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1 某是万人迷
    ,精彩小说免费!

    一  “哈哈,能再听薰儿小姐再唱一曲,今晚真是来对了,好,真是太好了。”坐在郑鹏旁边一个彪形汉子,高兴得大笑两声,然后抓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哎哟”,由于动作大,手肘碰了郑鹏一下。

    每逢林薰儿演奏,春风楼就人满为患,除了最前面二排舍得花大价钱的,后面的都是拼着桌子坐,这是春风楼聪明的地方,前面二排的桌子要花钱,把客人区分开来,给那些喜欢排场的人,其余的可以随意坐下欣赏,借机敛财之余,还赚得一个好名声。

    就是抠门,白听歌不给赏钱,可来到春风楼,酒水菜肴总得点一些吧,那么多美女,一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不动心?

    只要来到这个销金窟,总能变想法子从你腰包里掏钱。

    彪形汉子碰到了郑鹏,马上道歉道:“刚才有些激动,不小心碰到了兄台,抱歉,抱歉。”

    郑鹏扭头看了他一眼,摆摆手说:“没事,人多难免磕磕碰碰,薰儿姑娘不就是多唱一首歌吗,阁下也不用这样激动吧?”

    这个汉子身高近六尺(1.8米),长得剑眉星目、孔武有力,浑身透着一股强悍、类似练家子的气息,郑鹏刚才光顾着欣赏歌舞,都没注意到有这样的汉子坐在旁边。

    “兄台你有何不知,薰儿姑娘唱歌全凭心情,有人曾出三百贯要她唱一曲,换作其它女子,不光唱曲,侍寝都有余了,可薰儿姑娘脸色都不动一下,当场拒绝,真有个性。”

    什么个性,郑鹏闻言撇撇嘴,说到底,也就是变相抬高身价,说不定是青楼自己炒作的,一个青楼女子,哪有权力跟客人说拒绝,不过是想方设法赚取最大价值罢了。

    都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林薰儿把姿态摆得高高的,反而激起男人的征服欲,那些公子哥儿争先恐后地为她一掷千金。

    这不,眼前这个一米八的汉子,都被她迷得团团转。

    黄三说过,为了吸引顾客,热闹气氛,青楼妓院不时举行一些诗会、赛唱一类活动,郑鹏很想通过这样的活动提升名气,就像兰亭会一夜成名一样,有了目标,一边恶补大唐的音律,一边开始混迹于平康坊,寻找机会。

    自己主动送上门和别人上门请,完全不是一回事。

    没有碰上诗会,本来感到失望的郑鹏,突然听到春风楼花魁要唱自己的诗,心中突然有了小激动。

    郑鹏有些瞧不起这个彪形大汉,没想到那彪形大汉主动搭起讪来:“相见也是一种缘分,在下郑县郭子仪,不知兄台尊姓大名?”

    “你,你刚才说...你是郑县郭子仪?”郑鹏的眼睛都瞪大了。

    郭子仪被郑鹏的眼神吓了一跳,然后有些不解地说:“大丈夫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某是郭子仪,兄台你认识某?”

    运气啊,又碰到一位牛逼人物。

    郑鹏心里说:认识啊,怎么不认识,中唐名将,拯救大唐于危难之间,用再造了一个大唐评价他也不为过,那可是货真价实的牛人。

    心里激动,脸上不动声色地说:“不认识,只是觉得你的名字很特别,挺好。”

    郭子仪的名字不算特别,特别的是他的名是子仪,字也是子仪,后世有一段时期流行听广播故事,这位大唐名将出现些频率很高,郑鹏听过不少有关他的传说,算算时间,他也应该出现在长安了。

    史载郭子仪是开元四年以武举,以“异等”的成绩补任左卫长上(从九品下),然后一路晋升,现在是开元三年,郭子仪提前到京城适应、找找关系很正常,反正他老子郭敬之做过四州刺史,也算是一个官二代,不差钱。

    对于郭子仪出现在烟花之地,郑鹏一点也不奇怪,一来大唐民风开放,郭子仪又是血气方刚的少年郎,而他一个人在京也寂寞;二来郭子仪是一个多情的种子,有人喜欢权力、有人喜欢钱财、有人喜欢宠物,而郭子仪却喜欢美女。

    据说郭子仪最多的时候,养了过千名美女,民间有“皇上后宫佳丽三千,令公一半”的说法,当然他并不是全部据为已有,而是战乱时很多人流离失所,郭子仪有能力后看不得美女受苦,绝大部分只是养在家中,并没有强行占有,还有撮合才子佳人的举动,后来觉得一人占这么多不公,把妻妾散去,只留下八人。

    这是后人的说法,是真是假郑鹏也不好说,以后也不好验证。

    自己的到来,大唐的轨迹也发生一些小小的改变,安史之乱应该不会有了吧?

    当然,那些都是后事,郑鹏的眼珠子转了转,然后故作神秘地说:“某的名字先保密,不过外号可以先说一下,某的绰号是万人迷。”

    “什么,万人迷?”

    “没错”郑鹏面不改色地色:“无论什么女子,只要某一出手,很快对某着迷,主动投怀送抱。”

    “哦,是吗?”郭子仪看着郑鹏,不仅语气有些诧异,眼里明显流露出不信。

    眼前的郑鹏,眉清目秀,但说不上俊美,长安的青年才俊自己差不多都认识,就没郑鹏这一号,还说什么万人迷,也不怕把天吹破。

    郑鹏有些挑衅地说:“子仪兄不信?要不我们打个赌?”

    “赌什么?”

    “子仪不是说这位林薰儿姑娘很难对付,有人出高价也难求她唱一曲,被她邀请单独相处,喝酒聊天,想必更难吧?要是某能让这位薰儿姑娘主动开口相邀呢?”郑鹏有些漫不经心地说。

    郭子仪毫不犹豫地说:“那子仪甘拜下风,这块是某最心爱玉佩也送与兄台,若是不成功呢?”

    林薰儿平日非常清高,别说主动相邀,就是达官贵人也不肯应酬,眼前这个人,其貌不扬,听曲舍不得坐前面也就算了,赏钱时人人都慷慨解囊,郭子仪也扔了一贯钱上去,可郑鹏却坐得稳如泰山,没有一点不好意思。

    小家子气的,能有这么大的魄力?

    钱舍不得出,要想让林薰儿主动开口相邀,只能靠压,可眼前这个家伙,好像随从只有一个,家境估计一般,就是背境又怎样,这春风楼的幕后东主可是当今王爷,还是亲王级别,这是没人敢在这里放肆的原因。

    算来算去,郭子仪觉得自己胜率极高,于是把心爱的玉佩压上。

    郑鹏很干脆地说:“出门有点急,身上没带值钱的东西,这样吧,若是某输了,就拿子仪兄的玉佩去典当行估值,无论开多少钱,某直接按双倍来赔偿,这样可行?”

    “成交。”郭子仪也是一个爽快的人,闻言马上同意。

    就在二人成赌约的时候,林薰儿已经调好了古琴,随着琴声响起,众人期待已久的林薰儿终于开腔了。

    林薰儿能成为春风楼第一花魁,除了她姿色过人外,那副好嗓子也功不过没,都说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只是听了一遍,郑鹏也不由崇然起敬。

    诗的传唱多有曲调,最常用的旧曲新词,而林薰儿只是唱了一遍,郑鹏就对她刮目相看了。

    别人传唱,那是一曲一诗,而林薰儿却不同,最近用心恶补大唐音律方面知识的郑鹏听出,林薰儿传唱时一共用了二个曲调,前四句用《满庭芳》轻快旋律点出喜悦之音,后四句曲风一变,转用曲调伤感《虞美人》,在传统唱腔的基础上,还大胆加入了梵唱的风格。

    两种不同风格的曲调,林薰儿能轻松融洽、驾御,中低音的变换游刃有余,就是郑鹏这种对音律不感兴趣的人,情绪也一度随着歌声起伏。

    一曲唱罢,全场针落可闻,所有人还沉浸于美妙的歌声中,直到林薰儿抱着古琴向众人谢礼,这时众人才回过神来,一瞬间掌声雷动,众人一边大声叫好,一边不吝把最热烈的掌声送上。

    叫好声、掌声汇在一起,好像要把大堂都掀翻一般。

    等掌声停歇,林薰儿抱着古琴,缓缓转身,准备离开。

    看到林薰儿要离开,郭子仪眼里流露出一丝不舍,不过他很快对郑鹏嘿嘿一笑,嘴边露出一丝得意。

    不是说自己是万人迷吗,不是说林薰儿会主动邀他喝酒吗,还和自己赌,自己压的那块玉佩是古玉,润而透,触肉生暧,雕工一流,还是出自名师之手,就是拿去典当,少说也值八十贯,这家伙得双倍赔给自己。

    一下子赚一百多贯,这个月喝花酒的钱都有了。

    郭子仪打定主意,要是郑鹏敢跑,自己一手就能抓只小鸡一样捏着他脖子提起来。

    郑鹏对郭子仪眨眨眼,示意他看好,然后突然站起来,大声地说:“薰儿姑娘稍等,某有话要说。”

    这话说得突然、响亮,现场一下子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扭头看着郑鹏,林薰儿都准备走了,可有人指名道姓叫,也不好假装听不到,只好转过头,脸色平淡地说:“这位小郎君,不知唤奴家所有何吩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