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99 苛富贵,无相忘
    ,精彩小说免费!

    郑福把郑鹏领到一片等着开春耕种的田地,高兴地介绍道:“少爷,你看这片田,从那块大石到那条插着旗子的田梗,一共九十三亩,田全在引河的边上,运输和取水都方便,只要起几栋房子,就可以围起来做起一个小型的田庄,这里还靠近离岛,有什么事也可以相互照应。”

    “少爷,你看看这泥”郑福从田里抓了一把泥,双手放在郑鹏面前,有些激动地说:“这肥料打得好啊,泥都肥得变黑了,种这地的人,肯定是老手,不夸张地说,在这地上种粮,一年不打肥也有一个好收成。”

    说话间,郑福还很有感情地把那手里的泥土放到鼻子上闻,脸上现出陶醉的神色。

    郑鹏心里有些恶寒,不着痕迹地退后两步,和这位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管家拉开距离。

    古代的肥料,除了一小部分是草木灰外,大多是生物肥,说得通俗点,就是各种粪肥,这些对老百姓来说是上好的肥料,很多人有空就背个筐到处逛,一看到地上有粪便就双眼放光,小心翼翼弄到筐里,经过堆肥后,等到耕种时洒在地里,不夸张地说,在种田人眼里,这可是宝。

    郑鹏没这种爱好,还是跟它保持距离。

    “这田是哪家的?咦,我想起来了,这一片都是郭府的产业啊。”郑鹏有些吃惊地说。

    这里离仲岛很近,当日郭管家带郑鹏到这一带看过地形,说过这里肉眼看到的田地都是郭府的,把郑鹏羡慕得不行。

    不能比啊,像郭元振读书时,家里一次都给他四十万钱使用,这才有他慷慨借钱给陌生人的故事,说明他小时候家里就很有钱,经过几代的积累,现在更是富得流油。

    郑福恭维地说:“少爷真是好记性,这一片的确是郭府的产业。”

    “好好的一片产业,怎么舍得分一块给我们?”郑鹏有些淡然地说。

    不是简单给块地,就想把自己那个大人情给抹了?

    自己那个大人情,就这么不值钱?

    “少爷,郭管家说了,本来不舍得买,不过郭府有大事要发生,需要大笔钱财去开路,就在田地上套现一点,看少爷是熟人才优先出售,郭管家说了,价钱不能少,一亩二十贯,不过可以从仲岛的分红中扣取。”

    “行,就这里,买了。”郑鹏果断地说。

    像这种上好的水田,价格在十八贯以上,能连成一片围成农庄,还得加钱,郑鹏知道,郭府生怕自己“误会”,特地在价钱上不让步。

    想得真是周到。

    花钱太简单了,一句话,一千八百六十贯就没了,再修点房子、栅栏什么的,二千贯能打得住都偷笑。

    好在不用拿现钱,郭府说从分红中扣。

    “明白,少爷,我明天就约郭管家做交割手续。”郑福高兴地说。

    作为管家,打理一个易管理的田庄,可以省不少功夫。

    郭府这次算够朋友了,把上好的水田让了几十亩,还出面帮郑福物色了三间店铺:一间布庄,一间酒楼还有一间米铺,都是那种赚得不多,可比收入稳定的生意。

    朝中有人好办事,地方有人也好办事,要是郑鹏自己找,估计半年能处理好都算幸运,效果肯定也不像现在这么理想。

    购了田地,置了店铺,郑鹏也没闲着,一边规划,一边培养人手,还得为田庄购买种田的奴隶,不到一个月的工夫,手上的二千多贯就花得七七八八,仲岛新分的那笔分红,也被扣作买田的款项。

    一切慢慢走上正轨,郑鹏也开始为离开贵乡作准备。

    穷有富路,要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没钱可不行,尝过挨饿受冷的日子,郑鹏可不想再经历多一次,而家里帐面能动的钱也就五十贯左右,需要留下应急,以备不时之需。

    左思右想,准备去郭府找郭可棠,商量提前分红的事。

    家里的事交代了,可仲岛的事还没作交待,正好把两件事一起办了。

    手里有新式印刷技术的资料,郭府没有过河抽桥,反而高价购买,这件事让郑鹏对郭府的信任增加,考虑把卤肉的事全部交托给郭可棠打理。

    包括卤肉的配方。

    郭可棠有了配方,卤肉的经营范围不再限于附近的州县,而是可以扩大到整个大唐,不仅省事,收入和分红也可以倍增。

    出到门口,刚准备上马车,远远有人喊道:“飞腾兄,飞腾兄。”

    扭头一看,郑鹏乐了:只见一个少年人,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上,从远处飞奔而来,虽说少年动作矫健、面容俊俏,整个人随着马的跑动不停摆动身体,说不出的洒脱,可不知为什么,郑鹏总感到有一锭人形元宝向自己滚来的感觉。

    光是想想都有喜感。

    来人正是郑鹏的福星,崔希逸。

    有些日子不见,原来面上还带有一点稚气的崔希逸,不仅人变得成熟,性子也明显沉稳了很多。

    “原来是崔公子,有些日子没见,稀客,稀客,来,快里面请。”郑鹏笑着上去打招呼。

    商量的事,晚点也行,崔希逸可不能怠慢。

    也不知是不是因郭可棠的事。

    崔希逸熟练地跳下马,对郑鹏拱拱手:“飞腾,不用客气了,某这次来不是提感情方面的事,本公子这次来,是跟你告别的。”

    告别?

    郑鹏楞了一下,连忙问道:“崔公子,你这是要去哪?郭小姐的事,就这样放弃了?”

    不要放弃啊,还等着喝两人的喜酒呢。

    崔希逸洒然一笑,然后一脸认真地说:“这辈子都不可能放弃,只要可棠一天不嫁,本公子都有机会,不过现在,我要变成一个让可棠喜欢的大英雄。”

    郑鹏一时不知说些什么,崔希逸拍拍郑鹏的肩膀,难得一脸认真地说:“都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飞腾一言惊醒梦中人,某决定离开这里,回去好好努力,替可棠妹妹争个诰命夫人也不错。”

    诰命夫人是唐、宋、明、清各朝对高官的母亲或妻子加封,诰书,是皇帝封赠官员的专用文书。古代一品至五品的官员称诰,六品至九品称敕,夫人从夫品级,故世有“诰命夫人”之说。

    诰命夫人跟其丈夫官职有关。

    郑鹏刚想离开贵乡,没想到崔希逸也离开,二者离开的最直接因素,都是为了女人。

    还真是难兄难弟。

    “好,崔公子这话说得真好”郑鹏笑着说:“好男子志在四方,崔公子能想开,自然是一件好事,其实以崔公子的能力,日后肯定大有一番作为,某想就是郭小姐知道,心中定会感激;他日崔公子衣锦还乡,八抬大轿把郭小姐娶进门,那是何等风光。”

    “承你贵言,哈哈哈。”好话人人都喜欢听,崔希逸也不例外,一想到能风风光光把郭可棠娶进家门,想想都美。

    郑鹏看到崔希逸高兴地样子,随口问道:“看到崔公子这么淡定,家里有了安排吧,不知到时去哪里高就?”

    “这个...怎么说呢,是有点眉目,不过还没成事,本公子就先卖个关子。”崔希逸有些犹豫地说。

    “没问题”郑鹏大度地说:“崔公子要走,那某也不好挽留,不如今晚让某做东,就当给崔公子饯行。”

    崔希逸摇摇头说:“不了,时间太急,本公子马上就要上路,可棠那边我都不去了,只是差人送了一封信去,我们都是知己,客套话不说了,飞腾想要做东请客,留下次吧。”

    崔希逸不说,郑鹏也不好逼他,闻言笑着伸出手说:“行,客套的话不说,以后崔公子富贵了,可不要忘记某就行。”

    “苛富贵,无相忘。”

    崔希逸一边说,一边伸出右手,用力地和郑鹏的手握在一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