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0 花萼楼
    ,精彩小说免费!

    道崔希逸还是走了,像他的性格,走得风风火火,走得义无所顾。

    郑鹏知道,这位被后人评为大唐最被低估的名将,也是身世最扑朔迷离的名将,这一去,就是踏上一条名将之路,一颗未来的大唐将星,在爱情的激励下准备升空。

    这才符合历史,要是崔希逸不离开贵乡县,整天围着女子屁股后面转,哪能成长?

    走得比自己还快。

    送走崔希逸后,郑鹏径直前往郭府。

    现在和郭府的关系非常融洽,别人上门等通传,郑鹏不同,一来就直接进门,自有下人跑到他前面通报。

    很快,郭可棠在听雨轩接见郑鹏。

    “郑公子,小女子终于把你盼来了,不容易啊。”郭可棠笑着感慨道。

    郑鹏有些惊讶地说:“郭小姐知道某要来?”

    “猜的,郑公子最近手笔不少,买奴置地购铺,哦,对了,还去挑脚程好的马,想必贵乡这座小庙容不下你这尊大能,小女子没猜错吧?”

    不愧是贵乡的地头蛇,什么都瞒不过她,就是让阿军去市集挑马的事也知道,郑鹏没打算隐瞒,很干脆地说:“现在某是一个人饱,全家不饿,趁着这个机会,出门游历一下。”

    “小女子都有些羡慕郑公子了,才华横溢,年少多金,不像小女子,天生劳碌命,有时就是想休息一下也得看运气。”郭可棠有些眼红地说。

    郭府的老少爷们,要么爱脸面,不屑经营之道;要么能力不行或品行欠佳,以至经商补贴家用的重任落在郭可棠身上。

    特别是郑鹏把新式印刷法的功劳让出来后,郭府想靠着这个功劳重返官场,各种打点、托关系,花钱如流水,最近为钱的事,郭可棠可没少费心思。

    别说到外面游历,就是想休息二天都是奢望。

    郑鹏心中一动,摇了摇头说:“说到羡慕,是某羡慕郭小姐才对。”

    “这话过了,小女子有什么好让人羡慕的?”

    “怎么没有”郑鹏振振有词地说:“郭小姐可是郭府的掌上明珠,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背后有家族和兄弟撑腰,这一点某就只有眼红的份,其实郭小姐想轻松也简单的很,那么多痴情种子对你情深独种,像今天,有人听说郭小姐喜欢大英雄、有事业的男子,头也不回去奋斗,说努力给你争个诰命夫人回来呢。”

    就是不用说出来,相信郭可棠也知这个人是崔希逸,郑鹏故意提起这事,就是想测试一下郭可棠的反应。

    这话一出,原来还一脸从容的郭可棠先是楞了一下,俏脸出现一丝嫣红,脸色也有一丝难得一见的慌乱,忙解释道:“哪有,郑公子真会开玩笑,好了,我们商议正事吧,仲岛离不开公子,要是公子要出去游历,还得把事情交待好才行。”

    现在仲岛是一个聚宝盆,郭府也越来越重视。

    这是故意转变话题,看郭可棠的神色,崔希逸那小子,有戏。

    郑鹏听说过,一个男生喜欢女生,女生就是不喜欢这个男生,也不会排斥或讨厌,除非那个男生做得太过份,因为被爱的感觉很美好。

    在崔希逸的孜孜不倦的追求下,郭可棠的心防也出现了一丝缝隙。

    郑鹏嘿嘿一笑,也不再深究这个问题,语出惊人地说:“郭小姐,这次来,某是想跟你商量扩大规模的事,我说的扩大规模,不是在仲岛上加人,而是到外地再建卤肉加工坊,把卤肉的生意做到大唐各大州县。”

    郭可棠闻言眼前一亮,她早就考虑这个问题,就怕郑鹏觉得她有所图,所以一直没机会,没想到郑鹏先提出来,还没等她说“好”,郑鹏继续说:“顺便再谈谈卤肉的配方问题,某打算把配方也交由郭小姐打理。”

    什么?配方也肯拿出来?

    “郑公子,小女子没听错吧,你说,把配方给我?”郭可棠到现在,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郑鹏郑重地点点头,开口说道:“没错,要扩大规模,配方不能少,再收着藏着,不利于经营,还不如开诚公报,你说对吧,郭小姐。”

    “对,对,对,这个问题,我们是需要好好谈一下。”郭可棠眉开眼笑地说。

    于是,郭可棠把下人都屏到门外,跟郑鹏两人在听雨厅商量了一个多时辰,最后双方带着微笑走出大厅。

    经过双方反复拉锯、协商,两人终于达成协议,郭可棠得到盼望已久的配方,郑鹏也得到承诺和自由,两方可以说各有所得。

    后世科学家发现,一只南美亚马逊河边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几下翅膀,就有可能在两周后引起美国得克萨斯的一场龙卷风,这叫蝴蝶效应,崔源肯定没想到,自己强势找回孙女绿姝的举动,本来就像蝴蝶扇几下翅膀那样轻松寻常,可在不经意间,带动了蝴蝶效应。

    受到刺激的郑鹏,痛定思痛后,决定奋发图强,于是有劝崔希逸上进、把新式印刷法的功劳让给郭府等举动,也就有了那封由郭老头亲笔书写,用火漆封印寄到京师长安的信。

    长安是大唐的政治文化中心,也是大唐的权力中心。

    一提到权力,让人想到各种阴谋诡计,兄弟猜疑、手足相残,历史上围绕权力争斗的例子太多,因权力之争造成的惨案更是数不用数,然而,这时候大唐诸位王爷的生活还是很幸福的。

    唐睿宗李旦是唐高宗第八子,武则天第四子,在帝位之路堪称坎坷,他有一个史上最强的母后武则天,虽说生于帝王之家,被扶上帝位,可每天都要惶惶不可终日,生怕哪天被母亲清洗,他的几个儿子是是在危难中长大的,在那种朝不保夕的环境下,他们彼此扶持,兄弟感情很深。

    武则天在位时,李隆基五个兄弟就出阁自立,为了使兄弟间朝夕相见,五人将宅邸选择在东都洛阳城中的积善坊,分院同居,号“五王宅”。

    李隆基登基后,故居成为“龙潜旧邸”,改为“兴庆宫”,并将其余兄弟的府邸也建在周围,以便往来相见。在兴庆宫上,特意建了一个小楼,专做兄弟饮宴谈笑之所,题名曰“花萼相辉之楼”,简称花萼楼,并制作了一个大枕头和一床宽大的棉被,时间晚了,几兄弟一同在榻上抵足而眠。

    在古代皇族家庭,绝对是少有的现象。

    这天玄宗李隆基处理完公务后,再次出现在花萼楼。

    李隆基贵为天子,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在摆驾之前,早有太监提前通知几位王爷在花粤楼恭候圣驾了。

    “参见皇上。”当李隆基出现在花萼楼的大门时,宋王李成器、申王李成义、岐王李隆业、薛王李隆范纷纷对他行礼。

    李隆基连忙走上前,把他们一一扶起:“大哥,二哥,你们这是为何,朕不是说过吗,在这里,我们就以兄弟相称,这些虚礼免了,四弟,五弟,你们也起来。”

    众王闻言连连是,相继站起来。

    李隆基多次说过,在花萼楼都是以兄弟相称,不必再行礼,可诸王不敢怠慢,每次接到消息,都在花萼楼门前给李隆基行礼,礼仪到了,也不算违背李隆基的话。

    君可以大度,臣不能失仪,要是被人追究一个大不敬的罪名就不好了。

    众人蔟拥李隆基进了花萼楼,申王李成义是最会活跃气氛,笑着对换了便服的李隆基说:“三弟,今日怎么这么有空?往年这个时候不是最忙的吗?”

    一年之计在于春,现在正是春耕时节,各地的奏折堆积如山,听说边境还有些不太平,李隆基应该很忙才对,可他却早早出现在这里。

    有点不同寻常。

    李隆基轻轻叹了一口气,有些苦恼地说:“松州上奏,番人越境抢掠牛羊、残害百姓,今年已是第四次,而北面的契丹,也越来越放肆,常以骑兵扰袭、挑衅,欺我大唐无人不成?”‘

    平日李隆基对兄弟很好,可有一样,不喜欢几弟兄弟干涉朝政,就是封官,也不授予要职,以免掌握实权,在花萼楼很少谈论政事,没想到今日他主动提起。

    听到李隆基主动提起边境的事,申王李成义眼前一亮,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