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3 偶遇丁门令
    ,精彩小说免费!

    无论乱世盛世,都少不了心术不正的徒,像那些打着官方旗号办差的人,最擅长狐假虎威、借题发挥,那个丁门令的官服只是浅青色,可郑鹏也不小看。

    大唐除了皇帝的龙袍,衣紫为贵,三品以上着紫色;四品,深绯;五品,浅绯;六品,深绿;七品,浅绿;八品,深青;九品,浅青,那个叫丁门令的人,官服颜色是浅青,这是九品小官的标志。

    一个九品小官,领着四个鲜衣怒马的士兵,护送十八名容颜出众的少女,很有可能是与宫里的事有关,郑鹏勒令手下不要惹事。

    于是,二拨人在树阴下,井水不犯河水,各自休息。

    骑马是一项剧烈运动,跑了半天,郑鹏也饿了,休息时正好补充一下体能。

    摊得薄薄的炊饼,在饼上放随身携带的卤肉、酸菜,然后卷成长条状,一口咬下,炊饼里有鲜美多汁的卤肉和开胃的酸菜,好吃又营养,小折叠桌上,还有糕点、酒水和应时水果,简单的一个休息餐,郑鹏硬是吃成野外大餐。

    阿军和二名下人没有坐桌,也没有酒水,不过他们也有卤肉混着炊饼吃,一个个吃得满嘴流油。

    郑鹏几个吃得爽了,可一旁的丁门令有点眼红了。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平日跑累了,喝口水、吃个胡饼嘎嘎香,可郑鹏一行人,一口饼一口肉,吃得满嘴流油,微风轻拂,风中传来诱人的肉香,光是闻到都流口水。

    跟在后面的下人也吃得那么好,再看看自己,放久了的胡饼又硬又干,嚼着都不知什么滋味,清水喝到嘴里,索然无味,真是越吃越憋闷。

    阿福吃的时候,不小心掉了一大块卤肉在地上,一旁眼尖的丁门令看到,忍不住舔了舔嘴唇,看着那块鲜嫩多汁的卤肉,心里有一种想捡起来吃的可耻想法。

    郑鹏一直暗中打量着这支奇怪的队伍,把丁门令的表情动作尽收眼底,差点忍不住笑了,想了想,吩咐阿寿给那位丁门令送几个加了卤肉的炊饼过去。

    看到阿寿手里饼,丁门令明显是楞了一下,有些吃惊地看着郑鹏,郑鹏对他举起酒杯微微一笑。

    感受到郑鹏的善意,丁门令笑着拱拱手,算是感谢。

    很快,阿寿回来,递给郑鹏一支精致的盒子,说这时丁门令回送给郑鹏的礼物。

    打开一看,里面是一支精致的毛笔,还是一支手工精湛的湖笔,把玩着手里狼毫,郑鹏对这位丁门令有点刮目相看。

    湖笔的故乡在浙江湖州的善琏镇,相传秦大将蒙恬“用枯木为管,鹿毛为柱,羊毛为被(外衣)”发明了毛笔。后蒙恬曾居湖州善琏改良毛笔,采兔羊之毫,“纳颖于管”,制成后人所称之“湖笔”,湖笔以工艺精湛、质量上乘备受读书喜爱。

    有点意思,没仗势欺人,给他送几个饼,转头回赠湖笔,明显是不占自己的便宜。

    “收下。”郑鹏把笔收好,转手交给阿福。

    本以为两拨人的交集到此为止,没想到过了一会,丁门令只身走过来,对郑鹏拱拱手:“在下丁横,谢小郎君的赠饼,让某吃到如此美味的炊饼。”

    郑鹏忙站起来,笑着还礼道:“某姓郑名鹏,几个炊饼换了一支上等的湖笔,应是某谢丁门令才对。”

    丁门令哈哈一笑,摆摆手说:“小郎君不必客气,这些都是别人送的土特产,某是一个粗人,留在手里也没用,还不如几个美味的炊饼实在,哈哈哈。”

    郑鹏跟着哈哈一笑,邀请丁横坐下。

    “小郎君,某这次冒昧过来,是想问炊饼包着的肉,是什么肉,吃起来风味独特,某走过的地方也不少,可还是第一次吃这种肉。”

    丁横是一介武夫,说话很直,一坐下就道出自己的来意。

    “这些是卤肉,好像只有魏州有售。”郑鹏没点破卤肉是自己做的。

    “卤肉?”丁横有些懊悔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这次办事,本来可以经过魏州,不过为了赶时间绕过,想不到错失了这般美味,可惜了。”

    看得出,丁横是一个典型的吃货,要不然也不会主动跑过来询问。

    郑鹏好奇地说:“那个,丁门令,护送这么多美女,这是....”

    说完,郑鹏马上补充道:“要是不方便透露,就当某没问过。”

    一行五人,护送六辆马车十八名少女,难得这些少女年龄、身高都相仿,面容也清秀,郑鹏还真有些好奇。

    丁横呵呵一笑,压低声音说:“小郎君,你肯定是猜想,这是皇上选秀女还是宫里要补充宫女,对吧,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左教坊从下面些市署选上来的官婢,用作排练曲目所用。”

    郑鹏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教坊从下面州县的官奴婢中选人,难怪这些少女要三人坐乘一车,身边也没有婢女侍候。

    真是选秀,秀女有可能是未来的嫔妃、甚于皇后,路上官员都不敢怠慢,一路好吃好喝供上,行程肯定不会这么艰辛。

    这不,领头的丁横吃着干巴巴的胡饼和清水,那些少女也是三五成群吃着干粮和清水,没人抱怨累,也没人叫苦,原为她们都是官属奴婢。

    对了,郑鹏这才想起,历史上那位开创开元盛世、风流多情的唐玄宗李隆基,还有一个让后人目瞪口呆的身份:梨园祖师爷。

    梨园原是唐代都城长安的一个地名,因唐玄宗李隆基在这里教演艺人,后来就与戏曲艺术联系在一起,成为艺术组织和艺人的代名词。

    《新唐书·礼乐志》载:“玄宗既知音律,又酷爱法曲,选坐部伎子弟三百,教于梨园。声有误者,帝必觉而正之,号皇帝梨园弟子。”可知为玄宗时宫廷所设。梨园的主要职责是训练乐器演奏人员,与专司礼乐的太常寺和充任串演歌舞散乐的内外教坊鼎足而三。后世遂将戏曲界习称为梨园界或梨园行,戏曲演员称为梨园弟子。

    明朝皇帝多奇人,有促织天子、木匠皇帝、炼丹狂人,大唐的皇帝相对中规中矩得多,而酷爱法曲(法曲是歌舞大曲中的一部分,也是隋唐宫廷燕乐中的一种重要形式。至隋称为法曲)的李隆基,是唐朝皇帝中的一朵奇葩。

    这样看来,丁横应是左教坊的一名小官吏,奉命为左教坊挑选新人。

    从丁横的说话行事看得出,他是一个爽直、不拘小节的人,郑鹏笑嘻嘻地说:“出京办事,这可是一等一的肥差,丁门令可是摊了一个好差事。”

    郑鹏前世是一个小贩,最擅长就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番话一出,两人的距离立马拉近,丁横有些愤愤不平地说:“屁,那些市令,一个个鬼精,看某没靠山,就拿一些笔啊、纸啊、墨啊这些不值钱的玩意唬弄,要是某进了尚书省都官,。”

    要是油水多,就不用吃那些干巴巴的胡饼了。

    郑鹏也不知怎么安慰,笑着给他倒了杯酒说:“那些都是势利眼,不管他,我们这次碰面,也算是一种缘分,丁门令,某敬你一杯。”

    “小郎君真是一个爽快人,某恭敬不如从命,先饮为敬。”丁横闻到酒香,早就馋了,闻言也不客气,一饮而尽。

    喝完,忍不住啧了一下,开口叫道:“好酒。”

    郑鹏一向注重品质生活,在吃食方面从不亏待自己,带的酒是从郭可棠送的,这可是郭府窖藏上了年份的好酒,比外面卖的好得多。

    两人天南地北地聊了好久,直到丁横的手下来催,这才跟郑鹏告辞上路,临走时,郑鹏给丁横送了一只卤猪蹄还有一大包卤肉,丁横只是推了一下,在郑鹏的坚持下,很高兴地笑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