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93 知耻而后勇
    ,精彩小说免费!

    郑鹏离开的时候,是阿军扛上马车的。

    不知为什么,前面二人还有说有笑相互敬酒,可喝到后面,两人都不说话,都是一个劲的喝酒,也许两个都是情场上的失意人,想来个一醉解千愁,结果,两人还真的醉了。

    回到家里,把下人们都吓得不轻,这可是郑鹏第一次喝得这么醉,众人七手八脚忙着张罗,又是换衣服又是煮解酒汤,折腾了好一会,这才把郑鹏扶上床。

    睡到枕头上时,郑鹏的酒意解了几分,主要是古代的酒度数不高,崔希逸拿的又是上等的好酒,入口柔不上头,人有点迷糊,可不影响思考,郑婶弄的那碗解酒汤的效果也不错。

    刚躺下不久,就在迷迷糊糊准备睡去时,感到被子动了动,接着一个温热、柔软的身子慢慢靠近自己,郑鹏明显感到爬上自己床上的人有些紧张,身子绷得有点紧,呼吸声有点沉重,正想一把搂过去,突然心里一个激灵:不对,绿姝已经被崔源带走,这人不是绿姝。

    郑鹏一个激灵挺起来,扭头一看,一时不知是该恼还是该笑:在昏黄的烛光下,只见有小音穿着一件亵衣,像只被吓着的小猫一样倦在一旁,那张还带着稚气的小脸一会红一会白,有些胆怯地看着自己。

    看到郑鹏瞪着自己,小音有些结结巴巴地说:“少...少爷。”

    “你怎么睡在这里?”

    “那个...婢子看少爷喝多了,就来照顾少爷,顺便给少爷暧被窝。”小音明显是想好理由才来的,经过刚刚的惊慌后,说话也流利了很多。

    郑鹏没好气地说:“好啦,本少爷不用暧被窝,你还小,先下去吧。”

    估计是看绿姝不在,小音就想着乘机“上位”,把通房丫头的名额拿下,于是趁自己酒醉,偷偷爬上自己的床,郑鹏都有点无语了,这才多大的孩子,还没发育呢,怎么那么多古怪的念头,也不知是她自己的主意还是郑福夫妇授意。

    古代的女子有点早熟啊,大唐妓院合法存在,很多人喜欢狎雏女,就是大唐的太宗李世民,在长孙皇后十三岁时就娶进了门,小音在后世还是一个小学生呢,可已经想着怎么讨主人喜欢了。

    只能说,在特殊的大环境下,人的思想很容易被影响。

    或许,对奴婢来说,这是他们想改变命运、为数不多的其中一种办法。

    郑鹏的三观还算端正,也没那种特别的癖好。

    小音神色一暗,有些有委屈地下床,然后幽幽地说:“少爷,要不要换个人来替你暧床?”

    不就是嫌自己小吗,那就换一个大的。

    对下人来说,伺候自家主人,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不用”郑鹏打了一个呵欠,挥挥手说:“没这个必要,本少爷困了,退下吧。”

    “少爷,那婢子睡隔间,少爷要人时,婢子也可以早点侍候少爷。”小音试探地说道。

    “随你。”郑鹏把被子一蒙,自顾睡觉去了。

    得到郑鹏允许后,小音顿时乐得差点没笑出声来:少爷说自己小,也不让其他婢女暧床,还同意自己在侧间的小床睡下伺候,这是要把自己升为贴身婢女的节奏啊。

    难不成,少爷在等自己长大?

    郑鹏没想到小音有哪么多小心思,蒙头大睡,一直睡到第二天天亮,不用下人叫,自己就起床。

    “小音,快把洗涮水端上来。”

    “郑福,备马,一会本少爷要去仲岛,你驾车。”

    “阿军,今天你留在家里,好好训练一下那些护院。”

    郑鹏不仅早早起床,还一改以往的懒散和颓废,精神饱满地指挥下人干活。

    人生不如意常**,要是受一点点挫折就一蹶不振,那注定是人生的失败者,郑鹏也想通了,与期伤心颓废,还不如破而后立,都说越努力越幸运,对郑鹏来说,越强大,越能左右自己命运。

    下人看到郑鹏最近有些颓废,一个个都有些担心,因为他们的命运与郑鹏息息相关,现在看到郑鹏一大早神精气爽,他们也被郑鹏的情绪感染。

    阿军更是不自觉地行了一个大礼,大声地应道:“是,少爷。”

    前晚的事,对郑鹏来说,是一个坎,对阿军来说,也是一个心结,他一直自责自己没做好本份,以至对自己一家恩重如山的少爷被人用刀架在脖子上,现在他一心想着怎么补偿,想着怎么前晚的事不会再出现一次。

    这二天,都不用郑鹏吩咐,阿军主动拿起了弓箭、练起了石锁。

    有了目标,郑鹏也变得勤奋起来,一有空就往跑仲岛跑,经常一呆就一整天,在郑鹏的努力下,仲岛的卤肉生意蒸蒸日上,而新式印刷也在郑鹏不遗余力的出谋划策下,开发的进度大大加速,一切都向好的方向发展。

    终于,在二月下旬的时候,郑鹏的付出收获了巨大的回报:卤肉继猪肉之后,开发出鸡肉、兔肉、鱼肉等新式原料,还新开发出几种不同的风味,进一步拓展市场,而新式印刷也定在二月二十六举行。

    其实可以提前几天人进行,只郭可棠坚持要这天,用她的话来说,这是她叔祖父特地挑的吉日,郑鹏只能表示同意。

    令郑鹏始料不及的是,郭老头不仅择了吉日,选了吉时,还让人准备了香案供品,在测试之前所有的人,包括郑鹏和负责的工头胡三,都要洗手焚香,拜叩神灵。

    郑鹏有些不解地说:“郭老伯,不就是正式试印吗,用得着这般隆重吗?”

    “你这驴孩子,就是懒,这叫心诚则灵”郭老头一脸严肃地说:“要是此法成效,那是造福天下读书人的大好事,利国利民,肯定是神灵庇佑的结果,别再说话了,快来上香。”

    郑鹏这才注意,平日喜欢穿粗布的郭老头,此刻换上一身藏青色的襕袍,还刮了脸,这可是在过年祭祖才有的装扮,看得出郭老头对它非常重视。

    能不得重视吗,郭府的家主,平日绝对不会出现在这种充满“铜臭”的地方的郭鸿,今天老老实实跟在郭老头的身后,对郑鹏不时还报以笑脸,就连平日穿得有些破烂的工匠,也换上郭老头分发的新衣裳。

    看着就像过年那样喜庆,弄得郑鹏都有点不习惯。

    在郭老头的“威逼”下,郑鹏有些不太情愿地跟着拜谢了天地神灵。

    幸好没请和尚、道士搞什么仪式,要不然郑鹏还真受不了。

    终于搞完了仪式,郑鹏、郭老头、郭鸿、郭可棠、工头胡三还有几个工匠,一起进入防卫森严的新式印刷开发工场。

    “那个,郭老伯,你看,现在是不是可以开始了?”郑鹏看了看不知所措的工匠,再看看面带笑容郭老头,忍不住问道。

    谁知开工前,还要搞什么仪式,先问清楚他再说。

    郭老头大手一挥,乐呵呵地说:“开始吧,这里是你的地盘,老夫只是旁观者,你就当我们不在就行了。”

    还当不在呢,刚刚搞那个仪式,都跪了几次,动作慢点或态度不够端正都瞪眼吹须,现在才说当他不存在,真行。

    得到肯定答案后,郑鹏点点头,大声说:“还楞着干什么,都动起来,现在开始第一次正式印刷,一个个都精神点,做得好,你们家叔翁重重有赏。”

    一众工匠应了一声,然后开始忙活起来的,有人擦拭字框,有人在上面刷上一层烧成液态的松脂,有人开始对着诗句挑字模,有人调制印刷所用的墨水,一切开始整而有序地进行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