉着郑鹏就往回走,那脚步都是小跑的。

    很快,两人坐下,还没等婢女送上酒水糕点,就迫不及待地说:“飞腾,这次你可要帮帮我。”

    “崔公子,怎么啦,你和郭小姐又闹别扭了?”

    能让崔希逸这么心急、而又找上没权没势的自己帮忙,除了郭可棠,郑鹏想不到别的事。

    崔希逸有些无奈地说:“飞腾兄,平日我都把她当仙女一样供着,哪舍得跟她闹?不知为什么,虽说她最近对某没发脾气,有时还跟某说笑,可不知为什么,我心里有一种越发疏远的感觉,这可怎么办?”

    人的关系很微妙,有时跟你闹,并不代表关系变差,可相互之间变得客套起来,那种隔阂感很快就出来了,崔希逸是一个精明人,哪能不察觉?

    要是平日,郑鹏说不定忽悠一下崔希逸,再从这位“人形元宝”身上拿点好处,可是出了昨晚的事,也没这份心情,闻言沉吟一下,这才开口道:“崔公子,我们是知己,说话也就不用转弯抹角,有的话说得直,你千万不要介意。”

    “本该如此,飞腾兄,有什么话,但说无妨。”崔希逸很干脆地说。

    郑鹏点点头,这才有些谨慎地说:“恕某直言,郭小姐现在对崔公子的印像只能算一般...”

    这时有侍女把酒菜送上来,崔希逸自顾倒了有一杯,然后有些落慕地说:“这一点,本公子一直都知道,只是一直给自己希望而己。”

    满腔情思没处种,落得一个单相思的下场,崔希逸不由有种落寞的感觉。

    小伙子就是小伙子,道心还不够坚定,有时几句话就撩得像打了鸡血般猛,受一点小挫折,马上就像没水的鲜花一样蔫。

    可不能这样放弃啊,当日郭可棠把郑鹏当成挡箭牌,现在郑鹏把郭可棠当维护自己和崔希逸友谊小船的重要法码,这位可是自己的福星和人形元宝,可不能放跑。

    郑鹏沉默一下,然后故作深沉地说:“要是某没猜错,我想我知道郭小姐对崔公子不是那么热情的原因了。”

    崔希逸闻言眼前一亮,一下子拉住郑鹏的手说:“飞腾,快说,什么原因?”

    又拖手,恶心不恶心啊,郑鹏的老脸抽了抽,假装倒酒把手挣脱。

    “记得郭过,她喜欢大英雄、大豪杰这类男子,而崔公子不是不够优秀,而是类型有点对不上。”

    “类型对不上?”

    “对啊”郑鹏耐耐心解释道:“崔公子,某问你,郭小姐和其他女子一比,有什么不同?”

    崔希逸想了想,很快应道:“普通女子喜欢琴棋书画,平日三步不出闺门,而可棠不同,她喜欢舞刀弄剑,还一力扛起郭府那么大的一盘买卖,可以说是巾帼不让须眉。”

    “所以郭小姐喜欢大将军、大英雄一类的男子,也不是说崔公子和郭小姐无缘,而是为了红颜,或许崔公子要做出一点点改变。”

    后世把崔希逸评为文武双全的名将,郑鹏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冒起一个想法:会不会是这件事,促使崔希逸奋发图强,为了抱得美人归,投身军旅呢?

    这样一来,算不算自己推动了历史的发展?

    崔希逸一下子沉默了,过了半响,这才悠悠地说:“飞腾兄提醒得很及时,某会好好想想,对了,你一向是大忙人,平时请都请不到,今儿主动登门,有事?”

    认识这么久,崔希逸也对郑鹏的禀性有所了解,用一个字形容,就是懒。

    为了省一些不必要的礼节,能在大过年三步不出大门的人,突然跑来找自己,肯定有事。

    郑鹏假装有些不高兴地说:“崔公子的意思是,没事就不能找你?”

    “不,不,某没这样的意思,而是习惯了飞腾的直来直往。”崔希逸连忙解释道。

    “崔公子,看你精神不太好,怎么,昨夜没睡好?”郑鹏试探地问道。

    昨晚发生了那么大的事,崔希逸看到自己的时候,脸色没半点异样,也没有出言安慰,这不像他的性格,郑鹏有点不甘心,故意出言试探。

    “别说了”崔希逸用手揉了一下眉头,有些不甘心地说:“昨晚请郭真和郭诚去喝花酒,飞腾你也理解,某要和郭府关系要搞好,这样才能更好接近可棠,本想喝到一半就回家睡觉,没想到吃到一半,有人说县衙失火,于是跑出去看热闹,回去再喝时菜都凉了,只好让人换了重上,一来二去喝到大半夜后来,还让那两兄弟给灌醉,在外面醉了一宿,现在还有点头晕呢。”

    这样说来,崔希逸是真不知自己昨晚的事。

    郑鹏的心好受了一点,起码崔希逸不是见死不救,虽说就是他知道,帮自己的机率也不大。

    心情好了,说话也随意了不少,郑鹏眼珠子转了转,很快开口道:“崔公子,虽说你暂时有点挫折,可起码有追求的对象,兄弟我被赶出家门,孤身一个人,作为知己,你也不帮忙分忧一下,不够朋友啊。”

    直接问有点明显,说不定也引起崔希逸的警惕,主要是郑鹏不知崔源和崔希逸的关系。

    崔希逸盯着郑鹏,好像不认识郑鹏一样,然后猛地一拍郑鹏的肩膀,哈哈大笑地说:“还以为你这家伙无欲无求呢,没想到你年纪不大,心思可不少,怎么,想要本公子给你介绍一个族妹,然后跟清河崔氏结亲?”

    七族五姓是天下有名的名门望族,能娶上五姓女可大唐绝大部分男子的梦想,这些大家族出来的女子,从小被教导怎么持家、相夫教子,里里外外都是一把好手,皇帝女难嫁,可五姓女一点也不愁婆家,有人为了娶五姓女,就是偏支的、庶出的也肯出重礼登门求娶。

    虽说元城郑氏出自荥阳郑氏,荥阳郑氏是七族五姓之一,只是隔得太久,还是偏房庶出,本家都不承认,更别说其它人,崔希逸对郑鹏印象不错,看到郑鹏才华也不错,最重要还是郑鹏还是一个“独户”,都有心把他吸收入家族。

    自己还没开口呢,没想到郑鹏却自己开口了。

    清河崔氏?郑鹏暗暗松一口气,不是博陵崔氏就好。

    郑鹏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然后一脸感兴趣地说:“什么事都瞒不过崔兄的一双慧眼,不知以某这样的条件,能娶到什么条件的女子?”

    清河崔和博陵崔虽说不同,不过大家族在很多事上的处理手法都一样,郑鹏想打听一下,要怎么才能娶到五姓女。

    绿姝回归崔家,已经不能再阻止,血浓于水,自己不能再把她抢回做自己的奴婢吧,现在先打听一下,到时实在不行,风风光光去崔家用八抬大轿把人抬回来。

    这次来的主要目的,就是摸一下崔源的底,一下子问出来太过明显,一边聊一边慢慢试探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