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9 投其所好
    ,精彩小说免费!

    一  找到落脚点,又把黄三雇下来,郑鹏不急着找门路,而是带着下人,在黄三的带领下游览长安城,鼓楼、平康坊、务本坊、慈恩寺塔、存福寺、波斯胡寺等等,把长安好好玩一个遍,就是当年李二扭转乾坤的玄武门,也远远眺望了。

    边看边玩边吃,足足玩了七天,郑鹏这才停了下来。

    刚到长安时,阳光明媚、春风拂面,现在天气慢慢炎热起来,算算日子,出来快二个月了,是时候静下来,计划后面的路怎么走。

    郑鹏先把阿福叫来,径直问道:“阿福,现在还剩多少钱?”

    “回少爷的话,出门前带了一百贯钱和三十两黄金,路上的花销、租房、工钱还有这几天的支出,还剩黄金二十一两,外加12贯零一百二十七文。”阿福恭恭敬敬地说。

    穷家富路,在路上郑鹏没委屈自己,都是住上房、挑好的吃,每天花钱像流水,差不多一个月花一百贯。

    当然,这钱不仅仅是人花,那四匹马每天都是喂精料,一路的料钱也不少。

    算算还有二百多贯,够挥霍一阵子了,来之前郭可棠说过,郭府在京城有一处宅子和一个绸缎庄,是郭元振做京官时置下的,郭府已打了招呼,郑鹏缺钱可以借支,到时再从卤肉的分红里扣。

    钱暂时不是问题,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怎么上位。

    郭鸿表示过,可以给郑鹏推荐一下,郑鹏想了想,最后还是婉拒,郭府为了重返官场,就是地和店铺都忍痛卖了,现在打扰他们不好,要是郭鸿的事黄了,怪责到自己头上就更不划算。

    思想来去,最重要的还是出名。

    有了名气,就容易进入达官贵人的视线,而名气还能影响到取士。

    唐初陈子昂有经纬之才,可是前后二次参加科考都落榜,第三次到长安参加科举,知道自己没什么名气,为此到处登门,赠诗献文,不是被拒之门外,就是受冷言相讥,考取进士的机会很低,非常沮丧,有天他在长安街上走,发现有一个胡人老头在街上卖一把古琴,索价要百万钱之巨,当时围观的人很多,没人购卖,反而指责那老头狮子大开口,想钱想疯了。

    陈子昂灵机一动,让下人取来百万钱,当众买下,还说自己琴艺非凡,明天在哪里表演,邀请众人到时去听他弹奏这把价值百万的古琴,第二天来围观的人山人海,就在众人等着听这把古琴的琴声有多美妙时,陈子昂却用力一摔,当众把把价值百万的古琴摔个稀巴烂,一边让下人派自己写的诗集,一边振振有词地说,与自己的诗才相比,琴艺不值一提。

    这广告做得太到位了,再加上陈子昂也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大才子,于是一夜之间红遍整个长安城,有了名气,考官也不敢无视他,于是落榜二次的陈子昂同学,在第三次科举脱颖而出,从而踏入官场。

    郑鹏有点想学习,可转而想想,还是放弃了。

    唐初的钱购买力强,当时百万钱相当于现在的几百万钱,那时有钱人不多,不像现在开元盛世,远在贵乡的郭府,能轻易拿出千万钱,京中的大商巨贾、世家豪门更多,就怕自己倾尽所有也没效果。

    再说自己也没陈子昂的底气足,人家是有真才实学,而自己就是写一篇文章也拿写不出,再说就是出了名,谋到一些文职或权贵眷养的文人门客,也不附合自己的初衷。

    去投机吧,好像认识的人真不多,要是没记错,张九龄现在被姚崇打压得像个孙子,没十年八年翻不了身,姚崇是牛,可晚节不保,再说现在也瞧不上自己,对了,武家几兄弟贪财好色好下手,只是现在,估计武媚娘还在她娘的肚子里还没出世。

    崔源是博陵三虎之一,地位很高,要想跟他扳手腕,就是找靠山小一点都不行。

    郑鹏左想右想,一时也拿不定一个好主意,突然想起黄三,然后把黄三叫来问话。

    黄三年纪不大,可他精明,是一个小狐狸,不仅熟悉长安,对长安权贵数以家珍,还是那种善于打探消息的人,这是郑鹏高价请他的原因。

    一年花个几十贯,就有一个“包打听”和“狗头军师”,划算。

    “少爷,你找我有事?”黄三一见面,马上露出他那标致的二皮子脸。

    一个月三贯钱,还是没有短陌的,黄三不用天天跑到城门去等客人,跟着郑鹏,出入有马车,顿顿有菜有肉,特别是郑鹏对下人真的没话说,对这份工作黄三非常满意,都不用吩咐,主动跟着阿军他们叫起了少爷。

    郑鹏径直问道:“我要短期内和权贵打好关系,有什么办法?”

    “少爷,简单啊,要么用钱铺路,要么投其所好。”黄三毫不犹豫地说。

    “哦,那你说得仔细些。”

    黄三解释道:“都说钱可通神,只要把钱使足,什么都好说,只是那些权贵大多不缺钱,要砸钱得家底丰厚才行;第二就是投其所好,他喜欢什么就给他什么,只是每个人的爱好都不一样,需要谋定而行。”

    “长安的权贵最喜欢什么?”

    “最喜欢当然是马球”黄三脱口而出:“现在长安,无论是达官贵人还是商贾平民,都喜欢玩马球,那些条件的人家,还养有自己的马球队,有空就相互切搓,有时还打赌,就是皇上和几位王爷都有自己的马球队,经常比赛呢,那些打马球好的,很快就被人挖去,一步登天也没少。”

    马球也叫击鞠,是骑在马上,用马球杆击球入门的一种体育活动,在汉代就有,在东汉后期,曹植《名都篇》中就有“连骑击鞠壤,巧捷惟万端”的诗句来描写当时人打马球的情形。

    李隆基很喜欢这个运动,还推广到军队,以马球练军就是他推行的,只是这项活动要求很高,除了要骑术精湛,还要有敏捷的身手和很强的协作意识,这些都是郑鹏所不具备。

    看到郑鹏面露难色,黄三知道自家少爷玩马球的技术一般,甚至不会玩,想了想,突然高兴地说:“对了,少爷,乐曲啊,当今天子喜欢法曲,梨园、教坊的规模一扩再扩,要不然左教坊也不会搬到这里,少爷你不是擅长写诗吗,教坊最喜欢传唱好诗。”

    想到这里,黄三好像想起什么一样,兴奋地说:“差点忘了,少爷,你不是在兰亭会写了一首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吗,啧啧,晚上去平康坊转转,一条街都是唱这首诗的,那些散妓粉头,都说少爷最解风情呢。”

    黄三是个鬼精灵,平日旁敲左击,早从阿福阿寿嘴里把郑鹏的“老底”都掏光了,像郑鹏在兰亭会八面威风的事早就知道了。

    对啊,郑鹏突然眼前一亮:李隆基不是很喜欢法曲吗,这左教坊就在旁边,自己为什么就不能在这里下手,投其所好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