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94 郭鸿的宴请
    ,精彩小说免费!

    宣称是第一次正式印刷,实际上几个工匠早就不知做了多少次试验,在长期的分工合作中,形成了良好的默契,从擦拭字框到把一个个字模装上去固定,还不到半刻钟的时间。

    不是装一个板,而是同时装两个印板,以便提高效率。

    “公子,印几份?”准备就绪后,负责人胡三小心翼翼地问道。

    郑鹏随口说:“先印一百份吧。”

    这次主要看看新式印刷的效果,特别是活字换版的速度,印得少不能很好地检验,印得多又要等太久,一百份的量刚刚好。

    胡三应了一声,大叫一声“开印”,六个工匠同时开工。

    一共二个印板,每个印板三个人,一个刷印墨、一个递纸张、一个负责印刷,几个人配合默契,大约三到五秒就能印出一张,速度惊人。

    郭可棠早在一旁等着,当第一张印刷出来时,马上拿过来,双手奉给早就心庠庠的郭老头:“叔祖父,请你过目。”

    “好”郭老头应了一声,连忙接过来,摊开一看,不由眼前一亮:纸上刷的,是张九龄在兰亭会所作那首《望月怀远》,纸张整洁、字体工整飘逸,字形的大小、间距、布局非常统一,看起来让人有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好的字,再配上“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那种波澜壮阔、优美的意境,光是看看都让人陶醉。

    “不错,不错。”郭老头高兴地说。

    一旁伸长脖子观看的郭鸿,也点头附和道:“难得的是,每一个字都清晰、工整秀丽。”

    郭可棠笑容如花地说:“那当然,以前的印版,负责雕印的工匠稍有不留神,就会出现不可挽回的损失,有时明知有错,为了节约时间成本,将错就错,这样一来,书中出现偏差、错误不可避免,而我们的新版,由多个独立的字模组成,不好的换,错了的改,自然做得更好。”

    “成本怎么样,算过吗?”郭老头焦急地问道。

    “大致算过,过达到郑公子所说的标准绰绰有余。”

    “真的?”郭鸿的呼吸都加重了,有些不敢相信地说:“太神奇了吧?”

    郑鹏在研究前说过,至少把成本除低三分之二,郭老头一开始不敢相信,现在听到侄孙女亲口证实,顿时乐得咧嘴直笑。

    郭老头心情大好,主动开口介绍:“平日让你多点来转转,就是不听,这叫新式印刷,以前我们刻个好的印板,需要先派人收购一大批板材,木龄要长、板材要大,中间有点瑕疵都不行,刻的时候也要千万小心,有时错了一点,一整块板都废了,每一页要刻一块板,每一块印版都要工高艺熟的雕板老工匠雕刻,光这里的成本就惊人了。”

    “但是,新式印刷不同,直接弃用价格高昂的木板,采用胶泥作字模,一字一模,用的时候用工具把它固定,用完又可以解开收回,不仅成本降低,让人制作一批字模后,雕印师都不用了,随要随排,随排随印,光这里不知把成本降低多少。”

    郑鹏在一旁有些鄙视,郭老头说得口沫横飞,好像新式印刷是他弄出来一样。

    论起功劳,他最大的功劳就是拿个大扫把围着印刷房打扫卫生,不过说真的,郑鹏觉得这不算功劳,老头扫地不洒水,经常扬起很多尘,只是大伙看他年纪大、辈份又高,就忍住不说他,让他自个自娱自乐。

    郭鸿闻言连连点头,忍不住地说:“这主意太妙了,就不知换板的效果怎么样。”

    “耶,你看,他们开始换版了。”郭可棠指有正在忙乎的工匠,连忙提醒道。

    用极为廉价的胶泥是一个创举,而把字模收回重新利用、排版又是一个特色。

    郭鸿扭头看去,只见一个工匠用火把轻轻炙烤着印板的背面,房间很快弥漫着一股松脂特有的香味,这是利用松脂的特性把字模更好地固定在框架上,只要一加热,就能轻松脱落。

    松开后,先把字模取出,然后对了一下要印刷的内容,马上有人取出看起来明显大上一圈的字模开始在框架上排起来。

    这个问题,眼尖的郭鸿发现,有些的奇怪地说:“咦,怎么字模的大小不同?”

    “耶”郭可棠小声地解释说:“通常是一页打印一首诗,诗篇有长短,而纸张的大小统一,我们只能采用不同的字体,字少就用大一点的字体,免得大纸小字看起来不和谐。”

    原来是这样,郭鸿看了看正在印刷的工匠,眼神也变得炽热起来。

    印刷一直在紧张有序地进行,成本、工艺还有质量都远胜普通印刷,就是存放也不知能省多少人力、物力,所有的事情,都证明一件事:新式印刷成功了。

    看到一切都上了正轨,郭老头高兴得真咧嘴,忍不住走过去,用力拍了一下郑鹏的肩膀:“你小子平日没个正形,脑瓜子就是好使,哈哈哈,这新式新刷一出,不仅最大限度减少书中错漏之处,就是造价也大幅降低,贫家之子也买得起,好事,天下的读书人的福音啊。”

    拍得这么大力,郑鹏差点都站不稳,要不是郭老头面带笑容目光清澈,还真以为他要借机下毒手,吃独食呢。

    “哪里,哪里”郑鹏谦虚道:“这新式印刷能成,还多得郭府的大力支持,说到功劳,少不了郭府的一份。”

    郭老头眼前一亮,连忙问道:“此话当真?”

    “这还能有假?别的不说,光是这批手艺娴熟的工匠,要人是某自己去找,不知要找多久呢。”郑鹏一脸真诚地说。

    郑鹏只有一个大的方向,从想法到成品,当中太多细节要解决,没有那些技能精湛的老工匠,光凭郑鹏一个人,速度肯定没那么快。

    有点像一门独特的工艺,就是有样品跟着抄,也做不出来,像手艺好的雕板工匠,哪家不是好吃好喝的供着,郑鹏就是有钱去找,一时半活都找不到。

    “那是,我贵乡郭氏,手下有的是人才。”郭老头有些骄傲地说。

    郑鹏有些感叹地点点头说:“那是,那是。”

    郭府的人才还真不少,种田、木匠、泥瓦匠、铁匠等应有尽有,就是少有的雕印匠也不缺,家里有个“强势”得不讲理的人就是好。

    很多人不知道,郭元振在年轻时不仅大方,还是一个“问题少年”,他十八岁中了进士,任四川通泉县县尉。在他任上,经常做一些不法勾当,甚至买卖人口,私铸钱币,经常把犯事下属当成奴隶送给朋友,有据可查的人数就达一千多,简直就是奴隶贩子,碰上有用的人才,自己留下很正常,当时担任女皇的武则天把他召进京,准备处死他,交谈时发现他口若悬河,才华横溢,就把他留在京城,给了他一个闲职,没想到还让做官做出了名堂,官至尚书。

    绝对是传奇式的人物。

    郑鹏有点想问这些人,是不是当年郭元振留下来的,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没事别自找不自在,别看郭老头笑得人畜无害,郑鹏敢保证,要是他发起飚来,绝对可怕。

    郭鸿看看天上的太阳,开口说道:“时辰不早了,郑公子,不如到郭府聚一下,就当庆祝新式印刷成功,也好享用那些祭品。”

    “伯父客气,晚辈一会还想看看有什么要改进的,就不打扰了,改天再找伯父好好喝上二盅。”

    要是和郭可棠一起吃个饭还不错,起码秀色可餐,而郭鸿一向孤傲,虽说现在对郑鹏态度好了很多,可郑鹏还是拒绝,

    谁知他说的,是不是客套话。

    “让你吃个饭,现在还会甩脸皮是不是,快去。”郭老头有些不高兴地说。

    郭可棠也笑着对郑鹏说:“是啊,郑公子,这技术难题都解决了,新式印刷正式面世,说什么也得好好庆祝一下,我叔祖父都开口了,你好歹要给点面子。”

    “那...去吧。”郑鹏有些无奈地说。

    不知为什么,赴郭府家主郭鸿的宴请,郑鹏有种去赴鸿门宴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