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5 兔相公也有哦
    ,精彩小说免费!

    长安城分成宫城、皇城和外廓城三个部分,整座城都像用高大坚固城墙围起,外郭城东西长9721米,南北长8651米,周长达36.7公里,城墙高一丈八尺(约合六米),最上面宽约一丈二尺(约合四米),可供五匹马并行,城座的底座最厚处有十二米。

    这是郑鹏对长安城的了解,听是一回事,可亲眼目睹一座如此辉煌、气势不凡的京城时,还是忍不住被它深深震撼。

    远远看去,巍峨的城墙就像一条伏在地上的巨龙,好像一眼望不到头,城墙顶上的地面是斜的,外高里低,垛墙、马面、角楼、箭楼、一应俱全。

    明德门更是雄伟,由一座主楼和两个副楼组成,高楼高约五丈,分为三层,上面是砖木结构的建筑,可以充当瞭望所,也可以充当守城将领的指挥部,必要时又是极其重要的射击据点。

    门楼下面设有五个门道供人进出,每个门道都有用铁皮包裹、铜钉镶嵌的城门,显得庄严肃穆。

    站在高大雄壮的明德门前,郑鹏有一种无比渺小的感觉。

    巍然耸立的城墙、雄厚方正的门楼还有制服鲜明、威风凛凛的守城士兵,无不彰显着号称古代第一大城的风采。

    此时,放眼世界,长安城是世界上最大、最繁华的城市,到了后世,不仅在华夏,就是在国外也有很多人向往描写得犹如天上人间的长安。

    郑鹏亲眼看到,几个波斯商人打扮的男子,牵着满载货物的骆驼,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巍峨壮观的长安城,那目瞪口呆的样子,就像乡下人第一次进城,除了震惊还是震惊,完了还作出祷告状。

    “干什么,没长眼啊。”就在郑鹏感叹这座梦里环绕百千次的长安时,突然听到有人训斥道。

    “那个...是我的不对,给你添麻烦了。”一个很生硬的声音响起。

    郑鹏扭头一看,只见一个倭人打扮的男子,不停给一位年近花甲的老大爷鞠躬赔礼,一脸惊惶之色。

    倭人是一名年约二十七八的男子,虽说身高矮一点,可是长得很强壮,穿着绸衣挎着倭刀,应是倭国中的上流人物,他在走路时不小心撞了一下老人家,马上挨了骂。

    老人家头发都白了,穿着麻布,说话都有些漏风,看样子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唐百姓,可他面对倭人时,昂首挺胸,面带傲骄、眼露不屑,虽说衣着不如倭人华丽,可架子端得高高的。

    天朝上国的气质表露无遗。

    那倭人不停的鞠躬、道歉,那腰都弯成九十度,老人家倒也没为难他,训了他几句,然后扬长而去。

    不仅是倭人,一些波斯、天竺来的商旅,一个个也是带着敬仰、谨慎的神色,郑鹏注意到一个细节,外番人进长安城时,那些携着马、骆驼的商旅,自觉在马屁股后面挂一个袋子,防止牲畜半路拉粪便。

    在明德门外站了好一会,郑鹏大手一挥:“走,我们进长安。”

    进城需要接受盘问,交上事前准备好的“过所”,郑鹏一行顺利从明德门进入长安城。

    一进长安门,郑鹏不由眼前一亮,阿军更是忍不住惊呼道:“这,这太大、太漂亮了吧。”

    跟在后面的阿福和阿寿,那嘴巴都惊讶得合不上了。

    出了门道,眼前豁然开朗,一条宽阔、笔直的大街奇迹般出现在前面,这条就是长安最大、最有名气的大街,朱雀大街。

    “天啊,这条街太大了吧。”阿福有些不敢相信地说。

    郑鹏点点头说:“是啊,大,气派。”

    朱雀大街宽约150米,长5020米,大街两边设有深2米,宽3.3米的排水沟,由于沟宽,而且是明沟,因此在交叉路口处都架有桥。这些大街的两侧和排水沟边都种植树木。这些行道树以榆、槐为主,株行距整齐划一,纵横成行,远远看去,就像两排威武的卫兵,朱雀大街的两边,是一座座规划整齐的坊,长空共设108个坊。

    百千家似围棋局,十二街如种菜畦,这是大诗人李白形容长安规划布局。

    站在宽广的朱雀大街,看着一栋栋整齐的坊舍,还有来来往往的车马,郑鹏越发感到自己的渺小。

    正当郑鹏考虑去哪的时候,面前突然出现一个年约十三四岁的少年,头戴青色幞头,身上穿着一件大约七成新、不过浆洗得很干净的缺胯袍,面带着人畜无害的微笑,对郑鹏行了一个礼说:“见过小郎君,要是某没猜错,小郎君是第一次到长安吧?”

    “没错,有事吗?”郑鹏笑呵呵地说。

    风尘仆仆,牵着马,一到长安就像刘佬佬进了大观园,而衣着又光鲜,自然引人注目,要是猜得没错,这个少年应是掮客一类的人。

    “某叫黄三,打从娘胎落地到现在,一直住在这里,不夸张地说,长安城我闻着眼睛都能找到路,小郎君,这长安城可是皇城,天子脚下规矩多了去,不小心犯了禁,武候铺的武候可不是闹着玩的,有小的带路,可以替公子省不少麻烦。”黄三笑嘻嘻地说。

    真是猜中了,郑鹏只是笑笑没说话。

    阿军开口道:“不用了,我们早就准备了地图。”

    “小郎君”黄三嘻皮笑脸地说:“地图是死的,人可是活的,一听几位的口音就不是本地人,这里的人会欺生,有小的带路,公子可以不费劲找到哪里好吃的、好玩的。”

    说到这里,黄三突然压低声音说:“小郎君,这里有个平康坊,号称小苏杭,那可是美人窝,江南的粉头、北方的佳丽、吐番美女、波斯妖姬,要什么类型都有,对了,还有漂亮的昆仑女奴,要什么有什么,只要小郎君请小的带路,绝对让小郎君回味无穷。”

    看到郑鹏不为所动,黄三马上把美女抬出来。

    少年郎,血气方刚,像郑鹏孤身带着几个奴仆出来,人手一匹骏马,也没有大包的货物,十有**是富贵人家出来游历的公子哥儿,这种人黄三可是见多了,马上改为美色引诱。

    阿福把黄三挡住,冷冷地说:“我家少爷不好女色,你找错人了,走吧。”

    从贵乡出发,走了一个多月,途中不知多少龟奴引诱郑鹏,有时走在路上,还有青楼女子故意从楼上丢手帕给郑鹏,甚至半夜有青楼女子敲门,可郑鹏每次都不为所动。

    不是郑鹏没兴趣,而是二世为人,什么美女都看过,不是好的都瞧不上。

    本以为这个小掮客会知难而退,没想到黄三只是犹豫一下,很快又有神秘兮兮地说:“小郎君,兔相公也有哦。”

    “咳,咳”正在喝水的郑鹏一口水喷出,差点没把自己呛着。

    这孩子,反应也快了吧,郑鹏好不容易咳完,然后没好气地说:“不要,都不要,乱七八糟的什么啊,我们不用人带路。”

    再三被拒,要是平日黄三就真走了,物色下一个目标,可现在响午了,今天运气背,一文钱都没捞着,而郑鹏明显又是一个大客户,被阿福和阿寿推开时,黄三不死心地说:“小郎君,小的还可以帮你办理各种手续、找便宜又好的客栈,寻人办事都行,只求几个小钱,绝不会坑骗小郎君。”

    就当黄三以为今天要颗粒无收时,一个天籁之音响起:“黄三是吧,你带路一天多少钱?”

    “一百文,不,五十文也行,绝对让小郎君满意。”黄三面色一喜,连忙说道。

    看到郑鹏衣着光鲜,本想多叫点价,可一想到郑鹏很精明,不像那些一哄就满脑子女人的纨绔子弟,黄三忙改了口。

    郑鹏淡然一笑,开口说道:“行了,带路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