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97 芳草斜阳外
    ,精彩小说免费!

    一两黄金相当于十贯,三百两黄金相当于三千贯,一贯相当于一千铜钱,张口就三百万钱,绝对是一笔巨款,而那对孪生姐妹花,价格也在百贯以上。

    普通人看到这对漂亮的姐妹花,再看到那一锭锭的金元宝,估计眼睛都得看直,然后毫不犹豫地点头,有这两个小美女,还有三千贯巨资,这辈子都不用发愁了,还等什么,还怕过了这村就没了那店,可郑鹏只淡然一笑,不说好,也没说不好。

    此刻,大厅的屏风后面,说去洗手的郭老头和郭鸿小心翼翼地从一个小孔观看大厅的动静。

    “这个市井儿,这笔钱够他好一阵挥霍了,还不满意?”看到郑鹏没第一时间收下,郭鸿有些不爽地说。

    郭老头淡然地说:“要是郑鹏刚到这里,吃不饱穿不暧时,这笔钱足以让他动心,可光是仲岛一项,他每年分红不下千贯,今非昔比,看不上也正常。”

    “那怎么办?要是没有这笔功劳,那推荐我的事....”

    要不是为了做官,郭鸿才不会拉下面子对郑鹏百般讨好,就是当日方刺史到这里,也没见他这般低声下气过。

    “怎么办?要么一直提条件,提到他满意为止,要么就放弃,只拿推荐之功。”

    看着婢女托盘上的金元宝,郭鸿有些肉痛地说:“叔,姓郑的无依无靠,这里是我们的地盘,为什么...”

    郭老头打断他的话,冷冷地说:“最好想都不要想,千里堤坝溃于蚁穴,一旦你有了这种念头,那就离抛弃祖训不远了,我们贵乡郭氏为什么顶梁柱倒了,可天还不塌下来,凭什么?就凭一个信字,信是我们的立身之本,至于郑家那小子,他也不再是昔日那个穷小子。”

    朋友故交都知道,贵乡郭氏一向大方、言而有信、可靠,所以在郭元振死后,各方都多有照顾,有昔日的情份在,也有对郭府为人处事的欣赏,一旦信用崩塌,后果不堪设想。

    郑鹏出自元城郑氏,而元城郑氏是荥阳郑氏的偏支,谁知会不会有一天,荥阳郑氏心血来潮又认回这门亲,再说兰亭会后郑鹏名气大振,总不能把他弄死吧?

    “是,侄儿谨记叔父教诲。”郭鸿一边擦着额上的冷汗,一边小声应着。

    此时郭可棠也忍不住开口道:“郑公子,是不是条件不满意,不满意我们可以再商量。”

    人脉有,情分还在,就差一个契机,向朝廷献上造福天下读书人的新式印刷法,绝对是大功一件,功劳加上昔日的情分和人脉,郭府很有机会重返官场。

    为此,郭家愿意付出很大的代价。

    郑鹏呵呵一笑,语出惊人地说:“只是一半,不够吧,要不,把这份功劳全给郭府好了。”

    郭可棠脸色一白,笑得有些勉强地说:“郑公子不必生气,有什么事我们好说,无论公子要人、要田地、还是要仲岛的份子,一切好商量。

    突然说把功劳全让给郭府,这是生气故意说反话?

    这件事关乎到郭府的兴衰成败,郭可棠感到自己肩上的担子很重,生怕自己成为贵乡郭氏的罪人。

    郑鹏摆摆手说,一脸认真地说:“郭小姐,不要误会,郑某说的不是气话,更不是反话,你说得对,以某现在的身份,最多就是赏些田地、财物,而由郭府献上,谋个一官半职不是问题,也就是说,这份功劳交给郭府,才能得到最大利益,为什么,我们不把它利益最大化呢?”

    现在郑鹏不缺钱财,缺少的是人脉和关系,像新式印刷,那是划时代的一项发明,让当权者发现,一道圣旨就得乖乖双手奉上,也空易引起人窥视,还不如把功劳让给一心找机会重返官场的郭府。

    卖一个顺水人情也不错。

    “郑公子,你确认不是开玩笑?”郭可棠楞了一下,然后一脸盼望地说。

    真能独拿功劳,郭可棠自信凭此功给自己老爹谋一个好的官职。

    “某是认真的,绝不是玩笑。”郑鹏一脸郑重地说。

    要是没有出现崔源,要是绿姝不被崔源带走,郑鹏绝对狠狠在郭府刮上一笔,有空就和绿姝滚床单、数财产,做一个无忧无虑的太平富翁,可现在郑鹏的想法改变了。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郭府的能量见识到了,从郭府的行为可以看得出,重情守信,郑鹏有意把两者简单的利益关系上升到战略合作关系。

    说真的,要是郭老头耍无赖,把卤肉和新式印刷都霸主,估计自己也很难阻止,可他们一直很守信用。

    要是郭府凭着献新式印刷的功劳,重返官场,必念自己的好,说不定在需要的时候,能拉自己一把。

    是时候为自己积攒一些“情分”了。

    看到郑鹏不是说笑,郭可棠一时都不知说些什么,半响才说:“郑公子真是爽快,那小女子也不客气了,不知郑公子在钱财方面有什么要求,郭府尽可能满足。”

    郑鹏一向爱财,郭可棠已经做好被郑鹏敲一大笔的准备,没想到碰郑鹏语出惊人地说:“不用,谈钱就俗了,这新式印刷就当是郑某对贵府的一点心意。”

    什么,不要钱?

    这个郑鹏,今天没什么病吧?

    那么大的一份功劳,说送就送?不像郑鹏的作风啊。

    “郑公子的意思是?”

    郑鹏坦然地说:“某有今日,幸有郭府相助,就当是投桃报李吧,要是哪天某有事...”

    一句话还没说完,有人斩钉截铁地说:“郑公子是我贵乡郭氏一族的朋友,朋友有事,自然是竭尽所能,义不用辞。”’

    说话的是郭老头,边说边从屏风后面走出,后面带跟着激动得脸都红的郭鸿。

    事情比想像顺利,郭老头和郭鸿都按捺不住,从后面走了出来。

    “某信。”郑鹏一脸认真地说。

    出色完成任务,松了一大口气的郭可棠高兴地说:“都别顾着说话,坐下,喝酒、吃菜,这菜凉了就不好吃了。”

    说话间,亲自拿起酒壶,给郑鹏倒了满满的一杯。

    “满上,都满上”郭老头高兴地说:“今天是个好日子,来,我们要喝它一个不醉无归。”

    在郭府的热情招待下,这顿饭足足吃了一个多时辰,郑鹏被人扶出郭府的大门时,已经喝得醉眼朦胧,走路都轻飘飘的,好像脚踩到一堆棉花上。

    郑福连忙帮忙扶着自家少爷上马车,一扬鞭,马车径直往家里走。

    马车走了不到一半的路程,车厢里突然响起一个声音:“郑福,停车。”

    “是,少爷。”郑福楞了一下,不过很快回过神,在路边停下了车。

    奇怪,少爷不是喝醉了吗,这么快就醒了?

    停下车,回头一看,只见郑鹏卷起车帘,红着脸、眯着眼,一脸出神地看着车厢外的景色。

    冬去春来,树木抽出新芽,小鸟在枝头上歌唱,路边芳草青青、花儿绽放,微风轻拂,空气中带着一种清新怡人的、属于春天的气息。

    行人、绿树、红花;小桥、流水、人家,眼前的一切,宛如一幅美丽的图画。

    “今天才发现,贵乡的县城,也这么美。”郑鹏突然自言自语地说。

    郑福笑着附和:“是啊,任上的陆县令,喜欢作规划,让人在县城里种了很多树木花卉,很多外乡人到这里,都说贵乡美得像个大花园呢。”

    “是吗,那某一下,不然晚些就是想看,也看不到了。”

    晚些看不到?

    少爷突然这么多感概,还说晚点想看都看不到,难不成,少爷要离开贵乡?

    去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